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玄解釋,五陰七煞陣主要用於鎮壓陰魂和鬼。

被此陣鎮壓的陰魂和鬼,永生永世休想逃脫。

除非,此陣被破,或是有鬆動。

“花壇的花開得那麼豔,是因為,幾隻陰魂的怨氣和煞氣滋養了花。”

“這麼說,花壇下麵鎮壓了幾隻陰魂?”慕戰北看向嘚瑟的小紙人,真是越看越不順眼。

“小糰子,本尊教你破陣。”夜玄用迷你小胳膊叉著肥腰,擺出一副“老子要大顯神威”的狂妄模樣。

“小胖墩你示範一遍叭。”絨絨還冇見過他的本事呢。

“叫師尊!”他氣哼哼地強調,小胖墩這三個字特麼的刺耳。

“不許凶小寶!”慕戰北眸色一寒。

一股鐵血冷酷的威壓迫出,讓人心膽俱裂。

但夜玄不是尋常人。

在他眼裡,慕戰北的氣場、威壓根本不值一提。

“就你這芝麻綠豆大的將軍,也敢在本尊麵前叫囂?”

夜玄甩去一記狂妄輕蔑的小眼神。

慕戰北的眉宇沉了沉,浮現幾分戾氣。

絨絨氣鼓鼓道:“小胖墩,你再凶大叔叔,我拍你哦。”

夜玄:“……”

“本尊是你師尊,你打師尊是大逆不道!”

他氣得腦殼癢。

他狂霸拽的氣場,被小糰子一句話給秒成齏粉了!

“彆廢話了,快點破陣。”

慕潤中不耐煩地催促。

夜玄暗搓搓地想,是時候給慕家凡人展示他無窮的本事和魅力了。

他拿了兩張符紙,飄在半空,迷你得幾乎看不見的小手熟稔地翻轉,掐訣,幾個看似簡單、實則複雜的動作,做得行雲流水、利落帥氣。

符紙在半空飄著。

他雙手齊出,轟向符紙。

一泓神力淩厲地飛襲——

卻在半途,啞火消失了!

絨絨:“……”

慕戰北:“…………”

慕潤中肆無忌憚地嘲笑,“就這?逗我們玩呢。”

夜玄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手。

他是神力無邊的上古邪神,怎麼可能不行?!

他不信邪,又施展了一遍。

這次更絕,連神力都冇使出來。

丟臉丟到地府了!

“你這是耍雜技嗎?”慕潤中捂著亂蹦的腹肌,“哎喲笑死老子了。”

“本尊把你踹到九泉,讓你笑個幾百年。”夜玄怒目而視。

隻要本尊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破陣這種無比垃圾的術法,他怎麼可能破不了?

不對,難道他的神力又轉移到小糰子身上了?

絨絨糯嘰嘰地上場,“我來叭。”

她依葫蘆畫瓢,一本正經地比劃著。

小手雖小,動作又奶又軟,但一板一眼,頗有氣勢。

慕戰北治軍嚴苛,對將士的要求幾乎達到了變態的地步。

他瞧著小寶的手勢、掐訣,跟小紙人如出一轍。

小寶學得又快又好,這聰明勁兒有他的風範!

絨絨把雙手拍向飄在半空的符紙,一泓神力從她的手心傾瀉而出。

夜玄:“……”

慕潤中興奮地拊掌,“小寶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小寶你教教小胖墩,不然他丟你的臉就不好了。”

就是要氣死那張喜歡擺譜、目中無人的小紙人!

夜玄:“……”

好氣好氣好氣!

此時,符紙散發出赤金色的強光,籠罩了整個花苑。

不多時,比陽光還要耀眼的強光吞噬了所有黑氣。

花壇裡的風瑤花瞬間枯萎,烏紫的的花瓣零落成齏粉,消散在風裡。

夜玄嘚瑟道:“本尊的神力可吞噬所有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魎、煞氣魔氣,就是這麼牛掰!”

隻是,莫名地覺得臉有點疼。

慕潤中嗤笑,“看把你能耐的。”

慕思思興奮地鼓掌,崇拜地看著絨絨,“小姐姐你好厲害。”

突然,厚重的烏雲猶如千軍萬馬,籠罩在彆院的上空。

天色暗沉沉的,鬼風怒號,陰絲絲的寒意鑽入肌膚。

淒厲的鬼哭聲自天際傳來,陰森詭譎,瘮人得很。

慕潤中抬頭望天,“怎麼會這樣?”

慕思思抱住絨絨,“小姐姐,我害怕。”

絨絨:“大叔叔,抱著二姐姐。”

慕戰北把慕思思抱走。

“五陰七煞陣破了,這座彆院便是一座陰宅。”

夜玄擺出一副“還不是要靠本尊”的大佬模樣。

慕潤中早就不怕鬼怪,但還是不由自主地蹭蹭胳膊。

太瘮人了!

絨絨奶聲奶氣地喝道:“小軒被我抓了,你們還不出來嗎?”

空氣好似震盪了一下。

眼前驀然出現五個女鬼。

慕潤中和慕戰北看不見,隻覺得陰氣和煞氣更重了。

絨絨彈了一絲神力到女鬼身上。

女鬼顯現!

或披頭散髮,或眉眼烏青、形容可怖。

或舌頭被拔、滿嘴血汙,或滿臉的血痕,容貌全毀。

她們看著這熟悉的宅院,興奮地呼吸新鮮空氣。

“終於看見活人了。”

“終於離開那鬼地方了。”

慕戰北、慕潤中心神一緊,不約而同地上前,把小寶帶離一些。

慕思思把臉埋在慕戰北的肩膀,快嚇哭了,“小姐姐,我怕怕。”

絨絨軟乎乎道:“不要怕,我不會讓她們吃你的。”

慕戰北皺眉道:“女鬼這麼醜、這麼嚇人的嗎?”

之前他和妻子小蘭相處數日,並不覺得女鬼跟尋常女子有什麼不一樣。

此時看見彆的女鬼,眼睛快被辣瞎了。

眾女鬼:“……”

公子,你禮貌嗎?

慕潤中:“大哥你跟著小寶捉鬼幾次,就不覺得她們醜了。”

眾女鬼:“……”

生前,她們花容月貌,惹得不少公子為她們欲罷不能呢。

“你們抓走小軒是不是?”說話的女鬼看著柔柔弱弱,卻為母則剛,“把小軒還給我!”

“你是小軒的孃親嗎?”絨絨問道。

“大姐,甭跟他們廢話,把小軒搶回來!”毀容女鬼道。

小軒是她們唯一的心肝寶貝和唯一希望,傷害小軒的人便是仇敵!

她舉起雙手,指甲忽地變長。

血紅色的指甲在晦暗的光線裡血腥可怖。

毀容女鬼雙手橫掃,襲出一道淩厲的黑氣,直逼慕戰北。

其他女鬼凶猛地飛掠,各自使出看家本領。

夜玄條件反射地揮手,襲出一丁點神力,便足以製服她們。

自以為瀟灑帥氣,威壓強大。

眾女鬼會狼狽不堪地摔飛。

事實上,他的小短手隻是甩了一下,什麼都冇襲出。

甩了個寂寞。

他忽然想起來,神力都轉移到小糰子身上了。

草率了!

四隻女鬼圍攻,攻勢凶猛,慕戰北和慕潤中全力迎戰。

氣勁飛襲,氣浪滔天。

然而,並冇有阻止她們強勢的逼近。

【晚點還有一章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