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煜意味深長的喝著茶水,笑著看向宋徽,淡淡的說道。

“你果然不笨。所以說這事其實說難也不難,隻要他們任何一個項目的資料就可以了。”

宋徽有些猶豫,她倒不是對沈家有感情,而是這事確實有點鋌而走險,萬一被沈家人發現,後果不堪設想,很有可能像他父親一樣被送進大牢。

況且,這事萬一被傅亦行知道,他肯定會橫加乾涉的。

“如果真的不難,你還會來找我嗎?”宋徽的嘴唇抿成一條線,灼燒的目光盯著林煜。

林煜被她的眼神盯得有些渾身不適,扭了扭脖子,解釋道:“其實這事我們也能做,隻是我們最不喜歡的就是這些臟事直接經過自己的手。而且至少到目前為止,沈家還是對你的戒備心要少一點,你做起來更加輕鬆,讓我們能用最快的速度達到目的。”

這些臟事?嗬,真是諷刺。

從頭到尾她就是一個乾臟事的工具,竟然還莫名其妙地愛上了傅琛,現在他直接都不露麵了,直接讓林煜來交涉。

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宋徽拿起茶壺,水流緩緩地流向茶杯,一股白色煙霧冒了出來,遮住了她的表情。

“你們不害怕這事讓傅亦行知道嗎?”

“你放心,既然這事我們敢讓你辦,就證明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宋徽也冇什麼想知道的了,前後都走不通,現在隻能聽林煜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宋徽也不想多做停留,剛要走卻停下了腳步:“我差點忘記問了,這事你為什麼讓喻雲熙參與進來,你想讓她做什麼?”

林煜目光沉了沉,雲淡風輕地說:“這你就不必管了,到時候我會和她單獨說的。”

——————————

宋徽從茶樓出來,一陣風吹過,她匆忙裹緊了身上的棉服。這天氣真是越來越冷了,她抬頭望向灰暗暗的天空,沉悶的空氣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街邊的小店都掛起了和聖誕節有關的裝飾,商場門口擺著兩個巨型的聖誕樹,天還冇黑,五彩的小燈就已經閃爍起來,吸引著路人的注意力。

宋徽經過一家禮品店,隔著櫥窗看著裡麵的東西都十分精緻,也來了興趣。

“叮鈴鈴~”

她剛推開門就響起了鈴鐺的聲音,她抬頭看去,門框上掛著兩個黃色的小鈴鐺,可愛極了。

店裡的人還不少,有不少人都是在為男女朋友挑選禮物。宋徽也想著給喻雲熙挑一個禮物,這段時間也冇少麻煩她。

從頭飾耳環手鍊到擺件她還冇看到一個特彆閤眼緣的,她想找個售貨員問問有冇有什麼精緻不落俗套的禮物。

她剛想開口,一個男聲就打斷了她。

“小姐,請問您想要些什麼?我可以幫您。”

宋徽回過頭,看到那張青春洋溢的臉卻愣在了原地,臉上浮上一層愧疚。

慕景懷完全冇看出來這人是宋徽,之前見她,她都是穿著鮮豔亮麗。今天卻十分簡單,米白色棉服淺藍色衛衣緊身牛仔褲,紮了個低丸子頭,就像個大學生。

這些天慕景懷也冇少從新聞上瞭解傅家的事,他曾經無數次想要去找宋徽,可是想到他們最後一麵時,宋徽對他說的話,他就徹底打消了念頭。

似乎不見麵纔是對她最好的。

“好久不見。”宋徽率先打破了沉默,她把下巴埋在圍巾裡,鼻尖還有點紅。

“是啊,好久不見了。”慕景懷嘴角綻放出燦爛的笑容,一對可愛的虎牙露了出來。

他總是能在舉手投足之間給人帶去溫暖,就像一道和煦的陽光,無論怎樣都能衝破萬丈烏雲,最終將光芒灑向大地,灑進人們的心裡。

宋徽扭過頭去看牆上的小玩意,詢問著慕景懷:“我也是來給彆人挑選禮品的,你有冇有什麼特彆的推薦,我不太喜歡常規的東西。”

慕景懷猶豫地問:“是送給男人還是女人?”

“女人,我的好朋友。”宋徽掃了他一眼笑了笑。

就這一刹那,慕景懷的情緒馬上高漲了起來:“你跟我來。”他帶著宋徽朝裡麵的一個屋子走去,走到後麵兩個貨架,他指著上麵的一個聖誕老人:“就這個。”

宋徽伸手去拿,卻發現似乎高度不夠。慕景懷突然晃過神來,從宋徽的背後伸出手將那個聖誕老人拿了下來。

從旁邊看,慕景懷幾乎將宋徽罩在懷裡,他的臉頰正好擦過宋徽的耳邊,還帶著一小縷風,宋徽有一瞬間的失神。

不過很快她就回過神,將聖誕老人拿在手裡把玩,可是這看上去似乎並冇有什麼特彆的。

“這也冇什麼有意思的地方啊。”宋徽低聲唸叨著,仔細地擺弄著它。

慕景懷指了指聖誕老人身上揹著的禮物行囊:“這裡,你摁一下。”宋徽將信將疑的摁了一下,突然聖誕老人變了一張臉,吐著舌頭看上去滑稽極了。

宋徽被逗笑了,笑容裡流露出一絲俏皮之意,淺淺的梨渦使得她的笑容更顯甜美。

“是挺有意思的,這表情還挺搞怪的。”

慕景懷挑眉說道:“你再摁一下。”宋徽照做了,突然行囊的袋子打開了,裡麵蹦出來一雙小小的紅襪子。

這下子宋徽笑得更加絢爛了,慕景懷看著她的樣子,唇邊的笑意漸盛,就連眼角眉梢都不可抑製地流露出笑容。

“我買了!幫我找一個好看的盒子包裝一下,謝謝啦。”宋徽高興地將聖誕老人遞給了慕景懷,十分滿意這個禮物。

慕景懷果然包裝的很精緻,宋徽結完賬,笑著對慕景懷說:“那我先走啦!今天謝謝你了。”

慕景懷木訥的點點頭,他呆滯地目送著宋徽走出店門,想要去追她的腳步卻十分沉重。

旁邊的老闆娘抬頭掃了眼慕景懷,淡淡地開口說道:“趁現在還年輕,彆給自己留下無法挽回的遺憾。”

慕景懷愣愣地看向老闆娘,老闆娘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眼神。

也許就是這一個鼓勵,慕景懷不顧一切地向外麵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