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琴緩了好一會兒,才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乍然看見多年未見的故人,她的心險些跳出嗓子眼。

慕家怎麼可能找到劉奶孃?

慕昊東讓劉奶孃抬起頭,“王管家,你認得她嗎?”

慕潤中和慕嵐西也有點懵,老二要乾什麼?

王管家看她一眼便道:“老奴認得,她是夫人的奶孃。”

他指向林雪琴。

“王管家,你可知先夫人過世不久,我為什麼忽然離開蘇府?”劉奶孃問道。

“夫人說你腿腳痠疼,回鄉養老。”王管家道。

“我奶大的小姐,不僅把我趕出蘇府,還把我囚禁在偏遠的鄉下,一囚是五年!”她憤恨得咬牙切齒。

林雪琴想讓自己冷靜一些,可是,她剋製不住地哆嗦著。

不行!

那件事絕不能暴露!

否則,她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慕昊東冷厲地問:“林氏為什麼把你囚禁在偏遠的鄉下?”

劉奶孃盯著林雪琴,抹去眼角的淚水,“隻有囚禁我,小姐才能保住秘密!”

“說!”他沉厲道。

“奶孃,當年你唆使我陷害晚姐姐,我和晚姐姐情同姐妹,不忍心害她。你便揹著我去逼迫晚姐姐,以至於晚姐姐想不開,喝了斷腸草熬的毒藥去了……”林雪琴哀痛地哭,頗為情真意切。

“果然是你!”

慕潤中暴怒的殺氣狂烈如魔,好似隨時會扣住她的脖子。

慕嵐西按住他,“不急。”

絨絨清澈的瞳眸睜得大大的。

孃親死了?

孃親……

晶瑩的淚珠無聲地滾落。

劉奶孃冷笑,“小姐,你的伎倆騙不了任何人。先夫人體弱多病,抑鬱寡歡,軟弱可欺,擋了你的路,你便以大小姐的性命逼迫先夫人。隻要先夫人願意去死,你就保證讓大小姐在蘇家平安長大。”

“先夫人為了大小姐,便喝下毒藥,造成自儘的假象。”

林雪琴正想開口,卻有一隻邪惡的大手扼住她的咽喉。

呼吸儘失,臉漲得通紅。

慕潤中的眼眸噴出狂怒的烈焰,邪魔般可怖,“你該死!”

慕嵐西拍拍他的肩,“就這麼死了,豈不是便宜她了?”

慕潤中明白他的意圖,留著毒婦一條命,慢慢玩。

周氏抱著絨絨,看見她格外的平靜,淚水卻嘩啦啦地湧出來。

喪母之痛,絨絨如何能承受?

周氏不知如何安撫她幼小的心,隻能緊緊抱著她,給她擦淚。

眾女眷對林雪琴的惡毒行徑,不是譴責就是辱罵。

“慕晚辭的腦子有病,是神經兮兮的瘋子,憑什麼霸占著夫人的位置?”

林雪琴嘶啞的聲音從咽喉縫隙擠出來,尖刻陰冷。

反正已經活不了,她索性豁出去了,“你們慕家養了個瘋子女兒,連自己的閨女都不會照顧。”

她陰惻惻地笑,眼神刻毒。

絨絨氣咻咻道:“孃親纔不是瘋子!你害死孃親,老天爺不會饒恕你的。”

慕昊東揮手下令,兩個護院拖拽著林雪琴離去。

蘇老夫人呆傻地坐著,六神無主。

兒子廢了,兒媳婦被抓了,剩下她一個老太婆和孫女,怎麼辦?

兩個護院把她扔到乞丐窩!

妙齡女子看著慕家四位公子,皆是人中龍鳳,芳心暗許的不在少數。

顏值自不必說,俊美不凡,各有千秋。

性情不一,但氣度卓絕,極為護短。

在收拾渣渣方麵,下手精準狠辣,比洛都那些紈絝子弟厲害千百倍。

解決了蘇家人,慕廷舟適時地現身,把絨絨抱在懷裡。

“小寶是我慕廷舟的命根子,誰敢欺負小寶,說半句小寶的不是,就是跟戰國公府作對!”

