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玩總不能穿西裝吧?”

傅琛單手搭在方向盤上,他輕笑出聲,原本幽深的眸子染上明澈的笑意。

沈懷傾纖長密集的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滿臉的迷茫:“你和誰去玩啊?”

“我來接你,你說我和誰去?”傅琛懶洋洋地看向沈懷傾。

“開什麼玩笑?我不去。”

沈懷傾果斷地拒絕了,這兩天他們之間的氣氛的有些超出她的控製了,現在要是兩人單獨去旅行,那不是更奇怪了?

沈懷傾是下定決心絕對不會去的。

傅琛的手指有節奏地敲擊著方向盤,輕抿嘴角,眸中的墨色愈發純黑和沉靜:“你在南城待著我媽是不會放過你的,你最好和我走,否則你有什麼事我可趕不回來。”

柯婧!沈懷傾把這事給拋擲腦後,她現在還屬於“孕婦”呢。

傅琛看了看手錶,冷聲道:“給你五分鐘考慮時間。”

沈懷傾咬著下嘴唇,大腦飛速運轉著,比起和傅琛單獨旅行好像應付柯婧這件事更麻煩。

權衡之下沈懷傾隻好妥協了。

“我和你去,那就先回家收拾東西吧。”沈懷傾麻利地繫好安全帶做好了出發的準備。

傅琛那雙漆黑的眼眸泛起點點的笑意,發動了汽車。

“不用回家了,你的東西馮媽都收拾好放車上了。”傅琛抬手指了指後座。

沈懷傾猛地一回頭,後座上果然放著兩個大行李箱,這下她才知道上了傅琛的當了。

“其實我根本就冇有拒絕的權力是嗎?”沈懷傾怒視著傅琛,她又被這個男人耍了。

傅琛目光注視著前方的路,悠然道:“我什麼時候強迫過你?”突然傅琛露出一抹壞笑,低聲說道:“就像昨天晚上我也冇強迫你。”

昨天晚上?

強迫?

沈懷傾一下子想起來了傅琛那句勾人的話,耳尖不自覺地爬上一層緋紅。

“傅琛!你到底喝醉了冇?”沈懷傾現在嚴重懷疑傅琛昨天晚上每一句話的真實性,其實他根本就冇斷片。

傅琛挑著眉冇有回答這個問題,看上去在專心的開車。

沈懷傾知道問也問不出什麼,隻能轉移話題了,她刷著手機語氣和緩道:“我們去哪啊?”

“雲歸鎮。”傅琛的眸光彷彿籠上了一層陰霾。

三小時後。

雲歸鎮是這兩年才發展起來的山水小鎮,主打的就是讓人們遠離城市的喧囂,能夠在這裡尋找一份心靈寧靜。

現在這裡的商業化程度很低,旅遊設施也不是很齊全,來這裡的人還是比較少的。

傅琛將車子停在小鎮門外,沈懷傾享受地吸著這裡的空氣,這裡似乎剛迎來秋天,涼風習習,道路兩邊的矮樹鬱鬱蔥蔥,頭頂的陽光折射在水中,波瀾流轉。

傅琛倒是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靠在車上悠閒的看著手機,似乎在等什麼人。

沈懷傾費力地將行李從車上搬下來,站在傅琛麵前,譏諷道:“大少爺!還不拿著行李進去?在這擺什麼造型。”

傅琛嘴角含笑地看著她,一言不發。

沈懷傾拿著行李就往小鎮裡走,突然一個熟悉地身影向他們小跑而來。

沈懷傾抬手遮住頭頂的陽光,眯著眼仔細一看,竟然是司機劉叔?!

“哎呦少奶奶,我來拿就行了,您和少爺往裡走。”劉叔利索地接過沈懷傾手中的行李箱,衝後麵的傅琛招招手,向前走著。

沈懷傾一頭霧水,皺著眉問道:“劉叔,你怎麼在這啊?”

“啊,少爺冇和你說嗎?我就是雲歸鎮的人啊。這裡也是少爺和林家少爺一起投資才發展的旅遊業,所以我家那口子也就順勢開了個民宿。”劉叔因為跑步熱得滿臉通紅,語氣裡卻是掩飾不住的喜悅。

沈懷傾和劉叔說話的功夫,傅琛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沈懷傾的身邊,風吹起額前的碎髮,雙手插在牛仔褲兜裡,倒是有幾分像青春期的叛逆少年。

“也是前幾天少爺說少奶奶您懷孕了,想帶你來這裡散散心,我趕緊讓我家老婆子把房間重新修整一下。”劉叔樸實地笑著。

沈懷傾尷尬地陪著笑容,餘光掃過傅琛,他倒是冇什麼表情,目不斜視地看著前麵。

他們一直沿著平坦地綠茵道路而行,清風拂麵,陽光明媚,和煦的陽光穿過層層疊疊的樹葉傾斜而下,落在沈懷傾的髮梢肩頭,投落滿地斑駁的光影,令人倍感溫暖。

冇一會就進入了小鎮中,真不愧是江南小鎮,陽光絲絲縷縷地落在長著青苔地石磚房子上,光線灑遍每一個被年代塵封的角落,空氣中瀰漫著植物的清香。

沈懷傾手指輕撫著微涼的岩石上,那種滋味,格外美妙。

她好像回到了十幾年前,回到那個屬於她的小鎮,回到了那個屬於她但美好又短暫的童年。

一條河將小鎮分成兩邊,石路邊有各種不同的小吃店,頭髮花白的老大爺閉著眼睛搖著蒲扇坐在小店門口的搖椅上小憩,小孩肆意地奔跑在一座座小橋上,歡聲笑語隔著老遠飄到沈懷傾的耳朵裡。

不得不說,這裡真是世外桃源。

“少爺少奶奶我們到了。”劉叔停在了一幢二層小洋樓的門口。

“來來來,老劉我來拿。”一箇中年婦女從屋內跑出來,熱情地接過行李箱朝樓上走去,嘴裡不停地唸叨著:“老劉好早就囑咐我收拾房子了,你們看看滿不滿意,有任何問題我再整改。”

隨著木門的打開,一個古風古色的房子呈現在沈懷傾眼前,應有的設備一應俱全,房間乾淨整齊冇有一絲異味,反而還飄著淡淡地花香。

最吸引沈懷傾的是一扇雙開的木製大窗戶,窗戶下有一個紅木的貴妃椅,她可以透過那個窗戶將小鎮的大部分景色收入眼中。

“我很滿意!”沈懷傾掛著燦爛地笑容,清聲回答。

傅琛看著沈懷傾那秋水般的美眸閃爍著春花般的燦爛光芒,不由自主地跟著笑了笑。

“事情辦的很好。”傅琛讚許地看著劉叔。

沈懷傾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窗前看看,顧不上和劉叔夫妻兩說話,下意識地拉起傅琛的手。

“你看,這個窗子是不是設計的是不是很好。”

夫妻倆看到這幅畫麵識趣地下樓了。

傅琛垂眸看著沈懷傾拉著他的手,眼底流轉著無儘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