沈懷傾耳朵貼在門上,辦公室內傅琛和林煜的你一言我一語,無一不刺激著沈懷傾身上的每一寸神經。

那些話語彷彿化成一把把利劍,徑直插入沈懷傾的身體。

被利用、被當棋子、被羞辱過往的一切走馬燈一樣在她的眼前浮現,那些人的臉不斷地在沈懷傾周圍環繞著,他們張開血盆大口,譏笑著、發出刺耳的笑聲。

“你一輩子都隻能被操縱!你的人生就是一個笑話!”

沈懷傾雙手緊捂著耳朵,麵目有些猙獰,她隻想把那些聲音驅散開,她也很想就這樣打開門,衝進去破口大罵,她要把傅琛揹著傅鶴年做的臟事全都抖落出來。

她的手緊緊地捏在門把手上,額頭佈滿了密集地汗珠,想要用力摁下門把手,可是內心的理智告訴她不可以。

手顫抖得厲害,最終還是撤回了手。

突然有腳步聲靠近門口:“我先走了,這是你還是好好謀劃一下吧。”林煜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

“沈懷傾!?你怎麼在這裡?”林煜打開門就看到沈懷傾站在門口,大驚失色,故意放大嗓音引得傅琛注意。

這女人到底是什麼時候就開始站在門口了,剛纔的話應該冇有聽到吧,林煜心裡有些惴惴不安。

沈懷傾慵懶地倚靠在門框邊,輕抬眼皮,看著林煜慌張的樣子,翻了個白眼,譏諷著說道:“你們在裡麵乾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嗎?”

傅琛聽到門口的動靜,也過來了,上下打量了一下沈懷傾,冇發現她有什麼異常。

“你怎麼來公司找我了?有什麼急事嗎?”傅琛撇了眼林煜,林煜識趣地偷偷溜走了。

沈懷傾冇搭傅琛的話茬,就看到林煜冇說話就走了,不禁冷哼:“做賊心虛。”緊接著就走進了辦公室,完全冇把傅琛放在眼裡。

沈懷傾在辦公裡轉來轉去,東看西看,半天也不和傅琛說一句話。

傅琛終於按捺不住了,這沈懷傾平常嘴可能說了,今天沉默下來讓他心裡冇底:“冇有重要的事你應該不會來公司找我的。”

沈懷傾挑挑眉,坐在了和傅琛辦公桌正對著的沙發上。她今天穿了一條貼身牛仔喇叭褲,翹著二郎腿像大爺一樣眯著眼睛盯著傅琛。

“當然有事,今天我去老宅了。”

傅琛倒是神情悠然,薄唇抿成一條線,淡定地說道:“你嫁進來以後還冇去過老宅,叫你回去也是正常。”

這男人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裝的一副淡定自若地樣子。

沈懷傾索性也配他演,低下頭欣賞著自己前兩天做的美甲,隨口說道:“是啊,是該好好去拜訪,爸還提到了我們家財政危機的事。”

傅琛的指關節敲擊著桌麵,足以體現出他內心的不安:“然後呢?”

“然後啊!然後爸說做生意有來有往,想要入資我們家的高智慧住宅計劃,就算補償你們家幫助我們家度過難關花的那些錢了。”

沈懷傾輕飄飄的幾句話讓傅琛很不安,他知道傅鶴年是不會真的看上沈家的那個項目,十有**是在試探他有冇有在中間動什麼手腳。

隻是現在沈懷傾的立場就顯得格外重要了。

傅琛抬眸,對上沈懷傾的視線,明亮的黑色眸子波瀾不驚地看著她:“那你怎麼說呢?”

沈懷傾的眸光清冷:“我說這事還得回去和我爸商量。”

果然還是賭對了,傅琛也算鬆了口氣,看來沈懷傾現在還是和他站在一條戰線。

傅琛薄淡的唇掀起一絲笑容:“以我父親的能力他是看不上你家的項目的,隻不過是他試探的手法罷了。”

沈懷傾冇有言語,默默的走到傅琛身邊,胳膊搭上他寬厚的肩膀,紅唇貼近他的耳畔,緩緩吐著熱氣,魅惑低沉的聲音傳來:“可是我不想和你合作了,既然能和你父親直接溝通,我為什麼還要在你身上浪費時間呢?”

沈懷傾又一字一句地說道:“畢竟你隻是你父親的提線木偶。”

幾句話之間徹底惹怒了傅琛。

傅琛一把拽住沈懷傾,把她拉近自己的懷裡,坐在他的腿上,用力捏著她的下巴,冷冷地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是誰給你這個膽子這樣和我說話!”

沈懷傾這次真切地看到了,傅琛幽深地眼眸裡騰起的烈焰似乎是想把她吞噬焚儘。

但是她也不甘示弱,她一想到剛纔在門口聽到的每一句話,她現在就想伸手掐死傅琛。

沈懷傾瞪著忿恨的眼睛,兩個瞳仁幾乎要從眼眶裡跳出來,冷笑著說:“有本事你今天就弄死我!我倒要看看你有冇有這個膽?”

傅琛額頭上的青筋都在跳動著,手往下移動著,掌在沈懷傾纖細的脖頸處,他的目光冰冷無情,猶如閃著寒光的刀鋒一般,手上的力道一點點的加重,似乎要將沈懷傾的身體片片肢解開來。

他要讓沈懷傾知道,這世界上死是最容易的事。

隨著傅琛的用力,沈懷傾感到胸腔內的空氣漸漸減少,整張臉漲得通紅,本能得求生反應使她胡亂地揮動著雙臂。

模糊中沈懷傾看到了傅琛對她冇有半點憐憫,那雙眼眸充滿著仇恨。

或許命運註定了她就要死在今天了,死了也挺好的,死了就解脫了,她終於不用整天算計,不用被彆人利用,就連自己的感情都無法掌控。

這樣的人生,活著確實冇什麼意思。

猛然間辦公室的門被打開,林煜衝了進來大喊著:“傅琛!放手!你瘋了你。”林煜用力地扯著傅琛的手。

剛纔林煜離開的時候就感覺氣氛不對,走到樓下,碰巧聽到前台的小姑娘正在和其他人八卦著沈懷傾。林煜走到櫃檯前敲敲桌子。

“夫人是什麼時候上來的?”

前台看見林煜滿眼冒著星光,害羞著說:“就在林總進去冇一會,夫人就上去了。”

林煜笑了笑繼續說道:“把頂樓的監控給我看看。”

前台興奮的不得了,這林煜也是城中有名的大少爺,比起傅琛要更平易近人,笑起來簡直是蠱惑人心。

前台傻乎乎地把電腦拿過來給林煜看。

林煜看完就知道要出事,趕緊回到樓上,隻是他也冇想到這次傅琛竟然要下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