絨絨抓著頭,皺著小眉頭,五官痛苦地擰巴著

腦袋疼得快炸裂了!

慕思思擔心地問:“小妹妹,你怎麼了?”

“疼~”

“我幫你吹吹。”

慕思思用力地給她的腦袋吹氣。

孃親也經常這樣在疼的地方吹吹的。

可是,絨絨還是疼。

“我知道了,有鬼怪要吃你。”慕思思害怕地哭起來,“鬼怪要吃我們,怎麼辦?我好害怕……”

“彆吵了!”絨絨死白的臉蛋佈滿了豆大的汗珠,“小呆呆,小呆呆……”

夜玄睡了一覺,神清氣爽。

他感知到小糯米糰子疼得死去活來,想幫她,可是,他的神力都在她身上,他莫得辦法呀。

能救她的,隻有她自己。

“小糯米糰子,本尊教你幾句口訣,你靜下心來念,就不會那麼疼了。”

“快點。”絨絨奶嘰嘰地催促。

夜玄念一句,她跟著念一句。

他說:“這是梵天蓮華心經,當年在神界很流行的,你試試吧。”

咳!

小小年紀就要飽受痛楚,可憐的喲!

絨絨小嘴叭叭,快速念起來。

慕思思好奇地看著她,研究來研究去,冇研究出個所以然。

便也跟著唸經。

可是,慕思思根本聽不清楚她唸了什麼,就聽著相近的音調胡念一通。

絨絨集中精神唸經,漸漸的能做到心無旁騖了。

不去想腦袋的刺疼,好像真的不那麼疼了。

柳氏拿著一個小小的人偶,用銀針使勁地紮紮紮。

心口紮紮紮!

腦袋紮紮紮!

臉蛋紮紮紮!

她纔不相信什麼巫蠱之術,但是,有花神的神諭,另當彆論。

她以血供養花神,達成血契,花神自會成全她的每個請求。

這幾年,她依仗花神的庇護,得到將軍的溫柔相待,在戰國公府順風順水。

這一次,她一定可以弄死那個野種和慕思思!

從今往後,戰國公府隻有清清一個孫女。

所有人都要寵著清清,清清是當之無愧的小公主!

清清長大後,定會嫁給未來的太子,甚至成為母儀天下的大魏皇後!

……

夜幕低垂。

慕廷舟坐鎮府裡,聽著八方來報,心一寸寸地墜入深淵。

府裡找不到小寶,外邊也冇有小寶的蹤影。

他焦灼不安地走來走去,周身噴出足以毀滅全城的雷霆怒火。

樹倒了,石案碎了,前庭一地狼藉,已然被他拆了一半。

極低的氣壓讓人喘不過氣。

周氏站在一旁,鵪鶉般低著頭,不敢吭聲。

慕家兄弟陸續回來,憂心忡忡地搖頭。

每個人都是一副狂躁焦慮、想殺人的表情。

小寶,你到底在哪裡?

慕廷舟聽了奏報,怒火如狂龍朝天怒吼,“找不到小寶,你們不要回來了!”

眾人:“……”

慕嵐西匆匆趕回來,“父親,西北那邊有兩間破敗的房屋,有點古怪。”

“如何古怪?”慕廷舟額角的青筋突突地暴跳。

“那兩間房屋,我也找過。”慕嘉南劍眉緊擰。

“裡裡外外我都看了,小寶和思思不在那裡,但我覺得,若要藏人,那地方不起眼,最合適。”慕嵐西直覺,小寶必定在那裡。

“去看看。”

慕廷舟龍行虎步一般,重如泰山壓頂。

慕潤中衝在最前麵,看著夜色下烏漆嘛黑、詭譎陰森的房屋,冇來由地毛骨悚然。

倘若小寶真的在這裡,她一定會嚇哭的。

“小寶,小寶……”

眾人分散尋找,一丁點蛛絲馬跡也不放過。

慕廷舟犀利森凜的眼神如鷹隼,又似一柄龍淵寶劍自天而降,霸氣地插入地表,屹立於蒼穹之間,龍吟細細。

“挖!”

他沉厚凜冽的語聲,讓眾人心頭一顫。

開挖的工具準備就緒,慕家兄弟不是拿著鐵鍬,就是掄起鋤頭。

一個個的,乾勁十足。

就算是徒手挖,他們也要報小寶挖出來!

“老爺,我忽然想起,這房屋好像有個地道。”周管家道,“地道不大,幾十年前的房主是用來儲存米糧的。”

“你怎麼不早說?”慕廷舟三步並做兩步地走進去,“進去看看!”

慕家兄弟興沖沖地跟著走。

砰!

突然的爆炸聲震天動地,地麵也震晃起來。

爆發引發空氣震盪,極強的衝擊力讓不少人撲倒在地。

慕潤中、慕嘉南離慕廷舟比較近,他們條件反射地撲倒慕廷舟。

全世界寂靜如死。

所有人都炸懵了!

慕廷舟最先回過神來。

破敗的房屋倒塌了,斷井頹垣,斷木殘片,煙塵瀰漫。

“小寶!快救小寶!”

他嘶啞地吼著,發瘋地衝向廢墟,徒手去搬!去挖!去刨!

小寶一定不能有事!

他已經失去晚兒,老天爺怎麼可以再把小寶從他身邊奪走?!

害怕,焦慮,心痛……

複雜的情緒充斥在心間,淚水奪眶而出。

慕家兄弟帶著下人、護院,爭分奪秒地挖挖挖。

甚至徒手去挖,去摳,即使指頭流血,也毫不在意。

他們紅著眼,流著淚,隻要有一分希望,他們就要堅持下去!

突然,前方響起一陣聲響。

嘩啦啦——

有人從廢墟堆裡鑽出來,小小的人兒,髮髻淩亂如雞窩,小臉蛋臟臟的黑黑的,宛若一隻奶糯流心的臟臟包。

她的後麵還有一個小人兒,衣裳臟兮兮的,同款臟臟包。

“孃親~嗚嗚~”

是思思的聲音。

周氏扔下手裡的鐵鍬,飛奔過去抱住女兒,喜極而泣。

“思思,你嚇死孃親了。”

慕廷舟的虎目湧出驚喜的熱淚,疾步飛掠,鐵臂一抄,把小小人兒抱起來。

慕家兄弟不約而同地衝過去,摸摸小寶的腦袋,捏捏她的臉蛋。

哽咽得說不出話,唯有喜悅的淚水見真情。

小寶冇事了!

小寶好好的!

“小寶!我的小寶!”慕廷舟沉啞的聲音喃喃自語。

“小寶你最厲害了,竟然自己爬出來。”慕潤中又驕傲又自豪。

他家小寶是天底下最聰慧、最厲害的小甜寶!

慕昊東過去,從周氏手裡抱過女兒。

臉頰蹭蹭女兒的臉蛋。

“爹爹,小妹妹唸經可厲害了。”慕思思眉飛色舞地說道,“不對!我要叫小妹妹為姐姐,姐姐超厲害的!”

“你叫絨絨姐姐?”周氏哭笑不得。

“思思也很厲害。”慕昊東親親她的臉蛋,不嫌棄她麵上沾了不少塵土。

慕嵐西道:“父親,先回去吧,我給小寶和思思檢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