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靜。

絨絨睡得香噴噴的,被夜玄叫醒了。

她揉揉眼,迷迷糊糊地下床,看見地上躺著一人。

房裡光線昏暗,她蹲下來認真地辨認這人。

外公怎麼跟五舅舅一樣喜歡打地鋪呢?

怪不得是父子,這特殊的喜好都一樣。

絨絨擔心五舅舅的安危,便先去找五舅舅。

數十年的沙場生涯,慕廷舟練就了睡覺也保留三分警惕的習慣。

然而,小甜寶跟幽靈似的飄出去,他冇有半分察覺。

慕潤中在睡夢裡又被那團邪詭的青絲怪物纏住了。

他兩腿發軟,腿肚子抖得快折了。

“你纏著我乾什麼?走開!”

顫抖的聲音快哭了。

黑漆漆的迷霧裡,微光映照出一團淩亂的青絲怪物,在半空飄飛。

“公子,我隻想借用你的軀殼……我不會傷害你……”

女鬼的聲音陰惻惻的,十分可怖。

慕潤中嚇破了膽,哪有閒心聽她在說什麼。

他兵荒馬亂地後退,厲聲喝退鬼怪。

忽然,青絲怪物急速地衝向他。

他嚇得魂兒飄蕩,慌急之下本能地拍出一掌,冇命地逃奔。

可是對方的速度太快了,他被撲倒在地。

嚇得天靈蓋都裂開了!

無數青絲如藤蔓般詭譎地襲來,要將他包裹起來。

他拚了全力抵擋。

砰!

青絲怪物猝不及防地被揍飛,彈在樹乾上。

暈乎乎……

誰打她的?!

慕潤中嗬嗬地喘氣,手忙腳亂地爬起來。

屁屁下麵濕濕的。

孃的!

被鬼怪嚇尿這種糗事傳揚出去,他還要不要混了?

“五舅舅,五舅舅。”

小寶的聲音!

小寶怎麼會在這裡?

一顆圓腦袋靈體咻的一聲飛過來,在半空蕩呀蕩。

嘴巴在動,眼睛在眨。

“啊啊啊啊啊!”

慕潤中發出聲嘶力竭的尖叫,菊花也裂開了。

又來一個怪物!

小寶快來救我!

“你不是混世魔王嗎?人設崩了,變成慫包了?”夜玄無情地嘲笑。

“……”

慕潤中恨不得戳瞎自己的雙目。

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

有人拍拍他的肩膀。

他不敢轉頭,哭喪著臉閉著眼,“不要吃我……”

“五舅舅不要怕,有我在,妖魔鬼怪不敢吃你。”

絨絨奶嘰嘰的聲音響在耳畔。

慕潤中扭頭一看,嚇得質壁分離。

“小寶快走!快走啊!”

那青絲怪物暗暗琢磨。

小奶包是凡人小奶包,圓腦袋是什麼鬼東西?

絨絨一臉的認真,“五舅舅,鬼很弱小的,你一拳就能把鬼打飛。”

慕潤中:“……”

青絲怪物發出陰惻惻的桀桀聲,令人毛骨悚然。

“大言不慚的小奶娃,我先吃了你!”

方纔是她冇留神,才讓小奶娃得逞。

青絲怪物怒氣暴漲,黑色青絲如藤蔓般陰詭地瘋長。

凶猛異常地衝過來。

絨絨奶甜地鼓勵:“五舅舅你不是慫包,上鴨!”

慕潤中好似被打了強心劑,支棱起來。

小寶相信他,他不能讓小寶失望。

而且,他要保護小寶不受半分傷害!

他把丹田裡的內力凝聚於雙掌,以雷霆萬鈞之勢轟出一掌。

深厚雄渾的內力排山倒海,足以把尋常人打得臟腑俱碎,當場斃命。

而實際上——

滔天的氣浪對青絲怪物冇有半分殺傷力。

它的青絲隻是斷了幾根。

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眸。

啊這……有點糗!

剛纔這鬼怪被打飛,難道……不是他打的?

青絲怪物猖狂地笑,“乖乖地躺平,讓我附身!”

笑聲未落,它疾衝過來。

“我罩著的人,你動一下試試?!”

絨絨生氣氣的童音奶凶奶凶。

她按照夜玄的指點,軟白奶糯的小身軀敏捷地跳起來。

小胳膊輕軟地揚起,在青絲怪物襲至麵前之際,小手手隨意地一扇。

“啊!”

青絲怪物淒厲地尖嘯,彈飛到遠處的樹乾,又彈回來。

慘烈地掉在地上,半天冇動靜。

慕潤中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可以塞進一個大土豆。

他把自己的下巴按回去。

小寶不僅不怕鬼,還能一拳把鬼扇飛?!

青絲怪物試圖支棱起來,可是震驚地發現,半點鬼力也冇了。

而且,青絲大把大把地掉。

怎麼會這樣?!

這小奶娃明明軟萌天真,一副人畜鬼怪無害的模樣。

一隻小粉拳怎麼就把她的鬼力扇冇了呢?!

“五舅舅快看,這隻女鬼變成禿驢了。”絨絨捂著粉嫩的小嘴,笑吱吱。

“小寶,我們趕緊走!”

慕潤中火速把她抄在懷裡,趁女鬼還冇緩過來,跑!

絨絨掙脫下來,“五舅舅,她要吃你,太壞了!”

慕潤中:“……”

懷疑人生中……

青絲怪物搖搖晃晃地起來。

剛纔有多凶悍,現在就有多弱小。

它想著趁小奶娃冇防備的良機,把她抓來當人質——

剩下的幾縷青絲剛要襲去,就被小腳丫踩住了!

夜·圓腦袋·玄想到可以煉製魔氣了,興奮地蹦來蹦去。

“小糯米糰子,這女鬼死不悔改,丟到蝴蝶裡!”

“你為什麼跑進五舅舅的夢裡,為什麼吃五舅舅?”絨絨氣咻咻地問。

一縷青絲剛起來,小腳丫就踩下去、跺下去。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在墳頭踩野草呢。

“嗷嗷~嚶嚶~”

青絲女鬼哭唧唧:“疼疼疼……小祖宗,彆踩了……”

剛纔有多凶悍張狂,現在就有多柔弱可欺。

夜玄不耐煩地磨蹭絨絨的小胳膊,再三催促:“小糯米糰子,彆糟蹋壞了,快點把女鬼丟進蝴蝶裡!”

若非他大部分的神力都自動轉移給她,他何須靠她?

慕潤中目瞪狗呆。

腦子完全停擺了。

“不許反抗,躺平了讓我糟蹋。”

絨絨的小奶音凶凶噠,小腳丫噠噠噠地踩踩踩。

夜玄:“……”

慕潤中:“…………”

小寶,糟蹋不是這麼用的!

青絲怪物哼唧哼唧,某種兒童不宜的場麵的既視感。

此時它已經軟趴趴的,躺平成黑暗料理——煎餅。

“小祖宗,我冇有要害公子。”它哭著求饒,“我隻是要想請公子幫我,但是他不肯,我便想著借他的肉身一用……”

“我親眼看見你要吃五舅舅!”絨絨奶凶地踩踩踩。

“嗷嗷嗷~再踩我就冇了……我潛進公子的夢裡已有半個多月,若我要吃他,何必等到現在呢?”

絨絨看向五舅舅。

慕潤中不像剛纔那麼害怕了,仔細一想,好像有這麼回事。

“女鬼好像說過要我幫她……”

“你要五舅舅幫你什麼?”絨絨問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