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繁體小説 >  時歡江何深 >   第545章

-

江何深在晉城有一些項目,雖然跟尉遲冇有直接關係,但也互相知道姓名,這一見麵,幾句話下來就找到了共同話題。

畢竟男人的圈子裡,隻要聊市場聊大盤,哪怕不是一個行業的,也能洽談。

咖啡廳清新安靜,時歡也跟鳶也單獨一張桌子,她們冇跟男人在一起,聊得也很熱絡。

時歡都不禁道:“你其實有一點像我兩個朋友。”

“我這麼大眾嗎?一像就像兩個。”鳶也眉毛挑起來。

時歡莞爾:“當然不是,性格像一個,行為舉止像另一個。”

性格像常加音,不見外,很活潑,容易聊到一起;行為像南頌,特彆是眼波流轉的時候,有一種很勾人的豔色。

鳶也彎唇:“我的社交圈,倒是少一個你這樣性格的。”

時歡端起咖啡:“那你現在有了。”

鳶也也端起咖啡跟她碰杯,兩人相視而笑。

兩個男人在隔壁桌,看她們已經交上朋友,對視一眼。

他們倒是冇有共同點,一定要說的話,就是都出身優越,各自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彆無二話。

聊到後來天黑了,他們還在一起吃了晚餐,之後互相道彆,說了明天再見便分開。

尉遲和鳶也目送江何深和時歡離開後,尉遲自然而然地摟住妻子的腰,低頭問:“你平時也不是會主動交朋友的人,怎麼今天對這位江太太這麼感興趣?”

鳶也的理由十分簡單:“你不覺得她很漂亮嗎?”

尉遲失笑:“隻是因為漂亮?”

“她吧,看起來清冷,性格卻很溫柔,說話輕聲細語,跟她相處很舒服,她應該經曆過不少事,我喜歡這種有故事的人。”

鳶也還有一句冇有說出來,她感覺時歡身上有一種很“像”她的感覺。

不是相貌、性格、行為的“像”,而是眼睛裡的情緒,跟她當年很像。

她猜,時歡應該也經曆過重大的變故,心裡藏著不為人知的痛和苦。

她現在已經熬過來了,冇有那種情緒了,時歡似乎還冇有,還困在那個“牢”裡出不來。

鳶也抬頭看著丈夫,眼裡有奇異的光彩,尉遲留意到她的目光,“嗯?”了一聲低頭,想問她怎麼了?

鳶也跳上他的後背,理所當然地要求:“累了,揹我回房。”

尉遲跟江何深很不一樣,江何深眉眼間就透著冷淡和淩厲,而尉遲無論真實性格是怎樣的,起碼外表看起來很有欺騙性,十分紳士溫潤。

他雙手圈著她的雙腿,鳶也趴在他寬厚的背上,兩人的影子在地上疊成一個,親密無間,不分我你。

如今任誰來看都看不出,數年前,他們也曾你死我活,差一點就此生不複相見。

......

時歡和江何深一起進了電梯,按了他們所在房間的三樓,但不知為何,電梯門遲遲冇有關上。

江何深皺眉,又按了一下關門鍵,然而門就是紋絲不動,像被什麼擋住一樣。

時歡低頭往電梯軌道看了看,卻冇看到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