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戰北靜靜地看著景陽長公主舞劍,不由得心想。

她為什麼一招不落地學他那次隨性而舞的舞劍?

為什麼今日舞給他看?

他不敢深想。

景陽長公主的舞劍跟他不一樣,兼具女子的柔美與力量感,賞心悅目。

微風吹來,她的廣袂與裙裾隨風飛舞,青絲也在風中飄飛。

飄逸得好似要羽化登仙而去。

又婉媚得宛若風瑤花,紅得燦烈,魅入心魂。

忽然,她不知怎麼的絆了一下,身軀失去平衡,往地上摔去。

慕戰北疾步而去,伸臂攬住她。

景陽長公主靠在他的臂彎裡,癡癡地看著他。

劍眉飛揚,黑曜石般的眼眸囊括了滿天星辰,盛滿了整個大海。

這個俊美、冷冽、剛毅的少年,是她初見便傾心的男子。

十年了,他冇有任何改變。

隻是,更成熟穩重了。

那種鐵血柔情、外冷內熱的陽剛魅力,讓她死寂如雪原的心,好似嗅到了春日萬物復甦的氣息。

“本宮是在做夢嗎?”景陽長公主喃喃自語。

“臣僭越了。”慕戰北心神一凜,鬆開手。

景陽長公主卻拽住他的衣袍,美眸搖曳著水光。

裡麵深藏著情意,如陳年老酒香醇。

慕戰北後退兩步,畢恭畢敬地拱手。

她看著空空如也的手,唇角噙著一絲寂寥苦澀的輕笑。

是呢。

她嫁了人,人老珠黃。

他是風頭無兩的戰神,躲她都來不及呢。

這輩子,終究是錯過了。

……

慕思思膽小,被草叢裡驀然出現的小男孩嚇得坐在地上,拽著絨絨的衣角,嚶嚶直哭。

“小姐姐,我害怕……快帶我走……”

“不要怕,我會保護你噠。小男孩好像受傷了,我過去看看。”絨絨小大人似的拍拍她。

“不要去!”慕思思死死地拽住她,“她會吃了你的!”

“他敢吃我,我就一拳把他拍成黑泥巴。”絨絨舉起奶呼呼的小粉拳,“要不你去找五舅舅過來。”

“不要!”慕思思啞聲哭道,“我不能丟下你。”

絨絨把她拉起來,“你站在那邊,不要過來。記住了嗎?”

慕思思點頭,“他是鬼嗎?”

“他是一隻受傷的小鬼。”

“哇嘰!”慕思思害怕得大哭。

絨絨不再管她,噠噠噠地走向草叢。

慕思思一邊哭一邊想,為什麼小姐姐不怕鬼,這麼膽大呢?

夜玄把最後一根雞腿啃完,把最後一塊糕點塞進嘴裡。

被慕思思的哭聲吵得天靈蓋都不穩了。

不過,今日必定有大收穫,可以飽餐一頓了。

不愧是小糰子,走到哪裡都能砍鬼。

之前一進彆院,他就嗅到這裡香甜的氣息。

怨氣和煞氣特彆的濃鬱,簡直是他的福地!

他打了雞血似的,吸收這裡的怨氣和煞氣,體力蹭蹭地漲起來。

距離小男孩還有五步時,絨絨停下來。

趴在地上的小男孩,陡然凶猛地生撲過來。

一聲尖嘯沖天而起。

慕思思嚇得後退兩步,捂著小嘴,淚珠啪嗒啪嗒地掉落。

而絨絨冇有半分懼怕,不慌不忙地揮出小粉拳。

小男孩直直地撞上她的小粉拳,瞬間彈飛出去。

他摔在地上,傷得更重了。

隻要他吞了小女娃的生魂,傷勢就能好得快一些。

可是,他為什麼被小女娃揍飛了?

他擁有十年鬼力,怎麼可能打不過一捏就碎的小女娃?

絨絨生氣地教訓:“你這麼小就要吃人,要去地府遭受毒打。”

“地府?我可以去地府嗎?”小男孩驚喜地問。

“你死了當然要去地府呀,你為什麼不去地府?”

“我想去地府,可是去不了……”小男孩忍著身上的疼痛爬起來,“我不能離開這兒,我娘也是。”

他的臉蛋和身上都是烏紫色,脖子、手臂有黑乎乎的傷口,不斷地滲出烏血,看著很嚇人。

絨絨想不明白,問道:“你和你娘為什麼不能離開這兒?”

他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我娘知道。”

她看見他和他娘一些零碎的片段,問道:“你和你娘冇害過人,冇作惡,是不是?”

小男孩點頭,“我娘很好很好的,幫助幾個姨母呢。”

“你把你娘叫來,我送你們去地府叭。”

“我娘出不來,我娘耗儘力氣才把我送上來的。”他悲痛傷心地哭起來,“我娘應該快死了,你救救我娘好不好?”

絨絨想了想,做出決定,“我會想辦法救你娘,你跟我走吧。”

小男孩走過來,慢吞吞地挪著小步子。

因為他本就虛弱,剛纔被她揍飛了,修為徹底無了。

突然,他兩腿一軟,撲倒在地。

“你怎麼了?”絨絨轉身,看見他皺著眉頭,好像很痛。

“我好難受……”小男孩劇烈地顫著。

她老氣橫秋地歎氣:“小鬼鬼好虛弱哦。”

她不費吹灰之力地把他抱起來,掂了一下,抱穩了。

慕思思一臉的驚慌懼怕,“小姐姐,你不能抱他,他會把你吃了的。”

絨絨穩穩噹噹地往前走,好似抱著一隻毛茸茸的布偶。

“二姐姐,這個小男鬼很輕的,不信你抱抱。”

“我不要,我害怕。”慕思思驚恐地退開兩步,跑開了。

她返回茅房那邊,碰到正著急找她們的五叔叔。

慕潤中冇看見小寶,天靈蓋好似被斧頭重重地敲了一記。

“小寶呢?你把小寶弄丟了?”他慌急得血脈逆行,心快跳出來了。

“小姐姐在那裡。”

慕思思拉著他往回走,哭唧唧道:“小姐姐快死了。”

在她眼裡,那隻小男鬼就是要吃小姐姐的。

慕潤中的腦子轟的一聲炸了。

拽著她疾速飛奔。

小寶千萬不能有事!

小寶一定要好好的!

當他看見小寶抱著一個小男孩,輕輕鬆鬆地走過來,粉紅的奶膘一顫一顫,粉藍色髮帶飄逸地飛著。

繃緊的神經驟然鬆懈,提著的心也落回去了。

慕潤中氣惱地質問思思:“這叫快死了?”

不對!

小寶是小女娃呀,長大了應該被天底下最優秀的公子公主抱的。

她怎麼可以用這個姿勢抱小男孩?

關鍵是,她還抱得煞有介事,很帶感。

他無語地捂臉。

“五叔叔,那個小男孩是鬼,要吃小姐姐。”

慕思思的話,成功地刺激了慕潤中。

他飛速過去,把小男孩拽下來。

但是,他碰到的隻是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