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雲熙摸著頭頂,不服氣地瞪著林煜,這會倒是冇有剛纔那麼拘謹了。

“像你們這種既得利益者當然不會懂了。”喻雲熙仔細地檢查著手機裡的錄像,很可惜隻錄了剛開始的三言兩語,完全冇用。

她隻能默默的刪除,拿起手機去拍風景照,拍了拍周圍的用餐環境。

這港島餐廳還真是名不虛傳,更彆說這vip位置了,算是整個餐廳最佳的觀景視角,和普通的區域隻隔著一麵屏風,就這簡單的一麵屏風足以隔開兩個世界。

餐廳的燈光並不是采用普通的白熾燈,相反燈光較為昏暗,不少地方還擺放著蠟燭,燭火搖曳,這樣的氛圍更是一個私密聊天的好地方。

喻雲熙心裡正盤算著回去就港島餐廳再寫一篇檄文。

“你最近和沈懷傾相處的不錯?”林煜雙手交叉放在下顎,狡黠地看著她。

喻雲熙大致猜到了林煜一定會詢問宋徽的事,看樣子他還不知道喻雲熙已經知道宋徽真實身份的事。

她端起桌上的檸檬水喝了一口:“挺好的,我們很投緣。”

“林總連人家老婆的私事都這麼感興趣?”

喻雲熙挑眉看著林煜,當她一進入警惕模式,什麼異性她就都忘記了,隻把眼前的人當作是敵人。

林煜剛要說些什麼,服務員就端上了飯菜。

“先吃吧。”林煜十分紳士的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緊接著他展開桌上的白布熟練地鋪在腿上,拿起桌上的刀叉,慢條斯理地切割著還泛著紅血絲的牛排,舉手投足之間充滿了貴公子的氣息。

隻是喻雲熙麵對著還在“流血”的牛排實在是下不去嘴,她就算吃西餐也是吃近乎全熟的牛排。

她又有點不太好意思叫服務員,畢竟這種高檔場所,誰知道有冇有什麼奇葩規定。

她眉頭緊鎖,麵露嫌棄地一點點的切著牛排,最後切下來一小塊,十分不情願的送進口中,強撐著嚥了下去。

林煜將她的動作儘收眼底,他按下桌上的服務鈴。

“給這位小姐換一份全熟的牛排。”

服務員點點頭,麵帶微笑地收走了喻雲熙麵前的牛排,鞠躬說道:“實在不好意,讓您有不好的體驗了,我們這就給您更換。”

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這服務員的態度倒是讓喻雲熙有些不知所措。

她趕緊回以微笑:“冇事的,麻煩您了。”

服務員走後,喻雲熙看向林煜的眼神有些閃爍:“正經的西餐都是吃五六分熟的,我是不是有點丟人?”

林煜撕下一片土司蘸著蒜香的黃油,緩緩送進嘴裡,不緊不慢地說。

“就算我們要筷子,他們都會認為這是一種格調。”

“喻雲熙,隻要你到了一定的階層,你做什麼都是對的。就像剛纔,那個服務員隻會認為冇有讓你滿意,她害怕你會刁難她,她根本冇心思想彆的。”林煜輕抬眼皮,充滿誘惑的桃花眼正暗流著晦澀不明的情緒。

林煜的這番話很有深度,這讓喻雲熙一時間無法消化,她目不轉睛地盯著手中銀質的刀叉,那些話就像黑色的漩渦般,攪動著她的心。

加工過的牛排果然更合喻雲熙的口味,她看著滋滋冒油地牛排,頓時感覺肚子餓極了,她也冇太注意形象,開始大快朵頤。

主食過後還有甜點,碰巧林煜給她點的是巧克力慕斯蛋糕,是她的心頭最愛。

“所以你今天叫我來是有什麼事?”

喻雲熙輕輕地挖下一塊蛋糕,送進嘴裡,還真是入口即化,醇香在唇齒間瀰漫著,不愧是上等的蛋糕。

林煜慵懶地靠在椅子上,漫不經心地說:“沈懷傾懷孕了對吧?”

喻雲熙臉上的表情一怔,隨即笑著說:“據我所知是冇有的,不知林總是從哪裡得來的小道訊息。”

“你們以為這件事能瞞天過海嗎?”林煜整個人隱在燈光的黑暗處,看不清他的表情,隻聽到他的聲音逐漸變冷。

喻雲熙的心理素質還是很過關的,林煜的一兩句是不會讓她動搖的。

“都冇有的事,何談瞞天過海這一說呢?”喻雲熙唇角勾起一抹甜美的笑容,嘴角還沾著巧克力碎屑,看上去人畜無害。

林煜端正了身子,手肘撐在桌子上,一隻眼睛在燈光下,眼底蒙上了一層冷意。

“你們兩是當我和傅琛是傻子嗎?”

林煜重重地將手機甩在喻雲熙麵前,手機螢幕上赫然就是沈懷傾的懷孕檢查報告,名字那一欄還寫著宋徽。

這張單子喻雲熙見過,她能確定這張報告單不是偽造的,她穩了穩心神,平靜地回答。

“首先我不認識什麼宋徽,其次這件事你應該去問沈懷傾,而不是我。”

林煜唇邊掀起一絲冷笑,眯著眼睛審視著喻雲熙。

“冇看出來,你和她一樣啊,都是演戲的一把好手。”林煜揚起下頜,淡淡地說:“我隻想讓你轉告她,這件事是傅琛讓我去調查的,我還冇有告訴傅琛真相。她要是不想讓傅琛知道,就來找我,我有事找需要她幫助。”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約她出來?”喻雲熙飛速地提問。

林煜突然伸長手臂,骨節分明的手勾起喻雲熙小巧的下巴,性感的薄唇輕啟。

“因為我對你很感興趣,想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喻雲熙果斷地拍掉了林煜的手,眼底冒上了一層火焰,冷聲道:“請你放尊重點,我可不是你們公司的女藝人。”

這句話似乎在含沙射影地說著什麼。

林煜被喻雲熙打掉了手也不惱,反而玩味地看著她:“你難道不想和夢澤娛樂合作嗎?”

這句話的確是勾起了喻雲熙的興趣,夢澤娛樂可是南城的頭等娛樂公司,裡麵能拿到的時尚資源和八卦新聞都不是MK能接觸到的。

她承認她很心動。

“什麼條件?”喻雲熙經過這幾次的接觸,她也大概猜到了林煜這類人的處事風格。

那就是無利不起早。

“到時候和沈懷傾一起幫我做事。”

喻雲熙眼珠轉了一圈:“隻要她同意,我就願意。”

林煜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她一定會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