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嵐西詳細地檢查了絨絨和慕思思的身軀,確保他們冇有受傷。

慕思思活蹦亂跳的,一個勁兒地說,姐姐超厲害。

冇有半分創傷的後遺症。

周氏看見慕昊東的眼神,溫柔道:“思思,孃親帶你回房歇息。”

慕思思朝絨絨招招手,甜絲絲道:“姐姐,明日一早我來找你玩哦。”

絨絨點了點小腦袋,“好呀。”

慕廷舟把小甜寶轉過來,“小寶,跟外公說,你為什麼去那地方?是不是有人抓了你,把你囚在那兒?”

她搖頭,“我跟著三姐姐去的。”

在他們的詢問下,她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慕家父子幾人的麵色越發的沉重。

果然有人要害小寶和思思!

慕廷舟的虎目掠起寒凜的殺氣,吩咐周管家:“把人帶過來!”

周管家領命離去。

“外公,壞蛋用邪術操控三姐姐。”

絨絨餓壞了,一邊津津有味地吃著,一邊軟嚤嚤道,“壞蛋還用邪術害我,小呆呆讓我唸經,我就唸經,念著念著就真的不疼了。”

慕廷舟著急地問:“小寶你哪裡疼?壞蛋怎麼害你的?”

她摸摸心口和腦袋,口齒不清道:“外公,我冇事了,我唸經滅了邪術。”

眾人:“……”

唸經還能滅邪術?

離天下之大譜!

他們自然把小寶的童言無忌當作她的萌言萌語,小寶福星高照、洪福齊天,終能化險為夷。

唯有慕潤中知道,小寶天生神力,一隻小粉拳把鬼揍飛,超厲害的!

唸經滅了邪術這種荒誕無稽的事,對小寶來說隻是小意思。

慕嘉南問道:“小寶,你和思思躲在地道,為什麼房屋爆炸了?”

“三姐姐很餓很餓,很難受,我按照小呆呆說的口訣,念一遍,打出一拳,就爆炸了。”

絨絨一本正經地說著,還揮手示範,奶嘰嘰的聲音讓人格外的齣戲。

眾人:“!!!”

他們尚且做不到一拳把兩間房屋炸了,小寶能做到?

但是!

小寶說什麼都是對的!

即便不太對,他們也捨不得反駁!

小寶身處絕境,不僅不害怕,還自娛自樂,發揮豐富的想象力編故事。

小寶這是寬慰他們,讓他們不要太過擔心。

小寶太暖了!

就連慕潤中也有點懷疑,莫不是小寶托大了?

夜·圓腦袋·玄坐在蓮花台,瘋狂貪婪地吸著邪念、惡念。

這些凡人呐,當然不知道他的神力的威力有多大。

小糯米糰子隻吸收了他一丁點的神力,就把兩間房屋炸得稀巴爛。

當時,小糯米糰子唸經緩解了頭疼。

慕思思這個拖油瓶,哼唧說喘不過氣,很難受。

小糯米糰子擔心她堅持不了多久,便叫他幫忙。

他還不想把施展神力的口訣教給她,但是她太能磨人了,他煩不勝煩,便隨便唸了幾句。

冇想到!

她一字不差地重複了一遍,有模有樣地打出一掌。

竟然把一丁點神力的威力發揮得淋漓儘致!

當時的夜玄,一腦袋的生無可戀。

小糯米糰子不是天才,而是逆天變態的天才!

慕廷舟冇有深究小寶話裡的深意,他在想,用邪術加害小寶的,唯有一人。

今夜,他要大開殺戒!

“外公,我不能讓壞蛋繼續用邪術害人。”

絨絨氣咻咻地說著,從他的懷裡滋溜下去,用力地跺跺小腳丫,“我要抓到那個壞蛋!”

兄弟幾人捂胸:“!!!!!”

小寶萌翻了!

慕廷舟失笑地問:“小寶你想如何抓那個壞蛋?”

“小呆呆有辦法的。”她水汪汪的瞳眸天真地眨巴著,“小呆呆,你不是說你有辦法找到施展邪術的壞蛋嗎?快告訴我叭。”

“!!!!!”

慕家父子麵麵相覷。

小寶看著半空說話,難不成……

她說的“小呆呆”,是鬼?

或者是妖魔?

頃刻間,他們覺得身後涼颼颼的。

夜玄把附近的邪念、惡念吸了個乾淨徹底,打了個臭氣熏天的飽嗝。

撐著了!

“簡單得很,隻需一道追影符。”他躺下來,圓腦袋癱成一隻Q彈的大福,“以你的聰慧,畫大半個月應該能畫出一張像模像樣的靈符。”

“哦,我試試吧。”絨絨轉嚮慕廷舟,“外公,我要畫符,要符紙,硃砂。”

眾人:“……”

慕廷舟摸摸她的額頭,冇燒呀。

小寶該不會是中邪了吧?

其他人也是毛骨悚然。

秋日還冇到呢,怎麼房裡這麼寒涼了?

慕潤中見過小寶的厲害,也被女鬼嚇了半個月,知道小寶不是說笑,更不是被鬼附身,便興沖沖地去找符紙和硃砂。

周管家來報,已經把柳氏帶來,在庭前跪著。

慕廷舟料定今日的事跟柳氏脫不了乾係,不過,先看看小寶畫符吧。

小寶更重要!

恰好,府裡有符紙和硃砂,慕潤中很快便取回來。

絨絨把狼毫沾了硃砂,奶白的小手手笨拙地握著。

“小呆呆,現在開始叭。”

“你閉上眼,用心看。”夜玄用剛剛修煉的一丁點神力,在半空畫符,“本尊畫一筆,你跟著畫。”

“好噠。”她烏澈的瞳眸闔上了。

慕家父子:“……”

慕嵐西掀眉:小寶在乾什麼?

慕嘉南擠眼:小寶真的在畫符?

慕昊東皺眉:確定小寶不是在睡覺?

慕廷舟吹鬍子瞪眼睛:小寶說什麼做什麼都是對的!

不能反駁!

不能質疑!

慕潤中樂滋滋:欣賞小寶表演絕技、見證奇蹟的一刻!

夠他吹噓幾次了!

絨絨不知不覺地用了神力,果然看見金鑲玉蝴蝶裡的圓腦袋一鼓一鼓的。

夜玄使勁地憋憋憋。

奇怪了!

怎麼憋不出神力了?

“小呆呆,你在憋屁嗎?”

絨絨等了許久,見他不教,便糯嘰嘰地問,“要不要我教你憋屁?”

夜玄:“……”

慕家父子:“…………”

慕潤中撲哧一聲,差點笑岔氣了。

可以想象一下圓腦袋憋屁的慫樣。

慕廷舟瞪他一眼,死亡凝視大殺四方。

小寶雖然有點不著調,但小寶永遠不會有錯!

慕潤中收斂一些,使勁地摁住腹肌,不讓腹肌亂跳。

慕嵐西看看他,又看看小寶,忽然發現小寶戴著的精緻小蝴蝶發出微弱的光芒。

這隻小蝴蝶有古怪!

夜玄終於憋出大屁,哦不是,憋出大招,昏黑的半空浮現第一筆金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