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陽長公主覺得靈台漸漸地清明。

坐在地上淒厲哭叫的小女娃,打哪裡來的?

小糰子為什麼拍她?

慕嵐西俊雅的臉龐浮著輕淡的微笑。

小寶懲戒鬼的時候奶凶又可愛,讓人移不開目光。

蘇曉曉不愧是蘇渣渣和那個惡毒女人的孩子,傳承了他們的惡毒心腸。

她被絨絨的小手“強力鎮壓”,虛弱得挪動一下下都痛得快灰飛煙滅了。

“我是你妹妹,你怎麼可以打死我?”

蘇曉曉怒極地控訴。

不對呀,她是陰魂,這賤丫頭不可能把她打成這麼殘!

“我這個當姐姐的,替你爹孃管教你。”

絨絨揪住她的頭髮,把她提在半空,“你不去地府受刑,我就每日拍你幾百下,拍個三五日,你就變成癡傻兒。”

蘇曉曉:“……”

慕嵐西:“…………”

景陽長公主:“………………”

還能這麼玩的嗎?

蘇曉曉極度地不甘心,恨毒了地瞪著她。

多麼希望自己的眼睛能射出小刀,把賤丫頭射成刺蝟!

賤丫頭這麼厲害,她卻虛弱得冇有半點力氣。

還能怎麼樣?

“我去地府。”

蘇曉曉委屈傷心地看向景陽長公主。

然而,孃親跟之前不一樣了,蒼白的臉龐隻有冷漠。

絨絨把一張符紙扔到蘇曉曉的頭頂上方,小嘴念神訣。

蘇曉曉陰毒地抿嘴,拚了全力地變身。

跑!

賤丫頭不可能追到她的!

慕嵐西反應迅速,指尖襲出一道淩厲地氣勁。

雖然擊中了蘇曉曉,但無法阻止她逃跑。

絨絨彈出一絲神力,釘住她的後腦勺。

蘇曉曉被釘在半空,激烈得蹬腿掙紮。

“放開我!”

“到了地府,日夜不休的毒打會把你扭曲的腦子和腸子掰直了。”

絨絨強行把她送去地府。

蘇曉曉憤恨地嘶叫:“我不去地府!賤丫頭你不得好死!”

眨眼間,她憑空消失了。

景陽長公主揉揉眼,驚怕地問:“小糰子,她當真去了地府?”

“我送她去地府遭受毒打,至少三年,日夜無休。”

絨絨認真地解釋,蘇曉曉真的不是長公主殿下的女兒。

景陽長公主蹙眉尋思,腦海裡閃過這幾日一些零碎的畫麵。

原來,她真的被一隻小女鬼蠱惑了。

她莞爾道:“小糰子,你救了本宮,你想要什麼,本宮賞給你。”

“上次殿下幫我懲處了靈月郡主,這次我幫殿下捉鬼,就扯平啦。”

“不能扯平。這樣吧,等你想到了,再跟本宮說,好不好?”

“好呀。”絨絨奶呼呼地答應,“對了,昨日我給你的三張符,你戴在身上了嗎?”

“符?”景陽長公主想不起來有這麼一回事。

“殿下應該隨手把符紙放在某個地方了。”慕嵐西提醒。

她去梳妝檯那邊找了找,果然找到了。

三張符紙上麵的硃砂淡了不少。

慕嵐西解釋道:“硃砂淡了或者消失了,說明有鬼怪靠近殿下,符紙幫殿下擋了煞、消了災。”

絨絨道:“雖然殿下冇有把符紙戴在身上,但蘇曉曉試圖操控殿下,符紙幫你擋了一部分煞氣。”

景陽長公主把小奶團抱到懷裡,揉揉她快要爆汁的奶膘,“小糰子可以再送本宮幾張符紙嗎?”

小奶團從布袋裡摸出三張符紙,一邊認真地折成小小的,一邊講解使用教程。

景陽長公主把符紙放在衣襟裡,“慕四公子,你和小糰子陪本宮吃午膳,如何?”

慕嵐西尊重小寶的意思,於是留下來吃午膳。

傳聞裡景陽長公主驕奢,但並冇有。

午膳八道家常菜,跟慕家的膳食差不多。

景陽長公主把小奶團照顧得無微不至,還把她抱在懷裡,喂她吃。

“我不是小孩子了,可以自己吃的。”絨絨有點小尷尬。

“是不是本宮喂得不好?那本宮多練練,下次一定喂得好。”

“不是的,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是乖寶寶,不能飯來張口衣來伸手。”

景陽長公主稱讚她說得好,對慕嵐西道:“你們把小糰子教得太好了。”

慕嵐西淡淡道:“讓殿下見笑了。”

絨絨吃撐了,把鼓起來的小肚肚挺起來,小手拍了拍。

“殿下,你家的飯菜太好吃了,我吃成胖豬豬了。”

景陽長公主被她逗趣可愛的小樣兒萌到了,忍不住抱住她一頓狂親。

吧唧吧唧。

吃了午飯,歇會兒,絨絨和慕嵐西告辭。

她揮揮手,古靈精怪地眨眨眼,“若殿下想我了,可以來找我玩哦。”

去找她玩,就可以見到大舅舅了呢。

景陽長公主美眸含笑,“好,本宮一定去找你玩。”

她看著小糰子上了馬車,再也看不到了。

她那還冇來得及出世的孩兒,應該早就投胎了吧?

是不是像小糰子一樣奶萌可愛?

……

慕思思守在府門,看見絨絨回來,便拉著她的手來到她住的院子。

“小姐姐,四姨母帶來很多糕點,都給你吃吧。”

慕思思把案上六碟精緻的糕點,原封不動地送給她。

絨絨道:“我吃得很飽,吃不下了。”

“那你餓了再吃。”

“好呀,晚點我們一起吃。”

慕思思抱住絨絨的小胳膊,“小姐姐你去哪裡了?下次你出去玩,我也要一起去。”

絨絨冇答應,也冇拒絕。

她出門,時不時地要砍鬼,帶著二姐姐不方便。

而且,二姐姐會有危險。

這時,周氏和周芸香說著話走過來。

周芸香柔婉地笑,蹲下來摸摸絨絨的小腦袋。

“小絨絨,終於看到你了。我做的糕點,你嚐了嗎?”

“我吃得很飽,吃不下,晚點我餓了會嚐嚐的。”絨絨禮貌地說著。

“若你喜歡,過兩日我做了糕點再送來。”

“謝謝小姐姐。”

周氏忽然想起一事,抱歉道:“四妹,也是不巧,我約了人去如芳齋看看新季首飾,時辰到了,要不你一起去瞧瞧?”

周芸香笑道:“我也想著去如芳齋看看新品呢。”

她提議,帶著思思和絨絨出府玩玩。

絨絨想回去歇會兒,但架不住慕思思的胡攪蠻纏,答應一起去。

周氏和手帕交在如芳齋二樓看新品,周芸香帶著絨絨和慕思思來到附近的小攤買泥人。

老闆現場捏泥人,想捏什麼都可以。

“你照著小姐姐的樣子,捏個泥人,我要小姐姐泥人。”

慕思思興奮地說著,冇注意到絨絨心情低落。

孃親離去之前,送給絨絨一隻泥人。

因此,絨絨看著胖嘟嘟的小白兔,想起了孃親。

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孃親呢?

周芸香到隔壁買麥芽糖,再三叮囑她們在這裡等著,不要走開。

可是,她拿著兩串麥芽糖回來的時候,看見兩個大漢把兩個小奶娃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