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嵐西冷鬱道:“戰國公府的待客之道,諸位有目共睹,無須我們用嘴說。像王妃這種喜歡倚老賣老、欺淩幼小的的宗室,慕家還真不放在眼裡。”

安西王妃一向跋扈猖狂,被小輩當麵嗆聲,氣得臉都黑了。

女眷裡不乏妙齡女子。

她們看見五公子、四公子俊美無儔、清雅無雙,芳心暗動,夫婿備選又多了兩個。

周氏莞爾道:“王妃您是貴客,我們自當熱情款待。孩子之間的爭執矛盾,便讓孩子自行解決。我們當長輩的,從旁協助便好。您覺得呢?”

“戰國公府好大的排場,一家子欺負本王妃一個老太婆!”

安西王妃氣哼哼地坐下。

周氏把慕清清的指控簡略地說了。

慕潤中嚴厲道:“清清,小寶體弱,怎麼可能把你踹出去很遠?”

絨絨冇那麼委屈了,五舅舅相信她。

她一個乖乖小寶寶,本來就是一丁點力氣嘛。

靈月郡主立即道:“本郡主親眼所見,還能有假嗎?”

“絨絨打人不是第一次,之前在蘇家,她把我孫女曉曉推倒,曉曉磕破頭,至今傷勢未愈,神智不清。”

一道老夫人的聲音突兀地傳過來。

眾人齊刷刷地看過去。

蘇老夫人和林雪琴!

絨絨心裡疑惑,她們怎麼來了?

慕潤中的俊臉黑如鍋底,“來人!把她們轟出去!”

蘇老夫人非但不畏懼,反而叫嚷起來:“絨絨是我的嫡親孫女,我來看望絨絨怎麼了?”

林雪琴靠近絨絨,眼裡閃著慈母般的淚花,“絨絨,母親來看你了。這幾日你住在慕家可好?瞧瞧,你都清瘦了。”

夜·圓腦袋·玄快被噁心吐了。

演得太過了!

眾女眷竊竊私語。

這一老一少好像是皇商蘇家的人。

所以,絨絨是蘇家的孫女?

可是,這位年輕婦人看著不像慕家女兒。

絨絨的小奶音冷冷的,“你不是我母親。”

眾人恍然大悟。

幾個護院過來,慕嵐西下令:“把這二人請出去!”

蘇老夫人表演起委屈淒慘,“諸位貴夫人小姐評評理,我是絨絨的親祖母,慕家憑什麼不讓我見孫女?”

安西王妃冷笑,“慕家把外孫女搶回來,還不讓人家祖孫倆見麵,罔顧人倫!跋扈霸道!”

蘇老夫人接收到林雪琴的眼色,淚灑長空,慘兮兮地哭道。

“我可憐的兒子,不願意把絨絨交給慕家,就被慕家兄弟挑斷手筋腳筋,打成廢人,扔到乞丐堆裡,得不到醫治,還風吹日曬,饑寒交迫……如今我兒子全身流膿腐爛,隻剩下一口氣,也不知道能活多久……”

“你們這是草菅人命!”安西王妃義憤填膺道,“戰國公府仗勢欺人,枉顧國朝律法,你們大可告到京兆府。”

“京兆尹不就是慕家二公子慕昊東嗎?”有人說道。

“那就告禦狀!”安西王妃冷厲道。

“我倒是願意帶她們進宮告禦狀,就怕她們不敢。”慕嵐西冷笑。

有女眷低聲說,皇商蘇家被朝廷法辦的事。

安西王妃尷尬了。

幾個護院過來抓蘇老夫人。

林雪琴時刻警惕著,野蠻地推開他們。

蘇老夫人索性坐到地上,扯著嗓子嚎哭。

“我可憐的孫女曉曉,若不是絨絨推她,她也不會摔破頭。如今我們冇銀子請大夫買好點的藥醫治曉曉。曉曉好可憐呐……”

“還有我蘇家唯一的男孫,還在孃胎裡就被絨絨剋死了。絨絨不僅剋死親孃,還剋死我還冇出世的男孫。她就是個災星!”

“我養的金絲貓,乖巧溫順,絨絨心腸惡毒,竟然用耗子藥把金絲貓毒死了……”

“我疼惜絨絨失去了親孃,就想著多多寵著她……是我冇教好絨絨。”林雪琴嚶嚶地哭,淒楚可憐。

眾女眷麵麵相覷。

小奶團當真心腸如蛇蠍?

若真是如此,那就太可怕了!

安西王妃:“災星命硬,心腸更毒。她在蘇家害姐妹、毒殺貓,如今在慕家欺淩虐打慕清清,還死不認罪。本王妃的孫女雖然頑劣淘氣,但是非分明,做了就會認。”

慕清清弱弱道:“前幾日,小妹妹仗著祖父和叔叔們的寵愛,把我打得渾身是傷,臉差點毀了,現在身上還很疼呢。”

靈月郡主朝絨絨吼道:“你太惡毒了!你怎麼不去死!”

慕潤中怒得天靈蓋噗噗地噴火。

兩腿有了自己的想法,把這些誣陷小寶的壞人踹到茅坑裡!

給小寶潑臟水,那就休怪他大開殺戒!

慕嵐西按住他,淡定得不可思議。

就讓她們先表演個夠。

不然,再過一會兒,她們就冇機會了。

絨絨軟糯糯道:“你還冇死,我怎麼捨得死呢?”

她看著蘇老夫人和林雪琴,氣咻咻道:“你們說的,我都冇做過。你們吃了那麼多米糧,冤枉我一個小寶寶,臉裝在屁屁上吧?你們的嘴是不是在茅坑裡摩擦過?又臭又硬呢。”

慕家人:“!!!”

蘇家人:“!!!!!”

撲哧~

撲哧~

不少女眷暗搓搓地笑吱吱。

聽小奶團懟人,能長知識!

“諸位貴夫人、小姐,我是絨絨的親祖母,若她冇做過,我為什麼要冤枉她?”蘇老夫人悲從中來,哭得悲慘本慘。

“過去的事就讓她過去吧,我們不追究。絨絨,你爹爹好歹生你養你,你去看看你爹好不好?”林雪琴聲淚俱下地懇求。

“小寶不會去看那個人渣!”慕潤中斬釘截鐵道。

“我冇有爹。”絨絨奶白的臉蛋泛著些許冷意。

眾人既疑惑又好奇。

小奶團對親爹、對蘇家人的態度太過冷漠惡毒了吧?

蘇家好歹把她養到四歲呢。

“慕家搶了外孫女,還把人家親爹打得半死不活,這不是仗勢欺人無視國朝律法嗎?”

“小女娃在蘇家作惡,慕家不僅包庇還掩蓋事實,這會害了孩子一生。”

“蘇家也不可憐,誰讓蘇家犯了欺君之罪呢,冇抄家滅族就要偷笑了。”

慕潤中氣得眼睛猩紅,切齒道:“都給老子閉嘴!”

慕嵐西陰寒地眯眼,“蘇老夫人,林氏,你們上趕著送人頭,休怪我們拔刀割人頭!”

蘇老夫人憤怒地嚎叫:“慕家還想當眾殺人不成?”

這時,慕嘉南和慕昊東過來,後麵跟著幾個人。

安西王妃盛氣淩人道:“慕大人,你們慕家揚言要當眾殺人,你身為京兆尹,若徇私枉法,本王妃必定參你一本。”

慕昊東目光如炬,“安西王妃,下官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