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琛穿著黑色長款大衣襯得他身形俊朗,醫院裡亮眼的白熾燈將他的皮膚鍍上一層冷白色,那雙幽沉深邃的眼睛也比平常明亮的多,他看著林依晴神色變得格外柔和。

他的左手拿著林依晴小巧的淡藍色皮包,右手拿著林依晴的報告單。

林依晴小巧的瓜子臉帶著薄薄的紅暈,烏黑的大眼澄澈無暇,自然地挽著傅琛的胳膊。

這樣的場麵任誰都會說一句郎才女貌,他們就像結婚很久的小夫妻,宋徽冇想到傅琛會這樣光明正大的帶林依晴出來檢查。

她當初就是假懷孕都是裡三層外三層的包裹著,如今他們就能這樣毫無顧忌地走在一起。

林依晴燦爛純真的笑容徹底刺痛了宋徽的心。

她的臉霎時間失了顏色,她極力地壓抑著自己,心中有股幾乎噴薄而出的悲傷化為熱流直衝眼眶,她的雙眼隱隱有些痠痛。

現在的她心裡能想到的就是離開這裡,她不想看到也不想知道林依晴和傅琛是怎樣甜蜜的,她的餘光看見旁邊還有一個小道,快步地往那裡走去。

可是林依晴搶先一步看見了宋徽,她立馬就會想起那天在宋徽家裡收到的侮辱,她絕不能讓宋徽就這麼輕易的走掉。

林依晴不由分說地拉著傅琛跑到宋徽麵前。

傅琛這才注意到宋徽也在這裡,短短的兩天,他覺得宋徽瘦了許多,白皙的臉龐變得更加蒼白,眼窩深陷,那雙狡猾的狐狸眼也失去了光澤,變成了一潭死水。

宋徽比林依晴要高,她垂眸掃過林依晴,冷冷地說:“好狗不擋路。”

“你!”林依晴在這方麵絲毫占不到宋徽的便宜,但是她突然反應過來,這裡可是婦產科,難道她懷孕了!?

林依晴絕不能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沈懷傾這裡可是婦產科,你懷孕了?”林依晴說這話的時候餘光緊盯著傅琛。

傅琛眉間微動,眸底掀起一片波瀾,語氣有些著急:“你懷孕了?”

看樣子傅琛信守承諾還冇有將她的身份說出去,不過宋徽也不想讓傅琛知道,她悄無聲息地將手裡的單子放進口袋裡,淡淡地回答道。

“這好像和你們無關吧?”

“我還有事,借過。”說完宋徽側身就從他們兩人中間走過。

林依晴用了十成的力,一把拉住了她,杏仁般的眼睛凝視著她,又問了一遍。

“你是不是懷孕了?”

這時廣播裡傳來冰冷的機械聲:“請四十五號患者到三號診室,請四十五號患者到三號診室......”傅琛二話不說拉著林依晴就往診室走。

宋徽鬆了口氣,如果在糾纏下去,還不知道林依晴能乾出什麼事來,不管這個孩子要不要,她都不會告訴傅琛。

林依晴用儘全力想要甩開傅琛,可是傅琛的手緊緊地捏著林依晴纖細的手腕。

“你為什麼不讓我問!”林依晴怒瞪著傅琛,眼眶裡似乎泛著淚光。

傅琛收斂起剛纔的笑容,臉色低沉,嗓音冷淡:“你為什麼要問,她懷孕或者不懷孕都和你無關。”

“傅琛你是不是心裡還想著她!”林依晴有些壓製不住情緒,她這次能奪回傅琛就是因為肚子裡的孩子,如果宋徽也有了孩子,那她就徹底失去了競爭力。

傅琛拉著她到三號診室門口,從牙縫裡冷冰冰拋出幾個字。

“進去檢查。”他毫不留情的將憤懣的林依晴推進了診室。

林依晴進去後,他馬上撥通了電話。

“幫我查一個人的診斷記錄。”

林煜懶洋洋地聲音傳來:“你把我當成你助理了啊!說吧,是誰?哪個醫院?”

“宋徽,南市第一人民醫院。”

“你和依晴碰到她了?”

“嗯。”

“你懷疑什麼?”

“她可能懷孕了。”

電話那頭傳來劈裡啪啦的響聲,似乎有什麼東西掉落,炸的傅琛耳朵疼,他將手機拿遠了一點。

“你們兩做過了?冇有安全措施啊?”

“彆廢話了,讓你查你就去查。”

林煜沉默了半晌,猶豫道:“如果是真的,你什麼打算?”

“讓她生下來。”他的語氣市平淡的,但話底,卻彷彿隱隱正有挾著風暴的暗流在慢慢地湧動。

林煜連忙出聲製止道:“你瘋了!那孩子就是個定時炸彈,絕對不能生。”

“你彆管了,去查!”傅琛掛斷了電話,攥緊了拳頭,手上的青筋顯露。

——————

宋徽回到家就鑽進了臥室,她以為自己能夠心如止水,可是今天再次見到,他仍舊心臟緊縮,痛的不能呼吸,她用被子將自己包裹起來,哭的小心翼翼,生怕發出一點聲音,就像一隻受傷的小獸,獨自躲在角落裡舔舐傷口。

等喻雲熙下班回來時,宋徽已經做好了熱騰騰的雞蛋麪。

“徽徽!你可真是賢妻良母!”喻雲熙衝上來給了宋徽一個熱情的擁抱,然後就目不轉睛的看著色香味俱全的麪條。

宋徽笑著推推她,溫柔地說:“快去洗手吧。”

喻雲熙用最快的速度洗完手,開始品嚐麵前的美味。

“真香!”喻雲熙嘟囔著說道,嚥下一口麪條後,關心地問著宋徽:“哦對了,你今天給我說去檢查身體了,有冇有什麼問題?”

宋徽不緊不慢地吃著麪條,這碗麪條又讓她想起來傅琛做的那碗,好像他做的是比較好吃。

“我懷孕了。”

喻雲熙立馬停下了筷子,佯裝瀟灑地說:“冇事!我這些年攢下了不少積蓄呢,我們兩個人也能養活他!”

宋徽低著頭,眼淚連成一串滴落在碗裡。

“還是不要了。”

喻雲熙從對麵跑到她身邊坐下,拿起紙巾給她,柔聲細語道:“不管你要還是不要我都支援你,你要是真的決定不要了,到時候我陪你去醫院。”

宋徽拿起紙巾胡亂地抹著眼淚,眼睛紅腫的像個兔子,她咧著嘴笑露出兩個淺淺的梨渦。

“雲熙,有你真好。”

“這有什麼的,快吃吧,多補充點營養,你看你現在風一吹就跑了。”

“這事可不能馬虎,我們也得儘早去做,到時候我找人打聽一下市裡比較靠譜的這方麵醫生。”

“你就安心的養身體吧。”

喻雲熙接二連三的囑咐讓宋徽心裡暖暖的,如同寒冷的冬天突然照進一縷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