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呆呆,我真的可以見到孃親嗎?”

瞅瞅激動得睡意跑光光,一把拽住圓腦袋靈體。

夜玄慘烈地叫:“嗷嗷~放開本尊!”

“哦~”

她鬆開小手,卻聽到一聲低悶的“砰”。

又是“嗷嗷”兩聲。

更淒慘了!

圓腦袋砸在地上,生無可戀地癱成一塊煎餅。

如今的他,弱雞得連小女娃的一隻手都冇法掙脫。

絨絨好心地把他撿起來,放在蓮花台上。

“小呆呆,你快說呀。”

“你才小呆呆!你全家都是小呆呆!”夜玄氣得整顆腦袋都疼。

“你不說,我走了。”她轉身噠噠噠地走開。

“這世上,隻有我才能讓你見到你娘。”

他得意地蹦了兩下。

果不其然,絨絨折回來,“孃親在哪裡?”

“你幫我做一件事,自然會見到你娘。”夜玄摩拳擦掌,準備開始忽悠。

“做什麼事?”

“你的血讓本尊從長眠裡甦醒,我們已經達成血契。我會教你一點術法,你要叫本尊為師尊。”

“小呆呆師尊。”絨絨奶甜地叫著。

夜玄:“……”

快吐血了!

“師尊兩個字就行,前麵三個字不要!”

“哦,小呆呆。”絨絨軟白無辜地眨巴著眼。

夜玄:“……”

血濺三尺!

小糯米糰子是個耳聾的呆子!

“世間飄蕩著不少陰魂、怨靈、惡鬼,他們擾亂百姓安寧的生活,作惡多端。小糯米糰子,你要把這些陰魂、怨靈、惡鬼抓起來,丟到金鑲玉蝴蝶裡,本尊施展術法把他們送去地獄受刑或輪迴。”夜玄耐心地教導。

“我是小寶寶,不知如何捉鬼。”絨絨圓溜溜的瞳眸充滿了好奇。

“本尊教你術法,你就能捉到陰魂、怨靈、惡鬼。”

“好吧。”她開心地應了,“現在我們就去捉鬼叭。”

夜玄:“……”

彆人家的小孩,聽到鬼就嚇冇了半條命。

小糯米糰子倒好,興沖沖地要去捉鬼。

“還不行,你看不見鬼。”他心裡暗爽,終於把小糯米糰子忽悠到了,“等本尊的能力再強大一點,就可以把神眼分給你一半。”

他可以吸收方圓數十裡的邪念、惡念,但抓不到凡間的陰魂、怨靈、惡鬼。

把陰魂、怨靈、惡鬼煉製成魔氣,他吞噬了足夠多的魔氣,就可以佈下混元聚煞陣,把世間所有的邪惡都吸納進來。

如此,他的修為便能突飛猛進。

最多一百年,他就不必藏身在這破地方。

絨絨好奇地問:“小呆呆,你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術法?”

“本尊是與天地同壽的邪神夜玄,是上古五大古神之一,一絲神力便可震山海、動三界。”

夜玄的語聲霸氣狂妄,宛若屹立於上古神界蒼穹的天神,威壓充斥在重重迷霧裡,讓人呼吸儘失。

然而,絨絨並未感覺到一絲威壓。

隻覺得此時的圓腦袋明明圓乎乎,短小精悍,口氣卻托大得很。

可憐又可笑。

“本尊可以操控三界的邪靈、亡魂,本尊還親帥邪靈大軍、亡魂軍團殺上神界,跟諸神血戰七日七夜。”夜玄得意非凡地介紹自己。

“你敗了,所以藏在這裡,不讓諸神找到嗎?”絨絨軟乎乎道。

“……本尊冇輸,本尊隻是覺得……再打下去也冇什麼意思……”

他的聲音越來越弱,好似冇了底氣,“有人來了,你回去吧。”

她拍拍圓腦袋,軟嚤嚤道:“敗了不要緊,若你連這顆腦袋都冇了,那就太慘了。”

夜玄:“……”

……

地下鐵牢。

不到一個時辰,林雪琴已經遍體鱗傷、奄奄一息。

青絲和汗水、血水黏在一起,身上橫著一道道觸目驚心的鞭痕。

慕潤中施加了三五種酷刑,才稍稍解氣。

她耷拉著頭,如死一般,血汙把她的臉龐變得麵目全非。

“老四,你來。”

他在長條凳上坐下,喝茶。

慕嵐西清雅地走過去,把傷藥倒在她的傷處,還把一顆藥丸塞進她嘴裡。

“我醫術尚可,會保住你一條命。”

“殺了我……”林雪琴嘶啞的聲音有氣無力,“求求你……給我個痛快……”

“殺人要償命的,我還想多活幾年保護小寶。”他的一言一行皆溫柔,卻讓人覺得蝕骨的寒。

又一顆藥丸塞進她嘴裡!

慕嵐西的唇角噙著笑意,笑裡淬了毒液,“這顆藥丸會讓你全身的骨頭疏鬆,螞蟻會鑽進去,在你的骨頭縫裡爬來爬去。那種深入骨髓的癢和麻,你應該會喜歡。”

“魔鬼……你們都是喪心病狂的魔鬼!”

林雪琴聲嘶力竭地叫,眼裡充斥著猩紅的仇恨。

他善意地提醒:“不必白費力氣咬舌自儘,那顆藥丸會讓你咬不動。”

她的意誌終於崩潰了,聲淚俱下地哀求:“殺了我!殺了我……”

慕潤中慢條斯理道:“報仇這件事,我們從來都是認真的。”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這種生不如死的滋味,餘生你都要受著。”

慕嵐西輕描淡寫地說著,離去。

林雪琴被絕望籠罩了,昏死過去。

暗房。

慕清清坐在角落,雙臂抱著自己,瑟瑟發抖。

哭過,叫過,求過。

然而,冇人進來,也冇人帶她離開這個黑暗可怖的地方。

淚水糊著眼睛,使得四周的幢幢暗影像吃人的巨獸,隨時會吞噬她。

“孃親,我好害怕……”

“祖父,叔叔,清清再也不敢了,會乖乖的……”

她自言自語地呢喃著,斷斷續續地抽噎。

是那個野種把她害成這樣的!

若那個野種冇回來,祖父、叔叔們會喜歡她,把她捧在手心裡寵愛著。

想到那野種也許正賴在祖父的懷裡撒嬌,慕清清氣哭了。

咚咚咚!

有人敲門!

她驚喜地停止哭泣,一定是祖父、叔叔們來接她出去。

她激動地摸黑爬過去。

“清清,清清……”

慕清清認出是孃親的聲音,悲喜交加地哭喊。

“孃親,這裡好黑,我好害怕……嗚嗚~孃親,我要出去……”

“清清乖,不要怕。”

柳氏趴在房門上,說了一大車的話安撫女兒。

慕清清的情緒漸漸平複下來,抽抽搭搭地吸氣。

“清清,孃親是偷偷地來看你,不能多待。你乖乖地聽孃親說,好不好?”柳氏溫柔道。

“好。”

“你祖父、叔叔們隻相信絨絨,明日你誠心認錯,他們會放你出去的。”

“嗯。”

“今後你不能再針對絨絨,在所有人麵前,你要乖巧懂事,這樣他們纔會喜歡你,記住了嗎?”

“你二叔母教養你,平日裡你和思思一起玩耍,要讓著她,知道嗎?”柳氏看看四周,壓低聲音道,“思思嬌氣,心眼小,你挑唆幾句,她就會討厭絨絨……”

慕清清認真地聽著,把孃親的教導牢牢地記在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