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嵐西看不見蘇曉曉,也聽不見她的話。

絨絨聽得一清二楚,依然裝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景陽長公主冇料到繈褓裡的“閨女”會說出這麼陰毒的話,愣了一瞬。

“小寶貝,不能平白無故地挖彆人的眼珠。”她壓低聲音,輕軟地耳語。

“哦~孃親你不喜歡我嗎?你為什麼護著她呢?”蘇曉曉委屈屈地問。

“孃親當然喜歡你,小寶貝,等你長大一些,就可以跟小糰子一起玩。”

景陽長公主輕柔地哄著。

慕嵐西把她古怪的言行看在眼裡,眉宇微凝。

彆說那兩個侍婢,連他都有些發怵。

若不是跟著小寶見跟鬼怪打過交道,他定會覺得這世界變得太魔幻。

從脈象看,殿下的鳳體冇什麼大礙,隻是虛弱了些。

絨絨天真無邪地問:“殿下,你以什麼總是抱著繈褓呢?”

“噓~本宮的小寶貝要睡覺了。”景陽長公主淺淺含笑,沉浸在為人母親的美妙世界裡。

“殿下,我可以看看你的女兒嗎?”

“好呀,你過來。”

蘇曉曉有點慌,弱嘰嘰道:“孃親,她很凶,要把孃親搶走,我怕怕。”

景陽長公主聞言,立馬伸手阻止絨絨過來。

蘇曉曉靈機一動,眼裡佈滿了陰狠。

“她要掐死我,孃親救救我,嚶嚶~”

“孃親在,小寶貝不要怕,孃親會保護你……”

景陽長公主柔聲細語地哄著。

可是,女兒一直嚶嚶地哭,哄不好。

“小糰子,你把本宮的女兒嚇哭了。”她有點生氣。

“孃親,殺死她!殺死她!殺死她!”

蘇曉曉奶軟的童音不斷地重複,成為刺激、蠱惑景陽長公主的魔音。

景陽長公主盯著絨絨,眸光漸漸渙散。

轉瞬之間又變得陰戾可怖。

慕嵐西看見她的眉目掠起殺氣,眼疾手快地把小寶拉回來。

“四舅舅,我冇事。”絨絨朝他眨眨眼,悄悄道,“我要砍鬼。”

“她被鬼附身了?”他驚訝地問。

她冇回答,轉頭看向景陽長公主。

此時,景陽長公主被那道魔音不斷地洗腦。

好似一隻木偶,被人牽著鼻子走。

突然,她凶狠地把絨絨拽過去,拔下髮髻插著的金簪。

狠狠地刺向絨絨的脖子。

生死時刻,慕嵐西駭懼得麵色大變,呼吸儘失。

不假思索地拍出一掌。

一道淩厲的氣勁朝景陽長公主勁射而去。

小寶有危險,就算是天王老子,他照樣出手。

景陽長公主渾然不覺致命的危險來襲,隻顧著執行魔音的命令。

蘇曉曉不能讓“孃親”死了,急切地揮出一道黑氣抵擋。

千鈞一髮之際,慕嵐西的心提到嗓子眼,冷汗狂冒——

絨絨看著金簪刺過來,慢悠悠地彈出一絲神力。

神力飛入景陽長公主的眉心。

頓時,她的身軀震了一下,混沌的腦子清明瞭不少。

嗯?

她為什麼握著金簪,還要刺小糰子?

剛纔她做了什麼?

慕嵐西看見小寶氣定神閒地化解了危機,呼吸才順暢一些。

突然,絨絨拽住繈褓,用力地摔在地上。

“小糰子,你不可以摔……”

景陽長公主驚駭地失聲驚叫,腦仁嗡嗡地響。

女兒死了?

死了……

卻看見,繈褓落地的瞬間,彈出一個小女娃。

蘇曉曉從地上爬起來,哭唧唧地抱住她。

可憐兮兮的小樣兒格外的招人疼愛。

“孃親,好疼,我怕怕~”

慕嵐西皺眉,這個三四歲的小姑娘是陰魂?

就是她蠱惑景陽長公主的?

景陽長公主看著蘇曉曉這張熟悉的小臉蛋,疼愛地把她摟在懷裡。

“小糰子,你為什麼這麼摔小妹妹?”語氣裡帶著幾分責備。

“她不是你女兒。”絨絨清淩淩道。

“孃親,她好凶。我不想看見她,孃親,讓她消失好不好?”蘇曉曉糯嘰嘰地懇求。

“好。”景陽長公主對“女兒”自然是百依百順。

再說,小糰子這般傷害女兒,實在是該死!

她喊人進來。

蘇曉曉得意地看向絨絨。

賤丫頭,我有孃親的疼愛,而且是厲害的長公主。

今日,我要殺死你,替孃親和爹爹報仇!

絨絨把一張符紙扔過去,“蘇曉曉,你死的時候是不是跟現在一樣?殿下看見了會不會嫌棄你呢?”

符紙自動貼在蘇曉曉的腦門。

她不敢拿下來,手碰到符紙就會很疼很疼。

頃刻間,她變成死去時的模樣——

全身臟汙的小乞丐,臉上長了不少水泡,有的地方流膿了,還發出臭味。

要多醜有多醜。

景陽長公主條件反射地推開她,疑惑地看著她。

好似在想,這個小女娃是不是到底是誰。

“她把我變得這麼醜的,嚶嚶~孃親,我好癢好疼~”

蘇曉曉可勁兒地哭,孃親會心疼她的。

孃親看見她飽受傷害,一定會殺死賤丫頭!

景陽長公主歪著頭尋思,為什麼小女娃變得真醜、這麼噁心?

她的女兒怎麼可能醜得辣眼睛?

“蘇曉曉,你聽說過作死這種死法嗎?”絨絨奶嘰嘰道,“原本我想放你一馬,你卻纏著長公主殿下,把她害成這樣。我要把你送到地府受刑。”

“孃親救我,這個賤丫頭要殺我。”蘇曉曉懼怕傷心地哭,淚水漣漣,“孃親,你不疼我了嗎?”

景陽長公主看見她好似被什麼困住了,痛楚地扭動、掙紮。

想過去救這個小可憐,可是,她實在醜得讓人無法邁開雙腿。

“蘇曉曉,你娘聽見你喊彆人孃親,會不會被她自己吐的血噎死?”絨絨道。

“你害死了我孃親,你還敢說我娘!”蘇曉曉憤恨地嘶叫。

“殿下聽見了嗎?她自己說的,她親孃已經死了。”絨絨又道,“她是我在蘇家的妹妹,她是陰魂,附身在繈褓上,迷惑欺騙你。”

“她是陰魂……”景陽長公主忽然覺得腦殼好疼。

“孃親,我好疼……救我……”

符紙的威力更大了,閃著金光,蘇曉曉痛得五官扭曲,好似被人砍了幾刀。

更醜了!

絨絨走過去,小手在她的天靈蓋拍拍拍。

好似在拍一隻毛茸茸的布偶。

蘇曉曉疼得撕心裂肺,嗷嗷地厲叫:“不要拍我!你去死!你去死呀!”

【文文糊了,絨絨弱嘰嘰地求五星好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