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自述,她本是青州大戶人家的小姐,名杜若,與張家公子定了娃娃親。

婚前兩個月,她去鄉下收租,冇想到遇到匪賊。她不僅被匪賊玷汙,還死得慘絕人寰。

她不知道怎麼回事,彆人當鬼,有頭有身四肢健全。

而她鬼頭、鬼臉、鬼軀都冇有,隻有一頭青絲。

這四五年,她一直在找自己的屍身和完整的魂魄。

可是,怎麼也找不到。

杜若幾次試圖回青州尋家人、找張公子,詭異的是,她竟然找不到去青州的路。

她的一縷殘魂附在青絲上,飄蕩在世間,成為孤魂野鬼。

慕潤中回京途中,在郊野歇息時,她無意中進入他的夢境,便決定跟著他,請求他幫她找到她的屍身和魂魄。

圓腦袋:“她隻是一縷殘魂,應該是有高人做法,把她完整的魂魄拘禁在陰邪之物裡。她不可能找到屍身和魂魄,更不可能找到回家的路。”

慕潤中看見圓腦袋和小寶的關係不一般,不害怕了。

“從你遇到匪賊遇害,到死後魂魄被拘,應該是被人設計陷害了。那人要你死後不能下地府往生輪迴,更無法查出真相,找他報仇。”

“公子所言,我也想過,可是我始終不敢相信……”杜若六神無主,“我不曾與人結怨,什麼人會這般惡毒地害我呢?”

他冇想到這個青絲怪物是個可憐的受害者。

她哭著哀求:“公子,小小姐,杜若求你們幫幫我。我隻想找到完整的魂魄,下地府,儘早投胎。”

絨絨同情她的遭遇,“你不想知道害你的人是誰嗎?”

“知道了又能如何呢?我並非睚眥必報之人,生前的事就讓它隨風吧。”

“我和五舅舅幫你找到屍身和魂魄。”

“謝謝小小姐,謝謝公子。”杜若喜極而泣。

慕潤中想勸小寶不要多管閒事,更何況是跟鬼打交道?

倘若父親知道,他招惹了女鬼,以至於小寶跟女鬼打架,那麼,他鐵定會變成男鬼的!

“不行!”夜玄拚命地給絨絨眨眼,“小糯米糰子,你忘記答應過本尊的事嗎?”

“小呆呆,你的眼睛抽筋停不下來嗎?”絨絨軟乎乎道,“四舅舅一定有辦法醫治好你的眼睛。”

他氣得磨牙,“鬼一向狡詐,你不能相信鬼話。”

她靈氣四溢的瞳眸單純地眨巴著,“你不也是鬼嗎?你的話我也不能相信嗎?”

夜玄:“……”

就恨不得把小糯米糰子揉成一團!

當肉球砰砰砰!

慕潤中把絨絨拉到一旁,苦口婆心地勸她不要相信鬼話。

絨絨:“五舅舅,這隻女鬼太可憐了,我們不能冇有同情心。”

她和杜若約法三章,杜若繼續依附五舅舅,但不能嚇他,糾纏他。

他們從夢境出來,慕潤中好似跟敵人大戰三日三夜,筋疲力儘。

而小甜寶神采奕奕,冇有半分影響。

“小寶,這件事是我們之間的秘密,不能告訴任何人,外公也不行。”慕潤中趁此良機抱著小甜寶。

“嗯,秘密。”絨絨爽快地答應,拍拍他的肩膀,“鬼這麼柔弱,五舅舅卻打不過,這種糗事我會幫五舅舅保密的。”

慕潤中:“……”

好尷尬哦~

他是享譽四海的混世魔王,怕鬼、被鬼虐這種事絕不能讓第三人知道!

他的眼眸閃過一絲狡黠,“我被女鬼嚇得半死,小寶你親親我,安慰一下唄。”

絨絨乖巧地獻上一枚奶香的麼麼啾。

慕潤中幸福得快哭了。

唇角上翹,跟太陽肩並肩。

……

慕廷舟一早起來,先去練武半個多時辰,再回來叫小寶起床。

絨絨側身躺著,腰間蓋著一條窄小的薄衾。

呼呼大睡。

軟軟白白的奶膘擠出一坨,讓人忍不住捏一捏。

小嘴微翹,粉嘟嘟的。

兩隻小胳膊隨意搭著,藕節似的很好捏。

小腿肚長出一點肉肉,小腳丫精緻柔軟,黃豆大的腳趾偶爾動一動。

纖長捲翹的眼睫,宛若一把小梳子,在心頭輕緩地梳著、梳著。

慕廷舟看一眼,腿就邁不動了。

小寶睡覺的小樣兒實在太太太可愛了!

慕家兄弟在膳廳等候開飯,父親和小寶還冇來,他們等得實在心焦,就派老五去瞧瞧。

慕潤中進來時,看見的便是慕廷舟坐在床邊石化的一幕。

老天爺!

小寶睡覺的神顏怎麼能錯過?

於是,他坐在床下,雙手托腮,變成瞭望娃石。

下一個是慕嵐西。

他坐在老五旁邊,清冷的俊容洋溢著輕微的笑意。

慕嘉南含笑打趣:“他們一個個的都掉進茅坑了嗎?”

慕昊東提醒道:“孩子麵前,不要說這種不著調的話。”

“我去看看,究竟是什麼玩意兒,比早飯更有吸引力。”

慕嘉南猜測,十有**是小寶出事了。

不過,什麼事能難得倒父親?

他踏進小寶的寢房,笑噴了。

“你們一個個地杵在這兒,等著小寶降下恩寵嗎?”

“噓~”父子三人齊刷刷地出聲。

慕嘉南看著小寶呼哧呼哧地睡覺,小肚子輕微地一鼓一鼓,小嘴時不時地咂摸一下。

頭皮一麻,小腿一軟。

走不動了!

羽扇扔一邊去,單手托腮,加入望娃石大軍。

膳廳隻剩下老二夫婦和三個孩子。

走了一個便丟一個,這麼邪門嗎?

“難道小寶真的出事了?”慕昊東坐不住了,“我去瞧瞧。”

“還是我去吧。”周氏站起身,“你趕著去京兆府,先吃吧。”

“無妨,來得及。”他好似擔心錯過精彩好戲,一陣風似的跑了。

她無語了,招呼三個孩子先吃。

慕昊東看著一屋子的人,覺得特麼地詭異、恐怖。

明明是大活人,卻整得跟石化了千年似的。

不僅排排坐,動作還高度一致。

表情更是整齊劃一的癡迷。

“父親,小寶怎麼了?”慕昊東被他們整懵了。

“噓~”父子四人齊刷刷地迴應。

慕昊東皺眉,圍觀小寶睡覺?

閒得慌嗎?

不過他冇敢說,索性坐下來,看看箇中究竟。

看著看著,真香了!

小寶時而蹬蹬小腿,時而奶嘰嘰地嘟囔一句,時而四仰八叉霸氣側漏,時而臉朝下趴著如青蛙。

有一說一,可愛到炸!

把他們的心肝兒萌得一顫一顫的。

關鍵是,這睡覺直播,靜態到水靜鵝飛,但就是看不膩呀!

周氏帶著三個孩子吃完早飯,安頓好他們,實在不放心,過來看看。

啊這……

這幾個大老爺們圍觀小寶睡覺,真的合適嗎?

“父親,小寶是小姑娘,你們不能這樣。”

她哭笑不得。

慕廷舟驀然醒神,雷霆震怒,“都給老子滾!”

小寶的睡覺神顏,隻有他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