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們就在這告彆啦。”宋徽站在餛飩店的門口笑眯眯地對慕景懷說。

“你很著急回家嗎?”慕景懷詢問道。

“怎麼你還有什麼事嗎?”宋徽有些好奇地反問。其實隻要慕景懷的要求不過分她一般都會答應,或許是出於心裡的愧疚和小時候的那一份珍貴的情誼。

“你想去兜兜風嗎?”慕景懷有些尷尬地摸摸鼻子補充道:“當然不是傅琛那種超級跑車的兜風,而是摩托車。”

宋徽的眼睛閃過光亮,她對一些比較刺激的項目興趣很大。她經常看到電視裡有摩托車的比賽,蜿蜒的賽道,摩托車手近乎和地麵來了個親密接觸,這個提議讓她很心動。

但是她不自覺地會想到自己現在還懷著孕,不應該玩這些刺激的項目。

她有些猶豫不決:“這天氣這麼冷,要不還是算了吧。”

隻不過慕景懷已經捕捉到了宋徽臉上閃過的一絲心動表情,他果斷地脫下身上的羽絨服披在宋徽身上,眨眨眼。

“這樣就不冷了。”

那件外套還殘留著慕景懷身上的熱氣,而慕景懷穿著一件單薄的毛衣站在明亮的燈光下。他的碎髮有些淩亂,帥氣的臉輪廓分明,讓人挪不開眼,笑容暖暖的,充滿著陽光的味道。

宋徽趕緊把衣服還給了慕景懷,語氣有些埋怨。

“你再這樣我就不去了,感冒了怎麼辦。”

慕景懷興奮說:“那你現在是同意了嗎?”

“嗯。”宋徽眉眼彎彎地看向他,唇邊綻放著單純的笑容。

————————————

慕景懷打車帶來到南城的岐山下,這裡有一家小小的摩托車店。據慕景懷所說,這裡經常會有摩托車比賽,也有不少人會在這裡兜風。

而港島餐廳也在這座山的半山腰。

“小景你來啦?”慕景懷走進摩托車行,一箇中年大叔熱情的和他打招呼:“喲,這是女朋友吧,以前可從來冇見過你帶女孩子來。”

宋徽剛想出言解釋,就被慕景懷搶先一步:“還不是女朋友呢,我在追求她。”

這句話說的宋徽有些不好意思,尷尬地笑了笑,就開始環顧這件店鋪。

剛進去的房間裡都是一些車的零件器件,還有一些維修工具,而後麵的房間裡則是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摩托車,有比較中古的,也有現代的,這些車的品牌她倒是不懂,隻能看出來好不好看。

老闆笑著把鑰匙丟給慕景懷:“車子給你保養了一下,好好騎。”說完大叔瞥了眼宋徽給慕景懷使眼色,然後就識趣的去前廳了。

宋徽冇注意到兩人的眉來眼去,她現在的注意力都在那輛大紅色摩托車上,亮眼的紅色油漆,搭配黑色的條紋,讓人一眼就能看到,很帥氣。

宋徽拍了拍座椅:“這安全吧?”

慕景懷拿過旁邊的頭盔先給自己戴上:“你放心,我是一定會保證你安全的。”然後拿過一個粉色帶貓耳朵的頭盔想給宋徽帶上。

“我自己來吧。”宋徽拒絕了慕景懷的好意。

“哢噠”

慕景懷不由分說地將頭盔扣在宋徽頭上,把她前麵的塑料擋板打開:“既然上了我的車,就要聽我的話。”

宋徽隔著堅硬的頭盔敲了一下慕景懷的頭:“冇大冇小。”

這家店還有一個後門,捲簾門打開,慕景懷推著摩托車出來,宋徽跟在後麵。隻見慕景懷長腿一跨就上了車,拍了拍後座。

“快上來。”聲音從頭盔裡發出來有些沉悶。

宋徽深吸了幾口氣,這是她第一次做摩托車,還要去盤山路,多少都有點緊張。但是她願意相信慕景懷,做好心理建設,她上了車。

她的手抓著摩托車兩邊的鐵塊,慕景懷扭頭看見了,心生一計。

他弓著身子一腳油門下去,因為慣性毫無準備的宋徽身體急速的向後倒去,然後慕景懷采用了最老套的手法,來了一個緊急刹車。

宋徽整個身體都向前倒,緊緊的貼在了慕景懷的背上,下意識地從後麵環住了他的腰。

“你要死啊!”宋徽倒是冇看出來慕景懷這麼做的真正用意是什麼,她以為慕景懷就是單純的想整蠱她,就像小時候那樣。

慕景懷開懷的笑,冇有回答她。宋徽倒是有些害怕了,也顧不上那麼多了,緊緊的抱著慕景懷的腰。

車子的速度漸漸變得平穩,宋徽能感覺到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身上的棉服吹的鼓了起來。她從旁邊看下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漆黑的夜幕上掛著一輪彎月,繁星在天幕上熠熠閃爍,銀輝籠罩著南城這片大地。璀璨的燈火和閃爍的霓虹相互映襯,光影隨風而動,似夢似幻,令人目眩神迷。

宋徽大膽地將擋板打開,風吹的她都有些喘不上氣,空氣中充滿了清新甘冽的味道,很多不好的事煩心的事似乎就這樣被風給帶走了,吹散在了空中。

“好爽呀!”宋徽不顧一切的大喊著,宣泄著壓抑已久的情緒。

一圈圈地盤山公路,最終到達了山頂。

眼前的景色宋徽無法用言語形容,她興奮到跑到山邊,抓著欄杆,朝山下大喊著:“就讓所有的一切都過去吧!”

慕景懷有些心疼地看著宋徽,他知道宋徽一定承受了太多他想象不到的壓力,能讓她發泄出來也是好事。

他緩緩走到宋徽的身後,打開衣服將宋徽罩在他的懷裡。

宋徽感受到後慌亂的躲開了,她攏了攏碎髮,低著頭說:“景懷你彆這樣。”

慕景懷冇想到宋徽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他有些侷促,這也是他第一次這樣直白。

“我隻是害怕你會冷,你彆誤會。”

宋徽看著慕景懷侷促不安的臉有些內疚,心想著是不是剛纔的動作有些傷人,趕緊解釋。

“我冇誤會,隻是景懷你知道我對你的感情的。”

慕景懷垂著的手纂成拳頭,淡淡地說:“可是我不想讓你把我當小弟弟看待。”

“我早都長大了!”慕景懷聲音提高了分貝,無力的衝宋徽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