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涼漸起,但午後的花苑還是燥熱。

慕嵐西的周身好似覆了一層清霜,寒意森森的眼神讓人不敢靠近。

周芸香對他的拒人千裡之外毫不在意,小臉漾起詭媚的輕笑,走到他身後。

“嵐西,你醫治母親著實辛苦,我幫你捏捏。”

纖纖素手輕輕地按著他的肩背。

根本不是按捏,而是肆無忌憚地撩撥。

慕嵐西霍然起身,退開兩步,身上散出迫人的寒氣。

“這純情勁兒,我喜歡得緊。”

周芸香妖嬈地笑,素手在他俊雅完美的臉龐輕緩地掃。

他陡然扣住她纖細的手腕,“你再這樣,我不客氣了。”

她嬌軟地哼唧,“我就喜歡你不客氣。”

她主動貼過去,柔若無骨似的,“這樣嗎?”

慕嵐西疾步退開,森冷的俊眸眯了眯,“此事我會如實跟二嫂說。”

“我求之不得呢,到時候我說,你撕了我的衣裳,把我看光光……”

周芸香嬌媚而又無辜地眨眨眼,“你毀了我的清白,大哥二哥會不會逼你娶我呢?”

慕嵐西:“……”

遇到這麼個自輕自賤的姑娘,還真是頭疼。

不遠處,慕潤中和絨絨、慕思思瞪大眼睛,光明正大地偷看。

他忽然想起少兒不宜,兩隻手分彆捂住她們的眼睛。

“不許看。”

慕思思掰開他的手,“四叔叔和四姨母在乾什麼呢?”

絨絨的瞳眸晶亮如夜明珠,“我知道,他們在做……恩愛的事。”

慕潤中:“……”

好在,慕嵐西已經離開涼亭,朝他們這邊走來。

周芸香坐下,嫵媚地喝茶。

慕家四公子純情如一張白紙,調戲起來真真有趣。

慕嵐西、慕潤中帶著絨絨和慕思思在花苑玩了一陣,便告辭離去。

周芸香回到寢房,把房門上了栓。

然後,她用力地拔下桃花簪,生氣地質問。

“你上我的身勾弓1慕四公子,是要害死我嗎?”

“我教你勾住男人的心,你還不樂意了。”

一道邪媚的聲音憑空出現。

桃花簪上的粉色桃花,閃著幽微的光芒。

周芸香氣得咬牙,“不需要!”

“就你那些不痛不癢的綠茶手段,慕三公子已經看穿,你想嫁給他,下輩子都不可能。”嬌媚的聲音佈滿了濃濃的嘲諷。

“我的事,不用你管!”

“冇有我,你的肌膚能變得這麼白嗎?你的臉蛋兒能變得這麼好看精緻嗎?冇有我,你連勾搭權貴公子的資格都冇有。”

“冇有我,你早在幾年前就灰飛煙滅!”周芸香冰冷地警告,“你不許再上我的身,否則,我們一拍兩散!”

桃花簪發出譏誚不屑的冷笑,爾後沉寂了。

……

戰國公府。

慕嵐西放下藥箱,在水盆裡淨手。

擦手時,他忽然身軀一震。

一縷黑氣鑽入他的眉心。

他的眼眸靈動地轉了轉,浮現一絲邪媚勾魂的微笑。

膽敢拒絕老孃,老孃就讓你嚐嚐百口莫辯、讓人笑個一百年的滋味。

絨絨回來後就在房間裡畫符,她要去琥珀嶺砍鬼,要準備很多很多符才行。

今日,爺爺還是冇出門。

愁人~

慕潤中坐在門口用金斧頭敲核桃,把核桃肉放在碟子裡。

回頭都給小寶吃。

慕嘉南處理了商行的事,早早地回來陪小寶玩。

他過來,拿了一塊核桃肉就吃。

慕潤中炸了毛,拳頭差點揮過去,“你給我吐出來!”

“我可以吐出來還給你,你確定要?”慕嘉南狡詐地笑。

“我把你剁成肉泥喂小紙人!”慕潤中凶巴巴地舉起金斧頭,恨不得劈開他的豬腦袋。

好氣哦!

慕嘉南搖著羽扇,嘖嘖道:“不就吃你一塊核桃嘛,小氣鬼。”

慕潤中氣得磨牙,“這些核桃是給小寶吃的!”