“冇人欺負你家孫女,是她欺負自家姐妹。”安西王妃挑事不嫌事大,“清清是你家大郎的女兒,雖然是庶出,但也是你孫女,你怎麼能這般偏寵?”

“絨絨踹了慕清清,就應該認錯道歉。”靈月郡主不依不饒道。

“小寶不會無緣無故地打人!”慕廷舟語聲威重,周身繚繞著寒凜的戾氣,讓所有人不寒而栗。

這時,慕天佑擠進來,不耐煩道:“我看見了!”

小女娃就是煩人,為了芝麻綠豆大的事爭吵不休。

還要他出來作證!

“佑兒,你看見什麼,如實說。”周氏溫婉道。

“我過去的時候,看見很多小朋友都出來了。”

他不緊不慢地道出實情。

當時他站在外邊,慕清清和靈月郡主聯手欺負絨絨,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說得很詳儘。

慕潤中拽住慕清清的小胳膊,暴怒地把她拎起來。

“前幾日才認錯,不長記性是不是?”

“哇哇~”慕清清驚怕地嚎啕大哭,“孃親~”

慕嵐西把她解救下來,給他使了個眼色。

要管教,要懲戒,也不能當著貴賓的麵。

慕嘉南挖苦道:“安西王妃,我瞧著你臉腫了,疼嗎?我家老四略通醫術,消腫的藥膏是極好的,若有需要,我們願意贈予貴賓。”

安西王妃冷傲地翻白眼,“不需要。”

絨絨奶嘰嘰道:“靈月郡主不是說,做錯了就要認錯道歉嗎?我很好說話的,你不用向我下跪,道歉就行了。”

靈月郡主翻了個同款白眼,高傲地偏過頭。

“你不配!”

“安西王府的跋扈霸道,看來是祖傳的。”慕嵐西嘲諷道。

“靈月郡主,現在你有多囂張,就有多可笑。”絨絨糯嘰嘰的聲音滿是譏諷。

“你!”靈月郡主有被氣到。

“安西王原在父親麾下曆練,那次威州被圍十日,成為孤城。若冇有父親率兵馳援,孤軍奮戰,隻怕安西王府不會有今日的風光。”慕嘉南道。

眾人竊竊私語。

這件事眾所周知,戰國公的確是安西王的救命恩人。

安西王倒還好,安西王妃和靈月郡主的跋扈行徑,在宗室、權貴圈裡越發的讓人討厭。

安西王妃拉著靈月郡主,“老黃曆的事也好意思拿出來說!戰國公府欺人太甚,我們走!”

囂張地揚長而去。

慕清清偷偷地溜走,被周管家發現,逮住了,關在暗房。

……

絨絨奶萌可愛,還喜獲“洛都一絕”的懟王美譽,收穫了不少粉絲。

不少女眷都想抱抱她、親親她,跟她玩耍。

絨絨心裡擱著事,疲於應付,強顏歡笑。

周氏瞧出她興致不高,便抱歉道:“絨絨傷重纔好,該是累了,我帶她回房歇會兒。”

回到寢房,絨絨趴在周氏的肩頭嗚嗚地哭。

周氏讓她哭了半晌,才幫她拭淚。

“絨絨,你娘隻是累了,回到天上歇息。”

“你娘在天上變成星星,看著你,守著你,盼著你開開心心地長大。”

“真的嗎?”絨絨傷心地抽噎。

“若你不相信,今夜我陪你看星星好不好?”周氏溫柔地安撫著。

她點點頭,不多時便睡著了。

金鑲玉蝴蝶裡,迷霧重重。

夜玄把小奶團召喚進來,意味深長地眨眨眼。

“本尊感應到,你孃的陰魂在世間,你想見你娘,也不是冇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