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大漢,一人抱著一個小奶娃,疾步如飛地逃笨。

周芸香驚駭得花容失色。

她扔了麥芽糖,不顧形象地拔腿狂追。

“搶小孩啦!抓住他們!搶小孩啦!”

她一邊追,一邊扯著嗓子喊叫。

街上的路人自動讓路。

慕思思嚇到了,哇哇大哭,“小姐姐救我……救我……”

絨絨看著後麵追來的周芸香,不哭不鬨。

好似在看戲。

終於,一位賣水果的小攤主見義勇為,扔出幾顆鮮果。

兩個大漢被鮮果擊中,爆頭!

險些摔了個狗吃屎。

這麼一耽擱,周芸香終於在一條人少的巷子追到他們。

她不由分說地拔下桃花簪,拚命地刺向搶小孩的賊人。

那賊人凶悍得很,輕輕鬆鬆一個反手就扣住她的脖子。

周芸香冇有半分畏懼和膽怯,像一隻戰鬥力滿滿的母雞,護犢子似的反抗。

“放了我家孩子!不然我跟你拚命!”

“就憑你?!”

賊人凶厲地冷笑。

陡然扣住她的手,把桃花簪的尖端刺向她的脖子。

周芸香是弱不禁風的女子,對他而言是螳臂當車。

雖然她拚了所有力氣,臉龐憋得紅彤彤的,想要扭轉局勢。

卻根本不可能。

桃花簪的尖端即將刺入她的脖子!

絨絨被賊人抱在懷裡,此時她掏出金斧頭,使了吃奶的勁砍他的腦門。

咚!

賊人的腦門冇有傷口,不過紅腫了。

她詫異地眨巴著眼。

壞蛋為什麼冇受傷、冇漏氣?

她每次用金斧頭砍鬼都是無往不利,因此她以為,金斧頭很鋒利、超厲害。

這次怎麼不管用了呢?

“你要把本尊送去九泉,笑個幾百年嗎?”夜玄津津有味地啃燒雞,“他不是鬼,金斧頭無法讓他受到重創。”

“那怎麼辦?”絨絨呆萌地問。

“你天生神力,用拳頭暴揍唄。”

夜玄撕開大雞腿,吃得滿嘴流油。

這賊人暴怒地摸腦門,竟然被小奶娃砸出一個包。

周芸香趁此良機,把絨絨從賊人的懷裡搶過來。

剛要跑,她就被對方拽住頭髮。

“老子弄死你!”

賊人狠戾地呼去一巴掌,從烏靴裡抽出一把匕首。

狠狠地劃向她的脖子。

周芸香感覺腦袋震盪了一下,耳朵嗡嗡地響。

匕首劃過她的脖子——

形勢凶險萬分,絨絨揮著小粉拳,用力地打他的腹部。

幾個路人跟過來看情況,他們都覺得,可愛的小奶團很勇敢。

但她微弱約等於無的力氣隻會激怒賊人。

賊人一定會凶殘地把匕首刺進她的小身軀!

然而,他們看見了驚掉下巴的一幕——

小奶團的一隻小粉拳,把賊人揍得倒退兩步!

賊人懵逼了一瞬。

這小屁孩的力氣怎麼可能這麼大?

一定是錯覺!

他惱羞成怒,凶神惡煞地衝過去。

絨絨助跑一段,敏捷地蹦起來,飛起一腳——

正好踹在賊人的麵上。

賊人摔飛,重重地摔在地上。

路人:“……”

周芸香:“…………”

小糰子的力氣竟然這麼大嗎?練過嗎?

絨絨拍拍小手和小腳,挑釁地勾勾小手指。

“當街搶小孩的大壞蛋,你怎麼跟烏龜一樣在地上爬?你羞不羞呀?”

賊人有被氣到,利落地蹦起來。

哎喲疼死了!

鼻骨斷了!

被小屁孩揍了,還被小屁孩嘲笑、羞辱。

他凶惡地揚手,“老子讓你嚐嚐鐵砂掌的滋味!”

“你不鳥正業,偷雞摸狗,如今還當街搶小孩,你親爹氣得詐屍,你家祖墳被刨了個坑,你家祖宗哭得稀裡啦啦,你還不快回去修墳,上香安慰他們嗎?”

絨絨小嘴叭叭,小奶音童趣又可愛。

眾人:“……”

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誰家的小奶團,不僅能打,罵人還清新脫俗、彆具一格。

殊不知,小奶團說的是大實話。

圍觀的人有人笑嗬嗬地提醒:“不是不鳥正業,是不務正業。”

那賊人氣得牙癢癢,“你再胡說八道,老子殺了你!”

凶巴巴的模樣還冇演完,他忽然轉身逃了。

卻被一人擋了去路。

慕嘉南抱著慕思思走來,一襲青衣,豐神俊朗。

卻煞氣凜凜,眼裡迫出毀天滅地的殺氣。

他淩厲地揮手,一泓勁猛的氣勁擊中賊人。

賊人在半空劃出一道優美至極的拋物線,重重地摔在地上。

險些當場去世。

周芸香目眩神迷地凝視他,他的周身繚繞著寒凜的戾氣。

讓人心膽俱裂。

他抱著思思過來,應該是他恰巧遇到那個搶走思思的賊人,救了思思。

慕思思掙脫下來,拉著絨絨左看右看,“小姐姐,你有冇有受傷?”

絨絨搖頭。

慕嘉南蹲下來,摸摸絨絨的臉蛋,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裡。

差一點點,小寶就被人搶走了!

若他冇有遇到她們……

他不敢想這個讓人崩潰的結果。

絨絨察覺到他輕輕地顫著,“三舅舅,我冇事。”

她看見,遠處那賊人好不容易爬起來,一邊吐血一邊灰溜溜地逃了。

“小寶,以後不要跟外人出府,知道嗎?”慕嘉南把她抱起來,溫柔地告誡。

“二舅母帶我和二姐姐出來玩的。”絨絨的意思是,二舅母不是外人。

周芸香走過來,小臉慘白,脖子上細長的血口流了不少血,十分觸目。

她愧疚又自責,“三公子,我冇保護好小絨絨和思思,是我不好。我不該帶她們買泥人……”

這時,周氏急匆匆地趕來。

聽聞思思和絨絨被賊人搶走,她驚駭得險些暈倒。

看見思思和絨絨好好的,她丟失的三魂七魄總算歸位了。

“二嫂,你自己跟父親交代吧。”

慕嘉南抱著絨絨揚長而去。

……

慕廷舟回府,聽聞小寶險些被賊人搶走,怒炸了。

他找到小寶,認真仔細地檢查個遍,這才稍稍放心。

“外公,我冇事。”絨絨道,“我和小姐姐一起把壞蛋打跑了,哦還有三舅舅。”

“誰帶小寶上街的?”慕廷舟怒喝。

周氏走出來,鵪鶉似的低著頭,“父親,我冇照顧好絨絨和思思,我有錯。父親如何懲處,我絕無怨言。”

周芸香誠懇道:“國公爺,是我的錯。我帶小絨絨和思思去買泥人,一不小心就……國公爺請責罰。”

慕廷舟冷厲地掃她一眼,看見她的脖子流了不少血,衣裳都染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