“我賠你還不行嗎?我幫你敲十個。”

“不行!你把剩下的都敲了。”

慕嘉南認命地坐下,拿著金斧頭敲核桃。

為小寶敲核桃,是他為小寶心甘情願做的事情之一!

砍鬼的金斧頭,用來敲核桃,完美!

這時,慕嵐西穿著紫色衣袍,扭著小腰兒款款走來。

那小蓮步嬌裡嬌氣。

那小腰兒妖裡妖氣。

那眼神兒媚裡媚氣。

畫風清奇,違和又好笑。

慕潤中正在喝茶,噴了個天女散花。

“老三,我冇眼瞎,卻受到了不可逆的傷害。”

慕嘉南抬頭,笑不活了,金斧頭險些掉地上。

不過,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絨絨畫了十幾張符紙,聽見叔叔們鵝鵝鵝的笑聲,出來瞧瞧。

咦?四叔叔不是喜歡白衣嗎?

為什麼換紫衣了?

呀!

四叔叔的周身縈繞著絲絲縷縷的黑氣,被鬼怪附身了!

這隻鬼怪吃了熊心豹子膽來送人頭,她要把他砍成十八段!

夜玄笑得天靈蓋快飛了,“小糰子,先看看這隻鬼怪想乾什麼,不著急動手。”

哎喲!慕家老四的人設崩得厲害。

絨絨覺得有幾分道理。

於是,她躲在門邊吃瓜。

夜玄用小紙人的身份出場,找了個絕佳的位置蹲著。

順便撈一點瓜子,磕起來。

這絕壁是今年又香又甜的大瓜,保熟!

慕潤中已經笑成二傻子,魔性的鵝鵝鵝傳揚四海。

慕嘉南看見慕嵐西朝自己嫋娜地走過來,感覺他的眼神特麼的邪魅、詭異。

天靈蓋一麻。

“老四,你乾什麼?”

“老四想當小寶的四姑姑。”慕潤中樂不可支地笑。

慕嵐西站在慕嘉南麵前,指尖輕撫他俊俏的臉蛋兒,眼神嬌媚如水。

這搔首弄姿的勁兒,好比公雞走騷位。

騷氣沖天!

慕嘉南覺得自己的眼睛受到了粉碎性的荼毒,心靈受到了千萬級彆的暴擊。

“滾回去!拿個鏡子自己欣賞,不要傷害小寶幼小的心靈!”

攥緊的拳頭有了自己的想法——

把老四摺疊起來,暴揍!

慕嵐西媚眼如絲地笑,忽然抱住他。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嘟嘴湊過去。

啃啃啃!

慕潤中興奮得發出土撥鼠的尖叫:“哇嗚哇嗚!”

地麵被他跺出一個淺坑。

夜玄笑得腦袋咚咚咚,還險些被瓜子仁噎死。

絨絨捂著小嘴,精緻的眉眼笑成月牙兒。

“四叔叔喜歡三叔叔,做羞羞事。”

慕嘉南驚悚得快炸了,臉龐紅如烙鐵。

怒火從耳朵燒到脖子。

小寶看見他被老四強行醬醬釀釀,他不要麵子的嗎?

他用力地推變態老四,但竟然冇推開!

“滾開!”

慕嵐西狡黠地媚笑,抱住他的腰,整個人緊緊地貼著他。

慕廷舟從書房過來看看小寶,不曾想,看見讓他怒火狂飆的一幕。

“你們兩個乾什麼?成何體統!”

娘希皮!

小寶看得津津有味呢。

他著急地過去,捂住絨絨的眼睛,“他們打架呢,不要看。”

“爺爺,讓我看看嘛。”絨絨糯嘰嘰地懇求,掰開他的手。

慕廷舟氣不打一處來,朝他們疾言厲色地怒斥:“鬆手!”

慕嘉南氣瘋了。

拳頭重重地砸在慕嵐西的背上。

慕嵐西固執地賴在他身上,就是不鬆手。

慕嘉南爆發內力,強行把他震開。

慕嵐西受到氣勁的震盪而疾退,“嬌弱”地摔在地上。

絨絨看見,一縷黑氣從他的身上竄出來,咻的飛走了。

慕嘉南重重地拍打身上,拍去根本不存在的臟汙與晦氣。

“父親,老四的腦子一定被人換成西瓜了,趕緊派人去臭水溝找他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