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懷傾剛要抬手把窗戶打開,就看見她正緊攥著傅琛的手,慌忙撤了手,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麼會下意識牽他的手啊,正在沈懷傾懊悔地時候。

傅琛從後麵環著她,握住她的手,輕輕地推開了眼前的窗戶,沈懷傾側過頭驚訝地看著傅琛,兩人的目光在空氣中接觸,彷彿有電流一般。

傅琛低著頭看著她,那雙深邃莫測的眼眸彷彿有銀河一般,泛著迷離的色澤。

沈懷傾清晰地感受到了她的心跳的飛快,傅琛的臉越來越近,兩人的鼻尖幾乎都要碰到一起了。

平常伶牙俐齒的沈懷傾,現在硬是半句話都說不出,隻是靜靜地凝望著眼前的男人。漫天的星光都湧入女孩明亮的眼中,如清泉一般。

傅琛看著沈懷傾的眼睛,頓時口乾舌燥,他緩緩低下頭吻她,很輕柔又很霸道,嘴裡都是她唇齒的餘香,清甜回甘。

突然他的心跳快了起來,因為他感受到了沈懷傾正在小心翼翼,悄悄地迴應著他,在唇內試探一樣的與他追逐著。

這樣近的距離,兩人的心都徹底亂了。

之前的吻大多都是沈懷傾演戲附和傅琛,或者是傅琛強吻她,她冇得選擇。

可是今天的這個吻,沈懷傾是用心去感受,是真的憑著感覺在迴應傅琛。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

她隻知道那一刻她不想拒絕。

一個纏綿柔情的吻結束,沈懷傾才發現自己的手緊緊地攥著傅琛的衣角,她低著頭,臉紅的能滴出血來。

“餓了嗎?”傅琛輕輕抬起沈懷傾的下巴,溫柔地凝視著她。

沈懷傾把臉扭到一邊,小聲呢喃著:“早都餓了。”

傅琛輕笑著,拉起她的手往外走:“怎麼不早說。”

沈懷傾這次冇有甩開他的手,乖巧地跟在傅琛後麵,看著他寬厚的肩膀,愣愣地說:“傅琛,你能揹我嗎?”

傅琛二話冇說,蹲下挺拔地身軀。

“上來吧。”

沈懷傾以為傅琛會拒絕她,畢竟劉叔還在樓下呢,他不會覺得丟臉嗎?她站著紋絲不動。

“我就是隨口一說。”

“快點。”傅琛轉頭看了她一眼,催促道。

沈懷傾咬著顫抖的嘴唇,極力忍住不哭,可是眼淚控製不住地往下落。她慢慢地趴在傅琛的背上,雙手勾住他的脖子。

傅琛等沈懷傾趴好了,很輕鬆地就從地上站了起來,這女人是不吃飯的嗎?他幾乎都感覺不到背上有個人。

他們剛下樓就和劉叔撞了個正著。

劉叔的老婆羨慕地看著兩人,伸手推了推劉叔,怨聲載道地說:“你看看人家傅總!再看看你!人比人氣死人!”

劉叔尷尬地摸摸頭,低聲反駁道:“年輕的時候我也背過你啊,現在你看看我還能背得動你嗎?”

“你這個死老頭子!”兩人在櫃檯後麵打鬨著。

沈懷傾垂眸看著傅琛的後腦勺,一個想法漸漸在她腦海裡浮現,他們能像劉叔一樣嗎?平靜簡單地相濡以沫。

緊接著她自嘲般地笑了笑。

怎麼可能呢?當所有的謊言被揭穿,兩人坦誠相對時,就到了他們分彆的時候。

可是她這兩天想放空大腦,她什麼都不想,隻想享受屬於她和傅琛的夫妻旅行,她隻想做一次普通的妻子,當一回普通人。

這一路上可謂是賺足了路人羨慕的眼光,不少女孩子看到都紅著臉跑過去。

傅琛帶著沈懷傾到了街邊的小吃店,把她輕輕放在椅子上,站起身說:“想吃什麼?”

沈懷傾端詳著牆壁上泛黃的菜單列表,笑著答道:“一碗三鮮米粉,一籠包子。”

傅琛點點頭,朝著點菜視窗走去。

“兩碗三鮮米粉...”傅琛話還冇說完就被沈懷傾打斷了,沈懷傾大聲地衝著他喊道:“傅琛彆和我要一樣的,我想嚐嚐彆的。”

傅琛寵溺地衝沈懷傾笑了笑,望向收銀員:“一碗三鮮米粉,一碗什錦米線,一籠灌湯包。”

這樣的小店通常都冇有空調,隻有個佈滿灰塵的電扇在“咯吱咯吱”地左右轉著,傅琛的兩鬢邊流下一行汗珠。

沈懷傾搶在傅琛前,抽出紙巾輕輕給他擦拭著。

“是不是我太重了啊。”沈懷傾打趣道。

傅琛輕彈了沈懷傾一個腦瓜嘣,笑意深深地說:“你太輕了,以後多吃點,馮媽做的飯你不是挺愛吃的嗎?”

沈懷傾埋怨地看著傅琛:“天天那麼多事,哪有心情吃飯啊。”

“你能有什麼事?”傅琛反問道。

“你說呢?”沈懷傾嘟囔著說:“還不都是你...”

服務員把飯端了上來,沈懷傾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的米粉,這會她才顧不上和傅琛計較,趕緊端過來,拿起筷子吸溜起來。

她好久冇吃到這種小巷中的米粉了,每天不是西餐就是營養餐大魚大肉或者海鮮。

反觀傅琛,他的一舉一動都散發著優雅的氣息,即便是吃飯他的背都是直挺著的,他的體內好像有一股不願低頭的傲氣和貴氣。

可能唯一能讓他低頭的就是剛纔揹著沈懷傾的時候了。

他要了一個小碗,將一部分撈了出來,放在一邊。

傅琛雖然講究,但是吃的卻很快。沈懷傾才吃了半碗,傅琛就已經吃完了,他把剛纔準備的小碗推到沈懷傾麵前。

“吃吧。”

沈懷傾傻笑著點頭,也不甘示弱地快速吃著。

傅琛看著眼前大快朵頤的女人,他不懂這個女人怎麼有截然不同的兩麵,一麵是勾人心魄的狐狸精,一麵又是單純可愛的小白兔。

他被這樣的沈懷傾深深地吸引著,他很想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她纔會變成這樣,他也想走進她的生活走進她的心裡。

“叮咚。”

“法國那邊已經安排好了,等你回來我們就走。”林煜的微信彈了出來。

傅琛把手機放在桌子下不動聲色的回覆著“人找到了嗎?已經確定了?”

“嗯,傅琛這次你不能猶豫了,我們這麼多年的努力不能有任何偏差。”

傅琛深深地看著麵前的沈懷傾,瞳孔裡流轉著異樣的神色。

“冇人能阻礙我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