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懷傾心中一驚,難道真的被她猜對了?傅琛真的是私生子?傅亦行纔是真正的傅家大少爺?

撲麵而來的資訊量太大了,一時間沈懷傾還不能完全消化,她愣愣地看著發怒的傅琛。

突然傅琛的大手捏住了沈懷傾的下顎,烏黑的眼眸深不可測,薄唇輕啟:“怎麼?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了?你費勁力氣嫁的人是個私生子!很痛苦吧。”

私生子!?傅琛真是傅鶴年的私生子?所以柯婧纔不允許沈懷傾生下孩子。

傅琛的手勁很大,掐的沈懷傾直皺起眉頭,她掙紮地說:“傅琛!快放開我,好疼。”

或許是酒精在作祟,或許是沈懷傾剛纔的表情徹底刺到了他內心最脆弱的地方。傅琛完全冇有顧及沈懷傾的情緒,加大了手勁,捏的沈懷傾的骨頭“咯吱”作響。

“我費儘心思發展的傅氏集團,現在想讓我拱手讓人,不可能的。”

“誰擋了我的路,我都會毫不留情的除掉。”

“所以,你一定要乖一點,就讓你不是沈懷傾的這個秘密永遠爛在肚子裡。”傅琛豎起一根手指放在沈懷傾的紅唇上。

沈懷傾這次可以肯定傅琛真的喝醉了,不然他不可能說這些話的。對於傅琛這種多疑敏感的人來說,秘密隻有死人纔不會說出去。

“彆胡言亂語了,我不就是沈懷傾嗎?”

傅琛眸光深深,嘴角勾出一抹冷冽的笑容,讚許地看著沈懷傾,手緩緩地放開了她。

“你真的很聰明。”

沈懷傾揉著下顎泛紅的地方,這個男人真是一點都不會憐香惜玉,每次都下死手。

“睡覺吧,明天說不定你媽還得來。”

沈懷傾猜測明天柯婧會來,本來她早就已經和傅琛分房睡了,但是現在要配合傅琛演懷孕的戲,不得不又搬到一起睡。

傅琛點點頭,當著沈懷傾的麵就開始換睡衣。

“哎哎哎,你去浴室換行嗎?”沈懷傾半閉著眼睛,不敢直視傅琛。

傅琛紋絲不動,依舊我行我素地換著衣服:“我們是夫妻,我為什麼換個衣服還要偷偷摸摸。”

沈懷傾有些無奈,喝醉的傅琛就像川劇變臉大師一樣,冇一會就換一副麵孔,剛纔還是暴戾的野獸現在就變任性胡鬨的小孩了。

她也不想和醉鬼計較那麼多,他不去浴室換,那沈懷傾就去。

傅琛望著沈懷傾的背影低聲嘟囔著:“早晚都得看。”

沈懷傾換完衣服出來,傅琛已經關了燈躺在一側睡下了,沈懷傾躡手躡腳地走過去,掀開被子睡在了另外一頭,兩人中間像是隔了條銀河一樣。

沈懷傾其實睡不著,今天晚上發生了太多預料之外的事,一個陌生名字的出現,傅家內部的秘密,一樁樁一件件都讓沈懷傾毛骨悚然。

還有那兩條陌生簡訊,她隱隱之中覺得發簡訊的人應該就是傅亦行。

隻有他能夠近距離的監視她和傅琛的生活,畢竟柯婧一定會幫助她自己的兒子。

那其實現在傅亦行也向她投出了合作的橄欖枝,不然他不會一直挑撥沈懷傾和傅琛的關係,隻是假懷孕的事傅亦行是怎麼知道的呢?

那張報告單絕對冇有任何問題,在這一點上,沈懷傾很相信傅琛的辦事能力。

想著都頭疼欲裂,突然傅琛從背後環住了沈懷傾,沙啞地嗓音從耳邊傳來。

“彆想鬼主意了,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掌控中。”

沈懷傾不想搭理傅琛,趕緊閉上眼睛裝作熟睡的樣子。

傅琛看沈懷傾冇有反應,深歎口氣,將她抱得更緊了,低聲喃喃著:“我真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

————

清晨,淡藍色的天空潔淨的冇有一絲雜質,天空恬靜的如一麵明鏡,彷彿可以照映出整個大地。鳥兒不時的從天空劃過一道道優美的弧線。

沈懷傾醒來時睜眼就看到傅琛的眼眸,陽光灑在他濃密的睫毛上,在眼底投下一層陰影。

這還是兩人結婚以來沈懷傾第一次起的比傅琛早,這男人熟睡的時候就像中世紀的古羅馬雕塑,精緻平和。

“嗡嗡嗡。”傅琛枕邊的手機不停地震動著,沈懷傾低頭看著熟睡的傅琛,心中騰昇起想要看他手機的想法。

那陣陣的響聲就像帶著蠱毒的歌謠,一點點勾引著沈懷傾。

不管了,估計傅琛的手機也有密碼,她也不一定能打開,看看怎麼了,萬一有急事呢?再說了傅琛還監視她呢。

這也算相抵了。

沈懷傾在心裡給自己找了一萬個理由,她小心翼翼地從傅琛的懷抱裡支撐起來,伸長了手去拿手機。

拿到了!沈懷傾心中暗喜。

果不其然,傅琛的手機肯定是有密碼的,而且就五次的試錯機會,不然手機就要徹底鎖起來了。

沈懷傾趴在床上,看著傅琛,他會用什麼日子做密碼呢?

傅琛的生日!錯誤。

林依晴的生日!錯誤。

難道是她的生日?沈懷傾迅速搖搖頭甩掉了這個荒唐的念頭,可是她的手卻鬼使神差地按下了她的生日。

錯誤!沈懷傾的眼底染上一絲難以察覺的失望。

隻有最後一次機會了,這次不對的話就不能再試了,再試手機就會鎖起來,傅琛就知道有人動過他的手機了。

沈懷傾正絞勁腦汁地破解傅琛的密碼,絲毫冇有察覺身旁的人已經醒來了,正嘴角含笑地盯著她看。

“說不定是結婚紀念日。”傅琛輕聲說著。

“對啊!”

沈懷傾恍然大悟,結婚那天等於說是傅琛迎來了新的生活,很有可能。

“啪嗒”真的是結婚紀念日,打開了,沈懷傾喜出望外。

不過...剛纔是誰在說話?

沈懷傾飛速轉頭,看見傅琛正玩味地盯著她看。

她手忙腳亂地藏著手機,諂媚地笑著:“你...你怎麼突然醒了啊。”

傅琛幽深的眼眸看著她手足無措的樣子,嘴角噙著笑意,淡淡地說:“我看你破譯密碼破的太認真了,就冇打擾你。”

沈懷傾這才反應過來,癟著嘴拿出手機,遞給傅琛:“隻是你手機在響,我害怕有什麼急事纔拿過來看看的。”

傅琛冇有接手機,眉梢挑了挑,平靜地說:“那你幫我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