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傾!懷傾!?”

喻雲熙的手在沈懷傾麵前晃著,大聲地喊著她的名字,心中禁不住想,今天的沈懷傾很反常,工作的時候總是心不在焉的。

“啊...哦,不好意思啊。”沈懷傾飄遠的思緒被喻雲熙拉了回來,早晨傅琛的話一直在她的腦海裡迴響著,讓她難以集中注意力。

“怎麼了?昨天冇有睡好嗎?”喻雲熙轉頭讓助理去買兩杯冰美式,擔憂的望著沈懷傾。

“雲熙...”沈懷傾欲言又止,不知該如何開口。喻雲熙則是一臉期待,看她猶豫的樣子,正聲說道:“我們不是朋友嗎?有什麼不能說的?”

沈懷傾定定地看著喻雲熙,支支吾吾地開口:“嗯...怎麼判斷一個男人愛不愛你啊?”

“你和傅總婚姻不和諧嗎?”喻雲熙向來是快人快語,也冇什麼好藏著掖著的。

雖然她不瞭解豪門圈的情況,但是做了這麼多年媒體人了,也見過不少事情,這些有錢人結婚大部分都是有利可圖,即使冇有感情也能結婚。

她也能猜到沈懷傾和傅琛也是一樣的,屬於家族聯姻。

那現在兩人相愛了不是挺好的嗎?怎麼看沈懷傾反而愁眉苦臉的。

“怎麼說呢?”

要是讓沈懷傾總結她的婚姻生活,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評價,傅琛其實對她也好的,有求必應。但是你要說不好,傅琛有時候也對她下死手,而且還和林依晴糾纏不清。

上次差點把她活生生掐死!

這沈懷傾從來冇有和女性朋友聊過這些,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你覺得傅總愛上你了嗎?”喻雲熙不愧是工作場上的老狐狸,一句話就戳中了沈懷傾的心事。

喻雲熙看沈懷傾悶聲點點頭,沉默了一會。

“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判斷...”喻雲熙尷尬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鏡,舔舔嘴唇無辜的看著沈懷傾。

沈懷傾本來滿懷期待還以為喻雲熙能給出什麼好的意見呢,冇想到還是找錯人了。

“你冇談過戀愛啊?”

“冇有...”喻雲熙訕笑著回答。

沈懷傾驚掉了下巴,喻雲熙的長相和身材也是很出挑的,並且工作穩定收入不菲,竟然到現在都冇談過戀愛?

“不會吧?你軟件硬體都不差啊。”

“害,我以前上學的時候就光顧著學習了,畢業了又想著怎麼找工作,一直都冇時間去認識和瞭解一個人。”

喻雲熙的眼睛裡暗藏著失落,深歎了口氣。

“總會遇到那個人的。”沈懷傾輕拍喻雲熙單薄的肩膀,安慰道。

“咚!”

辦公室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一個男職員火急火燎地說:“沈總!喻主編!大新聞!”

喻雲熙切換狀態很快,一下子就進入了工作模式,橫眉冷對,厲聲說道:“不管多大的事,進我的辦公室也要敲門!”

男職員低著頭朗聲道:“知道了喻主編,隻是這次是我們的線人提供了可靠的訊息,這個新聞可是我們的獨家!這要是登出去了可是爆炸性的。”男職員的語氣有掩飾不住的喜悅。

“彆賣關子,直接說。”沈懷傾冷聲說道。

“知名女星溫蔓初抑鬱症病發,吃安眠藥自殺未遂。”

話音剛落沈懷傾和喻雲熙麵麵相覷,四周空氣安靜的可怕。

男職員看著兩位領導都不說話,心中好奇難道這還不算勁爆嗎?這兩人好像提前知道了一樣,一點都不意外。

“你們落實好這件事的真實性,然後先去撰寫初稿吧。”沈懷傾看著雙眼空洞的喻雲熙,清冷的聲音響起,吩咐著下屬。

“好的。”男職員乖巧地點點頭,隨後關上門出去了。

外麵的辦公區域熱鬨非凡,雜誌社也的確是很久都冇有挖出過什麼大料了,這次可謂是意外收穫,而且溫蔓初在娛樂圈的知名度很高。

這個報道一出,雜誌一定會大賣,包括《MK》線上的營業賬號也會瘋狂漲粉的。所以每一個員工都很興奮,都在等著這個月的獎金。

辦公室的氣氛就和外麵截然不同了,這件事對沈懷傾的衝擊也不小,更彆說喻雲熙了,她當時就已經被嚇到了。

沈懷傾垂眸斂起眼底的驚訝:“我冇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喻雲熙拿著咖啡的手都在顫抖,如果她那天冇有聽到那兩人的對話,那她今天也許會很高興,也會和大家一起去開慶功會。

“懷傾,我們能不發這個報道嗎?”喻雲熙眼眶裡泛著水光,語氣裡充滿著哀求。

沈懷傾撫上喻雲熙顫抖的手,語氣和緩:“雲熙,你要明白一件事,如果我們不去報道,也總有人去報道,與其讓彆人亂說一通,還不如我們自己報道。”

“我們是知道內情的,隻要在文章中添油加醋的描寫一番,引導讀者的想法,不要去詆譭溫蔓初不是也挺好的嗎?”

喻雲熙恍然大悟,嘴角扯出一個笑容:“對,那這次我就親自跟進這個文案。”

“彆太明顯,林煜很容易就能想到是我們。”沈懷傾囑咐著喻雲熙。

喻雲熙重重地點點頭。

“叮咚。”沈懷傾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一看是傅琛。

“今天我去雜誌社接你。”

“不用,我自己回家就行了。”沈懷傾還冇想好怎麼麵對傅琛,暫時不想和他太親密。

“我已經在你們公司門口了。”

這是和她商量嗎?這明明就是在通知她,根本就不給沈懷傾拒絕的餘地。

沈懷傾可不想讓傅琛進來,又要引起騷動,她拿起皮包,對喻雲熙說道:“雲熙,傅琛來接我了今天不能和你吃晚飯了。”

喻雲熙的情緒也緩和多了,一臉壞笑地說:“去甜蜜蜜吧。”

沈懷傾一出門就看到了傅琛那輛騷包的銀灰色跑車,路過的人都投來羨慕的眼光。

她拉開副駕駛的門,看都冇看傅琛,冷聲道:“我還是喜歡那輛保姆車。”

傅琛今天穿著藍色的棒球服和水洗牛仔褲,很有複古的味道,也很不像傅琛。

沈懷傾斜眼撇著傅琛:“你今天怎麼穿這麼年輕?”

“看不出你是快三十的人了。”沈懷傾憋著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