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吃過早飯,慕廷舟拉著絨絨談心。

“小寶,我們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是不是?”他笑眯眯道。

“對呀,一肋插箭、兩肋插刀的好朋友。”她在一大堆奇珍異寶裡扒拉扒拉。

“小呆呆是誰,在哪裡,你可以跟外公說說嗎?”

“這是我和小呆呆的秘密,不能說哦。”

“外公也不能說嗎?”

“我問問小呆呆叭。”

慕廷舟等了片刻,卻冇等到她的迴應。

他按住急躁的脾氣問道:“小寶,你問小呆呆了嗎?”

絨絨軟酥酥道:“小呆呆在睡覺,不理我。外公,你送給我的那個……金斧頭和那個……錘子呢?”

“金斧頭和流星錘太重了,等你長大一些再給你玩。”

“外公,我把它們珍藏在這裡,可以嗎?”

“可以,當然可以!”

慕廷舟吩咐下人去取金斧頭和流星錘。

難得小寶喜歡,還要珍藏,他當然開心啦。

這時,周管家來報,安西王府的安管家求見。

安管家說,靈月郡主昏迷了一日一夜,宮裡的太醫束手無策,脈象越來越弱。

他奉了安西王的命令,請慕小神醫和絨絨過府一趟,救靈月郡主。

“我家小寶又不是大夫,不懂救人!我家老四可以醫治任何人,就是不醫治安西王府的雜碎!”

慕潤中氣焰囂張地把人轟出去。

安管家下跪懇求:“慕小神醫,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請您務必救治我家小郡主。”

慕嵐西麵上的淡漠如深秋碧水,寒得瘮人,“害我家小寶者,詆譭我家小寶者,不醫。”

都不用慕廷舟出麵,慕家兄弟就把人攆出去了。

慕思思果然來找絨絨玩。

一路歡快地叫著“小姐姐、小姐姐”。

看見祖父不是跟她們搶玩意兒,就是亂插嘴,慕思思不樂意了。

“祖父,我們小寶寶一起玩,你去忙吧。”

“我跟你們一起玩。”慕廷舟樂嗬嗬道。

“祖父你不能玩這些玩意兒,為老不尊,會被人笑話的。”她生氣地發射小冷箭。

慕廷舟:“……”

心好疼~

絨絨也道:“外公你去書房叭,你年紀大了,在這裡會礙手礙腳。”

慕廷舟:“……”

頭也疼起來了~

“外公不老,外公才十歲,跟你們一樣,花兒的年紀。”

“祖父,地上這些都是你掉下來的臉皮,碎成渣渣了。”慕思思煞有介事地指著地麵某些碎屑,“我幫你粘起來好不好?”

慕廷舟:“……”

額角的青筋突突地跳動。

這個思思,平日裡也不見得這麼伶牙俐齒!

撲哧撲哧~

他耳朵一動,淩厲的目光射向外邊。

門邊露出的小半個頭,有三個!

慕廷舟不動聲色地抓起茶盞,揪準時機狠狠地擲過去。

“啊啊啊!”

慘叫一聲比一聲誇張。

兄弟三人機靈地跑了。

……

一個時辰後。

安西王親自登門。

他鄭重地拱手,“慕老弟,靈月病得蹊蹺,太醫們束手無策,說怕是熬不過今夜。本王懇求你大發慈悲,不計前嫌,勸勸慕小神醫,醫治我家靈月。”

慕廷舟把他扶起來,“不是我不願幫你,孩子大了,我這個老父親的話不中聽了。”

安西王豈會不知,這隻是他的推辭?

戰國公慕廷舟,當年在北疆號令三軍,軍令如山,威重赫赫。

在慕家,他是一家之主,更是說一不二,家風嚴苛如鐵。

哪個臭小子膽敢忤逆他?

“慕老弟,若非人命關天,本王也不會死皮賴臉地上門來求。”安西王想到孫女命在旦夕,焦急得眼睛濕了,“你有何條件,儘管提,本王一定辦到。”

“王爺也知,那日你家王妃和靈月郡主實在太過分了。”慕廷舟冷沉道,“我這人護短,不講道理,膽敢傷害、詆譭我家小寶,就是我的敵人!”

多年戰友,安西王自然知道他的脾性。

他破釜沉舟道:“隻要慕小神醫治好靈月,本王一定把王妃綁來認錯,任你處置!”

慕廷舟:“你這不是為難我嗎?”

安西王再次拜求。

慕嵐西拉著絨絨走過來,行了個禮。

“外公,我和四舅舅去看看叭。”絨絨俏皮道,“靈月郡主討厭我,卻又不得不欠我一個天大的恩情,今後她在我麵前,要矮一截呢。這不是很好玩嗎?”

“小寶說得對。”慕廷舟悄聲問道,“你真的有辦法救她嗎?”

“我用外公送的金斧頭,把惡鬼剁成一塊塊的。”她亮出金光閃閃的小斧頭。

“好好好。”他叮囑慕嵐西,“如若小寶少了一根頭髮,老子把你剁成一塊塊的,喂狗!”

慕嵐西:“……”

其餘人:“…………”

慕潤中湊過來,低聲道:“小寶,我陪你去,幫你捉鬼。”

絨絨點點頭。

慕嵐西清冷道:“王爺,我會儘力醫治靈月郡主,但能不能治好她,我不能保證。”

安西王無不答應。

……

安西王府。

靈月郡主躺在床榻,灰白的臉蛋泛著一塊塊青斑。

甚是可怖。

她的父母死得早,是安西王妃把她帶大的。

安西王妃不眠不休地守著,憔悴了不少。

“那日在霓裳閣,慕家小孫女當真說了那句話?”她再次慎重地問,“不許有虛言!”

“千真萬確。”許嬤嬤和雷嬤嬤的語氣十分篤定。

“奴婢瞧著,慕家小孫女用邪術詛咒小郡主,不然小郡主怎麼會藥石無靈?”雷嬤嬤又道。

安西王妃揮手讓她們退下。

慕家小孫女的確聰慧過頭了。

事出反常便是妖。

太過聰慧,就是被妖邪附身了!

她把靈月害成這樣,這筆賬要千百倍地討回來!

外邊傳來腳步聲、說話聲。

安西王帶著三個人進來,安西王妃看見絨絨,炸了毛。

“你把他們帶來乾什麼?你要害死靈月嗎?”她熬紅了的眼睛噴出歇斯底裡的怒火,“這裡不歡迎你們,滾!”

“你以為我們很想來嗎?”慕潤中不可一世地冷笑,“你家王爺三請四請請我們來的。”

“靈月變成這樣,還不是你害的?”安西王冷厲地怒斥,“若你不想靈月一睡不醒,你就給本王閉嘴!出去!”

安西王妃正要破口大罵,安管家和下人聯手,硬是把她拽出去。

安西王客氣道:“慕小神醫,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