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飯兩人決定去做小船。

是最簡單的木船,使用的是最原始的劃槳,一個骨瘦如柴的大爺戴著圓錐形的草帽賣力地劃著。

大爺咧著嘴露出一口黃牙,笑聲十分爽朗:“新婚夫妻哦?來度蜜月呀。”

沈懷傾看到這樣的人總覺得無比親切,她也不端著架子。嘴角揚起好看的弧度,露出兩個小小的梨渦。

“算是吧,大爺你在這裡劃船有多少年頭了啊?”

大爺笑起來臉上滿是褶子,乾瘦的胳膊好像有著使不完的勁,他望著遠處慢悠悠地說:“有三四十個年頭了喲,以前船是這裡最好的交通工具,我可是劃船的一把好手呢。”大爺驕傲地訴說著,緬懷著屬於他的那段青春過往。

“科技發展的越來越快了,鎮上也用不上船了。可我這個老頭子生在船上長在船上,怎麼捨得放棄,正好這兩年發展旅遊業,這把老骨頭也算派上用場了。”大爺的語氣充滿著遺憾,目光也飄向了遠處。

小船順著河道一路向前,從兩座山之間穿行而過。

視野瞬間開闊了起來,沈懷傾冇想到,這個小鎮的背後竟藏著這樣的秘境。

眺望遠方,但見山巒起伏,層巒疊嶂,林立的樹木一片鬱鬱蔥蔥。漫天的白雲悠悠飄蕩,平整如鏡的水麵清晰垂直地倒映出藍天白雲,微風拂過,水麵上泛起陣陣細碎的漣漪,波光粼粼,如夢如幻。

大爺放下手中的劃槳,坐在船尾吸著菸鬥,飄渺的煙霧緩緩上升著。

沈懷傾雙手撐在船邊,望著周圍的一切,不禁讚歎道:“傅琛,你是怎麼發現這樣的地方的?”

傅琛雙腿交疊,慵懶地坐在一邊,眯著眼睛說:“劉叔告訴我的。”

沈懷傾很納悶,之前去傅家老宅的時候,傅琛對待家裡傭人的態度很不好,這會怎麼變了想法。

沈懷傾攏了攏頭髮,微蹙眉說道:“你之前不是說對待下人不用客氣嗎?”

“馮媽和劉叔不同。”傅琛定定地望著遠處連綿起伏的山巒,聲音輕飄飄的。

沈懷傾瞬間想起了之前她和傅琛分房睡的時候,馮媽對她的勸解。看樣子馮媽和劉叔應該是知道傅琛身世的人,說不定從傅琛回到傅家開始就是兩人跟在身邊了。

沈懷傾望著傅琛,一雙眸子在陽光下盈盈若秋水,泛著星光點點。

“傅琛,你知道那天喝醉了你都說什麼了嗎?”

這是沈懷傾第一次正經地提起這件事,之前都是開玩笑,鬨著玩。

“說了什麼?”傅琛表現得倒是毫不在意,麵色沉靜。

沈懷傾略一遲疑,半帶輕笑道:“你說你是傅傢俬生子。”

傅琛瞳孔猛地一沉,眼眸劃過一絲危險的精光,淡淡地打量了沈懷傾一眼,笑著道:“是嗎?那你什麼計劃?”

傅琛毫不驚訝的態度震撼到了沈懷傾,她冇想到傅琛會這麼坦然,好像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這樣輕易地把問題反拋給了她,她竟然什麼也說不出,她本來以為能夠抓住傅琛一個把柄,現在看來是她太單純了,其實一切都在傅琛的掌控裡。

沈懷傾的臉上綻放出一個鮮花般的明媚的笑容:“我能有什麼計劃,無論怎樣你都是我丈夫啊,這一點改變不了。”沈懷傾選擇了裝傻。

傅琛的手撫過沈懷傾的臉龐,眼前的女人笑意在唇邊輕漾,眼角眉梢的笑意久久不散,這樣精緻好看的麵孔,誰能捨得放手。

“你不害怕我什麼都冇有嗎?”

“隻要活著,一切都來得及,一切都有機會不是嗎?”沈懷傾冰涼的手覆上傅琛的手,那雙琉璃般純淨的褐色眼瞳倒映著波光的水麵,泛著一絲柔情。

傅琛輕柔地一吻落在沈懷傾的眼睛上,魅惑的嗓音在沈懷傾頭頂響起。

“你知道嗎,你的眼睛會勾魂。”

“那勾到你了嗎?”

“嗯。”

傅琛捧著沈懷傾的臉,一言不發地凝視著她,好像要將她的每一根汗毛每一個毛孔都記住。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嘍!”大爺站在船尾大聲地吆喝著。

等兩人吃過晚飯回到民宿天已經黑了。

兩人都洗完了澡,傅琛坐在床上看公司的報表,沈懷傾擦拭著濕漉漉地長髮,水珠順著髮絲滴落在柔軟的地毯上。

她趕忙打開吹風機,仔細地吹著頭髮,不知什麼時候傅琛走到了她的身後。

傅琛接過吹風機,骨節分明的手插入沈懷傾烏黑的髮絲中,輕柔地給她吹著頭髮。傅琛的手法很好溫度不冷不熱,沈懷傾舒服地差點睡著,冇一會她的頭髮就吹好了。

“今天也累了吧,睡覺吧。”

傅琛拉著沈懷傾到床上,將她摟進懷裡,均勻的呼吸在沈懷傾耳邊響起。

可是沈懷傾絲毫冇有睡意,她睜著眼睛望著天花板發呆。

“睡不著嗎?”

“嗯,我總覺得這一切都不真實。”沈懷傾歎了口氣,今天的一切就像是夢境一樣,虛無縹緲的,她就像在雲朵上一樣,隨時都可能墜落。

“你就是愛胡思亂想。”

“傅琛,你知道嗎,今天是我最開心的一天。”說著,沈懷傾的眼角泛紅,眼眶裡酸澀的厲害。

“尤其是你今天揹我的時候,我好像回到了以前......”

沈懷傾說話的語氣逐漸微弱,淚水就像斷了線的珍珠,順著她的臉頰劃到她的嘴角。

又苦又澀。

傅琛拿過床頭的紙巾,擦拭著沈懷傾的淚水。

漆黑的房間,隻有窗簾能透過一點光亮,沈懷傾模糊中看到傅琛深邃的眼眸裡彷彿隔著一層霧氣,恍惚又迷離。

“既然開心那怎麼能哭呢?”

傅琛的手撥弄著沈懷傾的髮絲,耐心地哄著她。

沈懷傾的大腦一片空白,她什麼都不想,雙手勾上傅琛的脖子,抬起頭軟唇貼上他的薄唇,就像沙漠旅人踏進綠洲,急迫地加速這個吻。

傅琛感受到沈懷傾冰涼的唇,眼底蘊藏著一絲震驚,這是沈懷傾第一次主動親吻他,是那樣的熱烈和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