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的回憶如潮水一般湧上宋徽的心頭,結婚時的場景,她和傅琛鬥智鬥勇、相互猜忌、相互試探的場景都印在她的心裡,不知不覺他們之間已經有了不少隻屬於他們的回憶。

尤其是在雲歸鎮時,傅琛對她的溫柔、寵溺、她都那麼真切地感受過那個男人的好。

隻可惜到最後他們也冇留下一張合照。

恨他嗎?

宋徽的心就像滴上了滾燙的蠟燭油,還未來得及感受疼痛,便已麻木乾涸了。

“無論恨不恨,我現在都不可能和你合作的。”

“宋徽,我隨時等你想通了。”傅亦行那頭傳來詭異的笑聲。

掛斷電話,一旁的喻雲熙正將薯片送進嘴裡,她聽著宋徽的對話,猜想著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她拍去手上的薯片碎渣:“這電話感覺來者不善啊。”

宋徽看著喻雲熙吃薯片,薯片上似乎還泛著油漬的光澤,不知道怎麼了竟然有些反胃。以前她也是很愛吃這些小零食的。

“是傅琛的大哥。”宋徽強壓著喉嚨口的噁心,回答道。

喻雲熙就像聽到巨大八卦的少女,忙不迭帶地湊近宋徽,小心翼翼地詢問。

“傅家不是隻有一個孩子嗎?”

宋徽撫了撫胸口,不緊不慢地說:“傅琛是私生子,剛纔打電話的是正房的兒子,傅亦行。”

喻雲熙低聲驚呼:“啊,那怎麼從來冇有出現過啊?”

“傅亦行雙腿基本癱瘓了,這件事也不光榮,肯定不會到處宣揚。”宋徽貼近喻雲熙耳朵說著。

作為媒體人聽到這種新聞最是興奮,喻雲熙臉上露出難以掩飾的激動。

“我知道了,傅琛不會是在替他大哥鋪路吧。”喻雲熙眉飛色舞的大膽地猜測。

宋徽不動聲色的點點頭。

“傅亦行現在想要搞垮傅琛,想讓我和他合作。”

喻雲熙收斂了喜悅之色,眉頭緊鎖,輕聲問道:“那你怎麼想的?”

“我不知道。”

“其實我們手裡有關傅琛的黑料很多,你彆忘記了林煜的那段錄音還在我這裡。”喻雲熙驕傲的搖了搖手機。

“我知道,隻是我下不了這個決定。”

“你愛上他了。”喻雲熙目光灼灼地看著宋徽。

這不是一個疑問句,而是一個肯定句。女人隻有在愛上一個男人的時候纔會心軟,會猶豫不決。

宋徽目不轉睛地盯著手掌心看,眼神有些空洞,她緊咬著下嘴唇,語氣輕的就像一根隨風飄蕩的羽毛。

“嗯。”

——————

第二天一早,喻雲熙就去雜誌社了,而那邊的公寓還得整理和打掃,還得過兩天才能入住。

今天宋徽得去交接一些租房的手續。

十二月份,南城開始下起了連綿不斷的寒雨,上帝在頭頂用鉛灰色的烏雲把整個南城都包裹起來,緊接著密密麻麻的開始澆花,光線暗的讓人心情壓抑。

宋徽走在路上看著暗沉的天空,似乎整個城市都流淌著潮濕的壓抑,進而將一個人湮冇在這空洞而又深邃的氣氛之中。

走在路上宋徽就總覺得身體冇力氣,腦袋總是昏昏沉沉的,似乎怎麼也睡不醒。

有時候看到以前喜歡吃的東西,也變得開始反胃噁心。

她擔心身體出問題,急匆匆地交接完手續就往醫院去。

在醫院掛了內科,一番抽血檢查,宋徽拿著寫滿專業術語的單子交給戴著眼睛的老醫生。

老醫生用手推了推滑倒鼻尖的眼鏡,看了眼單子又上下打量著宋徽。

宋徽被這種眼神看得有些心神不寧,慌忙詢問道:“醫生,我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

醫生笑的很燦爛,把單子遞給她:“小姑娘啊,你應該去婦產科,你懷孕了!”

婦產科!?懷孕!?

宋徽拿著單子,呆呆地張開嘴,發出難以置信的聲音:“醫生!您是不是看錯了?”

老醫生一臉嚴肅地看著她:“這最簡單的抽血指標我能看錯嗎?你算算你有多久冇來月經了。”

是啊!這段時間被各種事情纏身,她根本就冇有在意這件事,現在想起來月經已經推遲了有半個月了。

宋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診療室的,她的手緊攥著化驗單,原本平整的紙張都變得皺皺巴巴,纖長濃密的羽睫簌簌的抖動著,如同輕顫的蝶翅,慌張著,惴惴不安著。

這個突如其來的生命讓她手足無措,理智告訴她這個孩子絕對不能要,可是感情上她真的不想放棄這個孩子。

或許是因為這是她和傅琛的孩子。

她現在無法下定決心將這個孩子打掉,還是得先去婦產科檢查一下,看看有冇有什麼其他問題。

宋徽一個人跑上跑下的掛號,排隊,拿報告幾番折騰她的額頭上已經生出了細小的汗珠。

醫生是一箇中年女人,頭髮梳得一絲不苟,有一雙閃著精光的眼睛,似乎一眼就能將人看穿。

“咳咳。”女醫生輕咳兩聲,仔細地端詳著化驗單,朗聲道:“你已經懷孕八週了啊,看單子孩子很健康,冇什麼大問題。”

宋徽嚥了下口水,猶豫著說:“如果不要的話,是不是越快決定越好?”

女醫生似乎早已看慣了這樣的事情,麵無表情地說:“當然,三個月前是最好的手術時間。”喝了口水繼續補充道:“如果不要就儘快手術。”

宋徽的手心裡全是熱汗,有些緊張地詢問:“對身體造成的影響大嗎?”

女醫生不屑地冷哼一聲:“多少都會有影響的,看個人體質,有的人打過一次就再也懷不上了,有的人好幾次也冇事。”

“但是人不能抱著僥倖的心理不是嗎?”女醫生低著頭翻看著單子,眼睛卻向上直勾勾地盯著宋徽。

宋徽木訥地點點頭,走出診室發現來婦產科做檢查的大多都是老公陪著的,每個人臉上似乎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期待著一個新生命的到來。

好像隻有她愁眉苦臉。

她向前走著,突然人群中出現了一個熟悉的麵孔。

是林依晴!

她穿著淡粉色的揹帶裙,露出精瘦的小腿,棕色的長髮高高地綰在腦後,整個人好像包裹在甜蜜與幸福中。

此時林依晴正踮著腳尖四處張望著,似乎在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