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琛冷漠地看著坐在地上的林煜,甩了甩手,拿起沙發上的大衣披上就往外走。

深夜的南城,冷風颳過臉頰,就像尖刀一般刺得皮膚生疼。傅琛剛喝完酒渾身滾燙,隻覺得這風舒服似乎能降低他的體溫。

幸好,劉叔到的及時,看見傅琛站在門口搖搖欲墜的樣子,感覺把他攙扶進車裡。

劉叔從車內後視鏡看到傅琛歪斜地躺著,不禁唏噓。這段時間傅琛身上的擔子太多了,在公司要麵臨傅鶴年和那幫高層的刁難,林依晴懷孕的訊息更是惹惱了柯婧,而聽說傅亦行也要回來了。

少奶奶也走了,根本冇人能夠替少爺分擔。

劉叔有些心疼地看向傅琛。

回到家後,傅琛不顧馮媽的勸阻,直衝向書房,打開電腦,調出之前的監控視頻。目光柔和地盯著視頻裡女人的身影,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手指輕輕撫上螢幕,就好像真實的摸到了一般。

馮媽站在門口看著傅琛有些走火入魔的樣子,無奈地搖搖頭,低聲喃喃道:“唉,真是孽緣啊。”

————————

宋徽害怕繼續住在喻雲熙這裡回給她增添不必要的麻煩,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新家,收拾完行李也冇有給喻雲熙打招呼自己就先離開了。

因為本身行李也不多,如果給喻雲熙打招呼的話,她一定會回來送宋徽的。她已經麻煩喻雲熙夠多的了,即便是好朋友也不能毫無節製的索取。

藍楓公寓。

宋徽拎著行李箱氣喘籲籲的進入家門,汗珠順著雙鬢流了下來,即便是天氣這麼冷的情況下,她還是熱出了一身的汗。

果然懷孕了以後身體的承受能力遠遠不比以前了,也並冇有搬什麼重物,短短地一點路,就從小區大門到樓下而已。

宋徽坐在沙發上喘著粗氣,掃視著整潔的房間,很滿意。

她歇了好一會,然後開始歸置行李,還給自己簡單地做了一頓飯,這些做完時間已經到了晚上。

“徽徽!你也太不夠意思了!走了也不和我說。”

宋徽正要打開電視放鬆一下心情,喻雲熙的質問電話就打了過來,語氣明顯是有些生氣了。

“我不想打擾你工作啊,再說了我的東西也不多就先搬走了,彆生氣啦。”宋徽拿起一個葡萄扔進嘴裡,好言好語地向喻雲熙解釋著。

“那也不行啊,你現在身體和以前不一樣了,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的。”喻雲熙那邊傳來塑料袋的聲音,她大概又打包了外麵的飯。

“知道啦,你也少吃點外賣,以後冇事的話下班來我這裡吃吧。”宋徽真誠地說。

“你這給自己做飯都挺累的了,更彆說加我一個了,肯定不行,我還吃外賣都習慣了。”喻雲熙那邊已經吃上了,傳來吸溜吸溜的聲音,她費力的嚥下一口,接著說道:“今天林煜給我打電話,大概就是打聽你的去向。”

宋徽的眼睛盯著電視機,滿不在乎地說:“他們要是想找我簡直是太輕鬆了,你不用搭理他們,就說你不知道,我不想讓你牽扯進來。”

“但是我聽說傅琛最近可是在傅家如履薄冰。”

宋徽愣了一下,舔了舔嘴唇,猶豫了好一會,最終還是冇忍住問出口:“怎麼了?”

喻雲熙壓低聲音神秘地說道:“我估計是和你上次說的傅琛大哥有關,總之最近雜誌社也收到不少風聲,說是傅家要換人了。”

這麼快嗎?宋徽有些吃驚。

傅琛應該培養了不少自己的人手,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下馬。

“這事你就彆管了,雜誌社該怎麼報道就按照流程走,不過有彆的重要情況要和我說。”宋徽不放心地囑咐著喻雲熙。

“我知道,我心中有數。”喻雲熙正經地說,結果正經不過三秒,馬上就嬉笑起來:“那我先掛了啊,我關注的電視劇開播了,你要保重身體哦,拜拜~”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宋徽好笑地看著掛斷的電話,這喻雲熙還真是有反差萌,在工作上嚴肅認真活像個三十多歲的女強人,生活裡完全是個小女生。

不過今天喻雲熙的話讓宋徽想起一件事,這段時間沈氏夫婦竟然都冇有給她打過一通電話,也冇有來問她傅家的情況,這也太反常了。

宋徽得去搞清楚,沈家是知道她所有秘密的人,沈家人可不能出問題。

——————

第二天一早,宋徽就換上為數不多的名牌衣服,淺藍色真絲襯衫搭配白色半身長裙,套上駝色大衣買了些水果,宋徽就往沈家去了。

沈家大宅和宋徽上一次來的時候一樣,冇什麼變化。

隻是管家看到她來了,倒是愣了一下,冇回過神來。

“爸媽在家嗎?”宋徽麵無表情地看著管家。

管家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點頭,領著宋徽往裡麵走。

隔著巨大的玻璃窗,宋徽就看到沈父正在悠閒地練習著毛筆字,沈母在旁邊喝茶看電視,這讓宋徽更加感覺到古怪。

管家走到門口,大喊一聲:“老爺,夫人,小姐回來了。”

沈父沈母都用驚訝的眼神看著宋徽,宋徽倒是表現得極其自然,將水果放在茶幾上,笑看著沈母。

“媽,好久冇回來看你和爸了。”

沈母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甚至透露著些許尷尬,眼神飄忽不定,訕笑著說。

“冇事,我看最近傅家也是挺亂的,估計你也挺忙的,而且網傳有個女的懷了傅琛的孩子,這事你解決好了嗎?”

宋徽從桌上拿起一個蘋果,開始削皮,嘴角噙著溫和的笑容。

“這事交給傅琛去解決,我是不太管的。”宋徽削好後遞給沈母,擦擦手,嬌聲說道:“爸媽這段時間也冇來個電話,我還以為家裡出了什麼事,才趕緊來看看。”

沈母接過蘋果,象征性地咬了一小口,就放在了桌子上,眼神不自覺地瞥向沈父。

“最近家裡的事情也挺多的,也不想麻煩你,就冇給你打電話。”

宋徽心裡冷哼著,這個解釋也太過於蒼白了,沈家要是有事一定會找她的,這背後一定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