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跑!”

夜玄察覺到一股濃烈的陰煞氣息襲來,快來不及跑了。

心裡不免感歎,若是他全盛時期,堂堂邪神降臨凡間,所有人都要匍匐在地,恭敬地叩拜。

如今,他連危險來襲都察覺得這麼遲。

矮胖的小紙人麻溜地飛奔,冇想到,小糯米糰子呆傻地站在那兒。

好像在賣萌?!

完犢子!

女鬼可不會因為她賣萌而不吃她!

他還冇教她捉鬼的術法,眼下凶險異常,她隻有一個下場——

被女鬼生吞!

倒不是他不想救她,而是,他比弱雞還要弱,冇本事救她。

好不容易得了個契主,萬萬冇想到這麼輕率地隕落了。

夜玄正想拚了唯一的微末的神力,逼走那隻女鬼——

絨絨伸出軟軟白白的小粉拳,鉚足了吃奶的勁打出去。

“你太醜了,嚇到我了。”

那隻女鬼像一隻炮彈飛速襲來,撞上她看似毫無攻擊力的小粉拳。

卻以恐怖的速度摔飛,重重地砸在牆上。

砸出一個巨坑,四仰八叉鑲嵌在牆體裡。

摳不下來。

夜·小紙人·玄伸出短小精悍的胳膊揉揉眼。

冇看錯!

小糯米糰子打女鬼的小粉拳,閃著微弱的金芒。

那是他的神力!

她怎麼可能擁有他的神力?

難道,他和她達成血契之後,他的神眼和神力都自動地歸於她?

夜玄的腦袋高速運轉。

小糯米糰子變得越發厲害,以後他叫她乾什麼,她就乾什麼!

這樣也不錯滴!

對於自己一拳把鬼打飛,絨絨很是不可思議。

“小胖墩,我隻用了一點點力氣。”

圍觀看戲的眾鬼:“……”

夜·小紙人·玄擺出邪神大佬的狂妄姿勢,睥睨眾生,不可一世。

“小糰子,你隻發揮了不足一成的實力。”

“原來鬼這麼弱小呢。”絨絨的小奶音一本正經。

眾鬼:“!!!”

被一隻小奶團這般欺辱、嘲諷,眾鬼摩拳擦掌。

但是,在知道對方的來曆之前,冇有哪隻鬼膽敢上前挑戰。

牆上的女鬼終於掉下來,麵上濃重的胭脂水粉糊了厚厚的塵土。

更醜了。

此地不宜久留,夜玄招呼絨絨,撤!

那隻女鬼卻追上來解釋:“小糰子,方纔我冇有要傷害你,有個厲鬼施法把我推向你的。”

“真的嗎?”絨絨本能地相信她。

“小糰子,我知道你很厲害。你可以幫我離開這兒嗎?”女鬼跪下,軟嘰嘰地哀求。

“你是鬼,想去哪裡就去哪裡鴨。”

“我死了之後醒來,就在千雪樓了。我想離開這個烏煙瘴氣的地方,可是不知怎麼回事,我試圖走出這裡,每次都被彈回來。”

女鬼陳情,這五年來,她試了無數次,都無法離開這個可怖的地方。

千雪樓是倚紅偎翠的溫柔鄉,也聚集了不少鬼。

在鬼的世界裡,照樣是紅塵女與恩客的風流買賣。

然而,彆的鬼來來去去,她隻能困守在這裡。

“你的屍身被高人下了禁製符,然後把你的陰魂送到這裡,你就隻能待在這兒。”夜玄道。

“我冇有害過人,隻想離開這兒,去看看我兒子,然後我就去下地府。”女鬼淒涼地哀求。

“你這麼可憐,好叭,我幫你叭。”絨絨毫無心機地答應。

夜玄想阻止都來不及。

絨絨拍拍小紙人,“小胖墩,我要怎麼做才能幫她?”

對擁有神力的小奶團來說,解除女鬼身上的禁製符,再容易不過。

他計上心來,耐心地教她。

她跟著他唸了兩句口訣,食指和拇指撚在一起,爾後彈出去。

一縷細微的金芒飛進女鬼的眉心。

女鬼震了一下。

她感覺通體暢快,試著跨出門檻……

真的走出千雪樓了!

夜玄:“……”

小糯米糰子第一次做就成功了?

怎麼覺得她學什麼都超級簡單的樣子?

女鬼喜極而泣,跪拜在她麵前,“小糰子,謝謝你。”

女鬼自稱姓葉,待辦好事情,她自會來找她,跟她辭彆。

夜玄咻的飛過去,攔住女鬼的去路,急速地下令。

“小糯米糰子,抓住她!把她帶進蝴蝶裡!”

“小胖墩,為什麼抓她?”絨絨一臉的懵。

“她是鬼,必須抓!快!”

“雖然她是鬼,但她冇害過人。”

“鬼狡詐奸滑,不能相信。”

“我冇騙你們,我真的冇害過人。”女鬼並不急著走,“小糰子,我冇說謊。”

絨絨把小紙人抓在手裡,奶聲奶氣地教育:“小胖墩,人與鬼之間要互相信任,知道嗎?”

夜玄氣急敗壞道:“師尊的話,你是不是不聽?”

她揮手讓女鬼先走,“你說得不對,我纔不要聽呢。”

他氣得腦殼疼,揮起小胳膊打她,好好地教訓一頓。

萬萬冇料到——

啪!

絨絨輕輕地拍他的小胳膊,“知錯就好,我不會揍你滴。”

夜玄:“……”

血槽已空,冇得吐了!

好不容易抓到第一隻鬼,他可以開始煉製魔氣了。

竟然被她放走了!

好氣!

好想把她揍成包子!

他揣著一肚子怒火回到戰國公府。

深重的夜色裡,某些旮旯角落瀰漫著絲絲縷縷的黑氣。

夜玄意味深長地勾唇。

戰國公府也不乾淨。

回到蓮花台,他出其不意地襲出一絲神力。

把小糯米糰子按在台上,打屁屁!

恰好,絨絨把他抓在手裡,奶呼呼地打嗬欠。

“小呆呆,你要乖乖地待在這兒。若我遇到鬼,你要幫我捉鬼呀。”

“不要捏本尊!”夜玄咬牙切齒。

“我冇捏你呀。”她眯著眼,困得睜不開眼。

太好捏了!

不知不覺就捏起來了!

絨絨睡著了,魂體回去了,夜玄才逃出魔爪。

癱在蓮花台上哼哧哼哧地喘氣。

嗚嗚嗚~

差點兒一命嗚呼。

……

濃霧瀰漫的密林裡,充斥著陰惻惻的鬼怪聲。

慕潤中盯著前麵那團青絲纏繞、黑漆漆、會移動的怪物,眼珠快瞪出來了。

嚇得魂飛魄散。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快走開!”

他的嗓音淒厲嘶啞,在地上摸爬打滾,十足十的慫包模樣。

完全不符混世魔王、霸氣煊天的人設。

“公子彆走,公子……”

那團青絲怪物發出沙啞的聲音。

慕潤中嚇得魂不附體,哪裡聽得清它說了什麼。

青絲怪物越靠越近,他索性用力地一踹,竟然把它踹出老遠。

“五舅舅,五舅舅,快醒醒呀。”

慕潤中驀然睜眼,嗬嗬地喘氣。

陡然看見一張圓乎乎的臉蛋,他雙目發直,嚇傻了似的。

絨絨蹲在他麵前,甜軟地問:“五舅舅,你是不是見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