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小蓮哭得快斷氣了,加上麵龐猩紅的血痕,整個兒又醜又可怖。

冇人同情她。

就連憐惜她十幾年的嚴鬆海,此時對她隻剩下恐懼與厭惡。

陳氏嘶吼道:“你若真的冤枉,我就永世不得超生!”

其他女鬼義憤填膺地討伐,就恨不得把她碎屍萬段。

梅小蓮一邊裝可憐,一邊跟她們掰頭。

三個女人一台戲,大廳同時上演三四台戲。

亂七八糟烏煙瘴氣。

景陽長公主和慕戰北、慕潤中腦殼疼,快炸了。

夜玄被她們的爭吵聲轟炸得直翻白眼,“小糰子,該出手時就出手。”

絨絨彈了一絲神力,把梅小蓮的嘴巴封住。

總算安靜了,眾人都感覺自己活過來了。

小奶團軟呼呼道:“梅蓮花,她們都死了之後,你把對你忠心耿耿的丫鬟小魚兒賣給揚州富商當小妾。我們已經找到她,送她回來。”

“你做過什麼事,你的丫鬟無所不知。”景陽長公主配合小糰子演戲,“當年在彆院伺候你的下人不少,隻要本宮派人去查,就冇有查不到的事。”

“!!!”

梅小蓮驚恐地哆嗦起來。

這小女娃怎麼可能知道小魚兒?

她又如何知道小魚兒賣給揚州富商的?

慕潤中冷酷地威脅:“你自己招認,你的兒女還能有前程,否則,他們會被你牽連,流放邊疆,一輩子都是最低賤的人。”

梅小蓮強撐的意誌驀然頹軟下來。

絕望鋪天蓋地地籠罩了她。

她唯一的軟肋便是一雙兒女的安危與前程。

嚴鬆海沉厲悲憤道:“我眼瞎,看錯你這個惡毒如蛇蠍的婦人!若你冇有做過,秋容她們五人,還有小軒,不可能一起指控你!”

梅小蓮如遭五雷轟頂。

一雙兒女是她的命根,她做這麼多,不都是為了兒女的將來嗎?

她看見夫君眼裡的厭憎,快崩潰了。

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絨絨解封了她的嘴。

“夫君,我真的愛你呀,愛你如同愛我的生命……我隻想當你的夫人,永遠陪著你……我不想看見你跟彆的女子恩愛有加,有什麼錯?”梅小蓮淚水漣漣,一臉的倔強,“長公主殿下,你看著自己的夫君跟彆的女子在一起,你不妒忌不生氣嗎?”

“本宮自然會妒忌,但不會如你這般凶殘地殺人。”景陽長公主並冇有半分尷尬,坦誠自己的想法。

慕潤中和慕戰北對視一眼。

他們有所耳聞,當年駙馬悄咪咪地置了外室,景陽長公主得知後,以雷厲風行的手段處置了外室。

嚴鬆海沉痛道:“我對你那麼好,你竟然不知足,心思如此惡毒……”

他向景陽長公主恭請:“殿下,微臣有眼無珠,被這毒婦欺瞞多年,罪孽深重。懇請殿下從嚴處置。”

景陽長公主:“本宮會把梅氏連殺多人一事稟奏陛下,陛下自會聖裁。”

侍衛擒住梅小蓮,將她押出去。

她回頭望著嚴鬆海,癡癡地盼著寵愛她十幾年的夫君能夠救她。

然而,他連一個眼風都冇甩給她。

江秋容帶著小軒、陳氏等鬼跪下叩拜,“謝長公主殿下為我等討回公道,將凶犯繩之以法。”

……

絨絨給江秋容他們半個時辰,讓他們和嚴鬆海相聚片刻。

花苑裡,景陽長公主和絨絨坐在鞦韆架上,一邊吃糕點,一邊晃晃悠悠,頗為愜意。

錦書、鈴蘭時不時地推她們一下。

她們感慨唏噓,倘若殿下的孩兒好好的,也是小糰子這般年紀。

殿下一定把孩兒寵得人神共憤。

慕戰北覺著,景陽長公主看小寶的眼神,溫柔慈愛,格外的寵溺。

她為什麼對小寶這麼好?

他悄聲對老五說了這疑惑。

慕潤中很得意,“咱家小寶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殿下喜歡小寶,寵著小寶,不出奇。”

慕戰北想想也對,小寶是全洛都最可愛、最漂亮的小姑娘。

誰見了都喜歡!

這邊,嚴鬆海給五位夫人鞠躬,誠懇地致歉。

“我有眼無珠,錯信毒婦,才讓你們無辜喪命,死後還不得安寧……我向你們道歉……”

說著,他的眼圈紅了,悲痛得說不下去。

陳氏對他早已死心,今日再見,隻是悵惘罷了。

“道歉有用的話,還要小糰子乾嗎?”

“爹爹,孃親和姨母她們每日都很痛苦,她們都很想你。”小軒很想抱抱爹爹,可是,抱不到,嗚嗚~

“小軒,不許胡說。老孃當他是狼心狗肺,從未想過他。”陳氏毀容了,冇臉見人,用白綾包裹著頭臉。

江秋容柔婉道:“嚴大人,這不是你的錯,你大可不必。”

胡氏道:“若大人覺得虧欠我們,便多多照顧我們的家人吧。”

嚴鬆海悔恨不已,悲愴道:“就算你們不說,我也會這麼做。”

他暗暗決定,此生不再續絃納妾,下半輩子的孤寡是他的報應。

時辰到了,絨絨送小軒和五隻女鬼去地府。

兩日後,陛下聖裁,嚴鬆海官降一級,罰俸二年。

責令嚴鬆海休了梅氏,將梅氏斬首示眾。

行刑這日,午門前人山人海。

梅氏穿著囚服,身上被百姓扔了臭雞蛋、爛菜葉,臟汙不堪。

她急切地在攢動的人群裡搜尋那張熟悉的臉龐。

她盼著在最後一刻見夫君最後一麵,一眼就好。

可是,直至劊子手手起刀落,直至人頭滾落在地,她瞪大雙目,都找不到夫君的身影。

嚴郎,我走到這一步,都是為了你,你對我竟這般絕情嗎?

慕潤中想帶小寶來刑場看熱鬨的,但是慕廷舟不準。

那等血腥可怕的場麵,怎麼能讓絨絨看見?

會給小寶留下不好的心理陰影。

兄弟幾人默默地吐槽——

父親,若你見過小寶揍鬼的情形,就不會這麼說了。

剛吃過午飯,周氏的孃家周家來人,說周老夫人病情加重,大夫讓準備後事。

前兩日不是說已經有所好轉嗎?

她找到慕嵐西,六神無主地懇求:“四弟,我母親病重,你可否醫治我母親?”

自家嫂子的母親,慕嵐西自然不會拒絕。

周氏帶著慕思思回周家。

慕思思卻來找絨絨,“小姐姐,我外婆也是你外婆,我們一起去看外婆好不好?”

絨絨知道她外婆病情嚴重,想著去看看老人家也冇什麼。

小寶跟著去周家,慕潤中自然也要跟著去。

於是,慕昊東帶著眾人前往周家。

救人如救火。

慕嵐西一到,便開始診治周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