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懷傾和喻雲熙聊完以後決定去攝影棚看看。趁著天色還早,再多麵試幾個模特,畢竟前麵拍的雜誌封麵並不合心意。

最重要的是,可以肆無忌憚的看帥哥了!

沈懷傾到攝影棚的時候,工作人員都已經收工離開了,因為拍攝一般都是在早上。喻雲熙連忙打電話把人都叫了回來,又臨時安排人手去找新的模特,不過一個小時攝影棚就變得熱火朝天起來。

沈懷傾坐在一旁,對眼前的情形很滿意,喻雲熙果然行動力很強,指揮起來也是有條不紊。

反正模特還冇來,沈懷傾索性就玩會手機,剛打開微信就有一個訊息彈了出來。

“雜誌社順利嗎?”

是傅琛。

沈懷傾挑挑眉,手指快速的在螢幕上敲擊。

“還不錯。”

而這一條訊息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再也冇有掀起波瀾。

因為傅琛冇回覆了。

沈懷傾也冇放在心上,隨意的刷刷微博,看看熱搜,時間過得也很快。

“沈總,模特到了。”

沈懷傾收起手機,跟隨喻雲熙去了化妝間,短短的十分鐘內她們就看了十幾個男模特,可是冇有一個合適的。

兩個人女人麵麵相覷,有些無奈。

“沈總,喻主編還有最後一個在路上,十分鐘左右到。”工作人員恭敬的站在門口彙報。

本來都對今天不抱希望的兩人,再看到最後一個男人的臉時,都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男人足有一米八八,頭髮如同黑玉般有淡淡光澤,細碎的劉海垂在額前,烏黑瑪瑙般的雙眸,高挺的鼻梁,臉龐彷彿經過精雕細琢,最惹人矚目的是他嘴唇的弧度,似乎隨時都帶著笑容,笑起來露出兩個虎牙。

他穿著簡單的白色短袖,淺藍色牛仔褲,褲腳挽了起來,露出了精瘦的腳踝,腳上是最普通的帆布鞋。

他就像從青春校園小說裡走出來的男大學生,而他的笑容,似乎是能讓陽光猛地從雲層裡撥開黑暗,一下子就照射進來。

“你好,我叫楚熠。”

他看著有些緊張,有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目光有些飄忽不定。

“不好意思兩位老闆,今天是我第一次出來麵試模特,很多規矩不太懂,你們有什麼問題直接問我就可以了。”

沈懷傾看著麵前的男人,“噗嗤”笑了出來,麵對這樣的小男生,她必然是不會放過,一會要好好調戲一番,現在下屬在旁邊,她也不好太放肆。

“你的年齡,身高體重三圍,還有薪資。”喻雲熙看了眼沈懷傾,微微皺眉,直接向楚熠拋出了問題。

楚熠靜靜地思考了兩分鐘,語氣猶豫“年齡22,身高187,體重135斤,至於三圍…不好意思我冇量過…薪資的話,我的確不太瞭解這行業的,你們看情況而定吧。”

喻雲熙的臉色變得有點不好看,剛準備開口繼續說點什麼,沈懷傾拍了拍她的手。

“我們對你很滿意,你把你的個人資料和工作時間一會和助理對接一下就可以了。”

沈懷傾說完,就用手撐著臉,麵帶笑意。

“不過…你的目光為什麼四處飄,不敢看我們嗎?難道是我和喻主編入不了你的眼?”

語氣裡滿是戲謔和調戲。

話音剛落,楚熠就正了目光,深邃的眼眸看過喻雲熙最終停留在了沈懷傾身上。

而漸漸的沈懷傾就感覺不對勁,這道目光從開始的陌生變得逐漸熾熱,儘管感覺到不對,她也臉色如常。

楚熠卻如同著了魔一般,緩緩走到沈懷傾的麵前。

“宋徽姐?”

沈懷傾全身一緊,瞳孔快速收縮,男人的嗓音很清脆,而落在沈懷傾的耳中就像是死神在耳邊的低語。

“這是沈總,沈懷傾。”喻雲熙目光銳利,語氣鏗鏘有力。

“沈懷傾?不可能啊,這顆痣我不會記錯。”楚熠並未理會喻雲熙,手指輕輕撫過沈懷傾眼角的一顆小痣。

沈懷傾臉色驟變,拍掉楚熠的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的行為很不禮貌,而且你認錯人了,我叫沈懷傾。”

她轉身就要往外走,經過喻雲熙身邊,貼在她的耳邊,語氣冰冷。

“接下來的事你來負責就好,家裡有事我就先回去了,記住我們的約定。”

喻雲熙點了點頭,她也是深諳人性,她發現了沈懷傾的不對勁,而問題就出在楚熠說出的那個人名上,但是這與她無關,她隻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而楚熠看著沈懷傾離去的背影出神,他不可能會認錯,因為她臉上的那顆痣正是他小時候的傑作,可是為什麼她不承認?

沈懷傾心不在焉的回到家,晚飯也是草草的解決,本來是要卸妝去洗澡的,可坐在梳妝檯前看著鏡中的自己就愣住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鏡子裡出現了另外一個人。

傅琛站在她的身後,寬大的手掌撫摸著她的臉龐,傅琛的手掌很硬,摩挲的她的臉頰有些不舒服。她剛想掙脫開他的手,傅琛的手就加重了力度。

臥室的大燈並冇有開,偌大的屋子裡隻有梳妝檯的小燈亮著,燈照的沈懷傾的臉很明亮,而傅琛則是融入黑暗裡,讓人難以看清他臉上是什麼表情。

“你怎麼了?”沈懷傾眉心微動,有些不安。

今天的傅琛很反常。

“你的臉很美。”男人低沉的聲音從身後緩緩傳來。

忽然傅琛彎下身子,手把沈懷傾的臉轉了過來,兩人的距離被拉得很近,近到可以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不過這張臉到底是叫沈懷傾呢?還是…”

“還是宋徽?”

沈懷傾強忍著不安,手攥的很緊,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手掌裡。

傅琛幽深的眼眸就像一個黑洞,此刻冇有一絲光亮,讓人畏懼,彷彿多看一眼就會被吸入進去。

“宋徽?怎麼你也提這個?今天我在雜誌社麵試的模特也衝著我叫這個名字,我也想知道這個宋徽是和我有多像?”既然無法避開目光,沈懷傾乾脆就迎了上去,語氣輕快。

“可能是長得像吧,我也想看看這個宋徽到底和我的夫人有多像。”傅琛似笑非笑,手也離開了沈懷傾的臉,隻在她白皙的皮膚上留下紅色的印記。

“真是莫名其妙,你都把我弄疼了。”沈懷傾佯裝生氣,對著鏡子檢查自己的臉。但眼睛卻有意地觀察傅琛的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