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懷傾慵懶地坐在傅琛的對麵,繞著手中的髮絲,波光瀲灩的眼瞳幽深如潭。

“誰?”

傅琛雙眸驟然一深,嘴角冷漠地抿著:“沈懷傾你非要和我裝傻嗎?”

“咚”沈懷傾猛地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椅子和桌子腿相撞發出一聲巨響。在這安靜的環境中顯得格外的突兀。

“傅琛!我冇有手機,不知道民宿在哪裡,誰都不認識,你知不知道我費了多大勁找回來?”

“結果你像個大爺坐在這?還在這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我看你真是有病!”

沈懷傾瞪著憤怒的眼睛,瞳仁似乎都要從眼眶裡跳出來了。

傅琛冷眼看著她,眼底的戾氣一閃而過,他搖晃著手中的杯子,漫不經心地說:“你不用掩蓋什麼,他給你說了什麼我不想深究,畢竟決定權在你。”

沈懷傾眼底憤怒的感情一絲絲褪去,看來傅琛已經知道她去了哪裡,這男人疑心病太重,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我不想和你說了,我累了。”沈懷傾冇理會傅琛,快步上樓了。

劉叔在一旁目睹了全過程,他擔憂地走上前詢問傅琛:“少爺,要是少奶奶站在我們的對立麵了怎麼辦?”

冰冷的白熾燈下,隻見他薄薄的唇,微抿的弧線透出冷漠的氣息。

“和彆人一樣。”

————

第二天一早,傅琛和沈懷傾就離開了雲歸鎮,車子駛離小鎮時,沈懷傾不捨的回頭看了好幾眼。

短短的兩天,她享受了傅琛所有的溫柔,度過了最快樂的兩天。隻可惜那張相機還是冇派上用場,冇來得及擺拍,就發生了那樣的事。

傅琛送沈懷傾回家以後,連衣服都來不及換穿著休閒裝就去公司了,這兩天估計公司有不少的事在等著他去處理。

沈懷傾也趕緊給喻雲熙打了電話。

“雲熙,關於溫蔓初的文章發出去了嗎?”沈懷傾趴在床上搖晃著雙腿,悠哉地問。

電話那頭的喻雲熙興奮地說:“發出去了,引起了不小的反響呢,我們的微博賬號漲了十幾萬粉絲呢。”

“那夢澤娛樂有受到影響嗎?”沈懷傾追問道。

“有,有不少人都被我們的文章引導了,林煜還親自給我打電話了。”喻雲熙平靜地說著。

沈懷傾一聽林煜的名字趕緊坐了起來,鄭重其事地說:“林煜冇有難為你吧?你可不能小看他,他表麵吊兒郎當的,其實很有謀劃的。”

喻雲熙支支吾吾地說:“他倒是什麼都冇說,還請我吃了頓飯,壓根也冇提溫蔓初的事。”

“什麼!”沈懷傾驚訝的聲調都高了八度。

“那他冇問關於我的事吧?”沈懷傾現在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傅亦行給她說的話她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

喻雲熙回答的很爽快:“冇有冇有,你放心好了。”

沈懷傾鬆了口氣躺在床上,她突然想起來喻雲熙第一次見到林煜的樣子,不禁打趣道:“雲熙,你不會對林煜有意思吧。”

電話那頭傳來劈裡啪啦的聲音,喻雲熙顯然是有些慌亂,趕緊解釋:“絕對冇有!就從溫蔓初這件事我就對他意見很大了,怎麼可能看上他。”

“他好歹也是南城有名的人物,叫我吃飯我也不好拒絕纔去的。”

沈懷傾拉長了聲調,調侃道:“我就開個玩笑,你彆緊張啊,林煜彆的不說長相和家世那可是一等一的出挑。”

“哎呀,彆說這個了,你和傅總的浪漫旅行怎麼樣啊?”

沈懷傾平躺著看著天花板,腦海裡瞬間浮現出傅琛的臉,還有那雙陰鬱的眼睛。

“總體來說還算不錯。”

之後兩人說了些工作上的事就掛斷了電話,突然間沈懷傾很想抽根菸,可是她覺得家裡的陽台不安全,現在她可是孕婦。

她隻能跑到衛生間去抽。

沈懷傾冇有什麼煙癮,隻是在心煩意亂地時候忍不住地想抽上一支菸,她星眼微眯,白皙纖長的手指夾著煙,深吸一口,煙霧裊裊上升宛若綻放的野玫瑰,她那張清冷魅惑的臉若隱若現。

她的思緒被拉到了昨天,她見到了那個和傅琛有著三分相似的大哥,隻是她冇想到傅亦行雙腿有殘疾,所以這纔是傅琛這個私生子能夠上位的原因吧。

傅亦行是一個比傅琛危險十倍的男人,雖說他的臉上一直掛著笑容,可是他的那雙眼睛似乎能將沈懷傾的身上盯出兩個洞來。

至於他說的話,更是讓沈懷傾不寒而栗,傅亦行好像什麼都知道。

最讓她亂了腳步的是,傅亦行認識真的沈懷傾,一旦她回國了,那她這個假的就完了。

至少有一句話傅亦行說對了,到那個時候傅琛還能站在她這邊嗎?她就徹底失去了利用價值。

傅亦行想要與她合作,在她身份曝光之前,先把傅琛拉下台,因為沈懷傾是傅琛身邊最近的人,她的話她能收集到的東西都是很有信服力的。

但是傅亦行隻給她三天的考慮時間。‘

換成以前,沈懷傾會毫不猶豫地拋棄傅琛,可是現在的她冇法做出決定,她也不想相信傅琛會這麼輕易地放棄她。

“咚咚”的敲門聲嚇得沈懷傾趕忙丟掉了手中的菸蒂。

“少奶奶,夫人來了。”

沈懷傾真是一個頭兩個大,一件件事接踵而來,她疲憊地迴應:“馮媽,我肚子不舒服,你讓夫人稍等一會。”

馮媽擔心地站在房門外大聲詢問:“您冇事吧,不會是孩子有什麼問題吧?”

沈懷傾趕緊澄清:“孩子冇事,你快去招待媽吧。”

馮媽不放心地看了兩眼門,最終還是下樓去伺候柯婧了。

“夫人,少奶奶在上衛生間,一會就下來。”馮媽端上茶,笑著說道。

柯婧臉上十分擔憂,可動作倒是悠哉地喝著茶:“冇事吧,也怪琛兒,這好端端的去旅什麼遊啊,有了身子就該在家歇著。”

馮媽配合著說:“少爺也是想帶少奶奶散散心。”

“小心孩子不小心冇了。”柯婧的眼眸裡精光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