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薄霧瀰漫的早晨,空氣潮濕而清冷,遙遠的東方天際上,露出明亮的曙光,將天際塗抹得絢爛多彩。

晨曦穿過種種雲霞而來,映照著翻滾的晨霧,點點光斑透過窗簾間隙直射在沈懷傾的眼皮上。

模糊中沈懷傾左右亂摸著,突然摸到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大腦一瞬間清醒了。

迅速睜開眼睛,隻見傅琛坐在地上趴在床邊熟睡著。清晨的陽光將她的皮膚鍍上一層冷白色,兩道劍鋒一樣高高揚起的濃眉,睫毛濃密修長,神色寧和淡漠。

傅琛怎麼會在這?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沈懷傾的頭如同撕裂一般,她緊咬下唇,努力的想在混沌的回憶中想起來點什麼。

無論怎麼努力,她的記憶停留在和小酒保談天說地的那一刻,在之後她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不過依稀她還記得有人抱著她,然後給她喂水,和她說了很多話。

那種喂水的觸感...細膩的手法...有點像傅琛。

沈懷傾半靠在床頭上,靜靜地凝視著他,真的會是他嗎?可是他是怎麼知道自己在哪的呢?他又和自己說了些什麼呢?

眼前睡著的傅琛有點像波斯貓,慵懶又貴氣。

她總覺得事情不對勁,卻怎麼也想不明白,現在她簡直是腸子都悔青了,乾嘛要去喝得爛醉啊!

沈懷傾越想越煩躁,懊惱的把頭髮抓得亂七八糟的。

迷迷糊糊地傅琛感覺到床上有動靜,掙紮地睜開了眼睛:“嘶。”枕在胳膊上睡了一晚上,突然一動胳膊麻的厲害,傅琛小聲地發出呻吟。

昨天發生了那麼多事,沈懷傾不好意思麵對傅琛,彆扭的不看他,嗤笑著說道:“嗬,不舒服就去書房睡啊,乾嘛在這裡委屈自己。”

傅琛聞言,無奈地笑笑說道:“是你昨晚拉著我不讓我走的。”

沈懷傾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瞪圓了眼睛,揚起下頜,不屑地說道:“怎麼可能?我巴不得你趕緊從這個房子消失!我拉鬼我都不可能拉著你!”

傅琛還未見過沈懷傾如此孩子氣的模樣,禁不住展眉微笑,緊抿的薄唇逸出淡淡的笑意,哄孩子一般說道:“好,我走。”

說完從地上艱難地站了起來,高大的身體有些搖晃,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倒在地上。

沈懷傾有些不忍心,畢竟昨天自己喝得不省人事,估計也讓傅琛冇少頭疼,她癟了嘴,決定暫時先不讓他滾了。

傅琛彷彿看透了沈懷傾的心思,他揉揉眉心:“我冇事,我先出去了。”

沈懷傾有些吃癟,還好剛纔冇讓他留下來,要不然丟臉丟大了:“哼!”

傅琛出去以後,沈懷傾就重新倒在床上,把被子捂在頭上,今天她可要好好休息一下。

喝多了真是難受,昨天還冇吃飯,現在胃裡空的難受,喉嚨口總感覺有異物,頭也疼得厲害。

沈懷傾剛想安然的入睡,就聽到了傅琛的聲音從被子外麵傳來。

“先彆睡,我去給你弄了點蜂蜜水,喝點吃點再睡。”傅琛右手端著杯子,左手輕輕地扯了扯被子。

沈懷傾現在嗓子乾得難受,可是她又不想接受傅琛的好意,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她決定裝聾作啞,背對著傅琛,躺在床上一動不動,連呼吸她都刻意控製的很均勻。

“沈懷傾,你再這樣我就直接掀你被子。”傅琛歎了口氣,下了最後的通牒。

沈懷傾翻了個白眼,心裡很是不服,瞧不起誰啊,我偏不起來,傅琛要是敢掀被子的話。

哼哼,沈懷傾的眼珠轉來轉去,她的肚子裡可全是鬼點子,她決定要好好捉弄一下這個臭屁王傅琛。

傅琛無奈之下,把水放在桌子上,俯下身去拽沈懷傾的被子,很輕鬆的就把被子拉開了。隻見沈懷傾像蟬蛹一樣蜷縮在床上一動不動。

傅琛剛想去拉沈懷傾,猛地一雙腿向他的頭夾了過來。傅琛眼疾手快,一隻手瞬間捉住兩條小細腿,然後俯身把沈懷傾固定在他的懷裡,修長的腿緊緊地夾住沈懷傾的腿,讓她動彈不得。

“還想和我玩剪刀腿?”傅琛得意地挑眉,揚起燦爛的笑容。

沈懷傾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她剛纔忘記了傅琛以前練過散打。竟然還想讓他難堪,現在自己的纔是最大的笑話了。

“咕嚕嚕”沈懷傾瞬間漲紅了臉,折騰了這麼久,她更餓了,隻是冇想到肚子竟然在這種時候,冇出息的叫了起來。

傅琛卻逮住了收拾瀋懷傾的好機會,佯裝不知道:“是你的肚子嗎?”

“你乾嘛明知故問啊!?從我身上滾開!我要吃飯!”沈懷傾徹底惱羞成怒了,不顧及形象的大喊著。

“這是你求人的態度嗎?”傅琛不為所動。

沈懷傾用儘全身力氣想要踢傅琛的弱點,但是無論她怎麼掙紮都把腿拿不出來。手也被他禁錮著,那就隻能...

沈懷傾突然換上一副嬌羞的模樣,迅速地在傅琛的臉上啄了一下,扭過頭去:“我已經出賣色相了,趕緊起來。”

傅琛嘴角的笑意愈來愈深,放開她的手,掰過她的頭,對著沈懷傾嬌嫩的紅唇落下一個吻。

然而沈懷傾一下用剛剛被釋放的手,擋住了傅琛落下的吻:“你想的美!”狐狸眼裡透露著狡猾的光,一幅奸計得逞的模樣。

傅琛怎麼可能讓她逃過,毫不留情的把她的手甩到了一邊,再度摁著她的腦袋狠狠親了上去。這次不像前幾次,他的吻纏綿緩慢而長久,猛烈而撕咬著像要活吞了她一般。

沈懷傾一開始極不情願,不停地扭動著,可是傅琛一點點的侵蝕著她每一處的敏感,漸漸地她不自覺地勾上了傅琛的脖子。

傅琛放開她的時候,沈懷傾的唇都有些紅腫,看著沈懷傾勾在脖子上的手,調侃道:“還想要嗎?”

沈懷傾狠狠地掐了一下傅琛,舔舔唇:“要個屁!親完林依晴又來親我,不要臉。”

“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彆提她。”傅琛瞬間斂起了笑容,神情有些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