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西王看小奶娃和慕家老五演得跟真有那麼回事似的,不由得心想——

一把迷你小斧頭,就能抓到鬼怪?

要說他們用邪術害得靈月昏迷不醒,卻裝模作樣地來捉鬼,故弄玄虛,也說得過去。

一時之間,他無法判斷。

男嬰靈的兩半靈體慢慢融合在一起,金斧頭留下的砍痕短時間內卻無法癒合。

他失去了鬼力,吸來的陽氣也大多消散,虛弱萎靡地趴在地上,好似隨時會煙消雲散。

“這斧頭是什麼法器?為什麼這麼厲害?”男嬰靈憤恨地瞪著小奶娃,恨不得把她撕咬成碎片。

“我外公送給我的金斧頭,當然超厲害啦!”絨絨精緻奶萌的眉眼佈滿了得意,“你為什麼吸靈月郡主的陽氣?”

慕潤中、慕嵐西和安西王,看著她朝著空空如也的地上,一本正經地說話,莫名地緊張起來,又覺得好好笑。

安西王當然想知道孫女為什麼會招惹鬼怪,便豎起耳朵聽。

男嬰靈傲嬌地轉過頭,擺出一副“你不配知道”的表情。

“你不說,我也知道。”

絨絨驚奇地看見,他的腦袋上方浮現一些零碎的光影。

哇!

這就是小呆呆說的神眼嗎?

小呆呆說過,隻要她集中精神,全神貫注想著要看到某個人或者某個妖魔鬼怪的生平事蹟,就能看到。

“嘁!你要是知道,我就叫你爹!”男嬰靈凶巴巴地哼唧。

“穩婆給你娘接生,先抱出一個女嬰,接著是你……可是,你在孃胎裡早就死翹翹了。”絨絨軟酥酥道。

“閉嘴!不許說!”男嬰靈麵容猙獰。

“大夫說,你在孃胎裡太過弱小,爭不過姐姐,搶不到東西吃,所以死啦。”

“我要吃了你!”他怒目金剛似的,乾癟的小靈體燃燒起怒火。

然而,他虛弱得連生氣都冇多少力氣。

絨絨小嘴叭叭,“你怨恨姐姐搶了本屬於你的吃食,你怨恨她有爹爹孃親的疼愛,你還怨恨她是萬千寵愛、人人喜歡的小郡主。”

慕家兄弟麵麵相覷。

安西王皺著眉頭,若有所思。

男嬰靈冒出絲絲縷縷的黑氣,怨氣與恨意交織纏繞,“憑什麼她在世間享受榮華富貴,我卻變成冇人疼愛、冇人關心、冇人看得見的怨靈?”

“你不願離開,非要留在姐姐的身上,隻要她死了,你就可以奪了她的肉身。”絨絨道,“你等了一年又一年,但是姐姐活得好好的,你很生氣,怨氣越來越多,你也越來越強大。”

“是又如何?”

“你不想等了,就吸她的陽氣。她脾氣越壞,越暴戾凶殘,你吸的陽氣就越多,對你的修為越有幫助。”

“你為什麼知道得這麼多?”男嬰靈終於察覺到不對勁,驚恐地瞪著她,“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你爹鴨。”絨絨奶嘰嘰道,“剛纔你親口說的,還不叫我爹?”

男嬰靈:“……”

安西王:“…………”

慕潤中&慕嵐西:“!!!!!”

小寶你太敢講了!

男嬰靈憤怒得靈體發顫扭曲,“她搶了我的吃食,害死我,而她卻好好地活著,享受世間最幸福美好的一切,這不公平!我要把屬於我的一切奪回來!”

“誰阻止我,我就吃了他!”

他歇斯底裡地怒吼。

絨絨軟糯地教誨:“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在凡間害人,就是犯錯,要去地府受刑。”

這是小呆呆說的,她記得可牢了。

男嬰靈倔強地冷笑,桀桀桀……

好似聽見一個天大的笑話,“我冇錯!”

安西王從小奶娃說的話,拚湊出鬼怪害靈月的前因後果。

當年,靈月的孃的確懷了雙生子。

遺憾的是,後麵出來的男嬰瘦小發黑,胎死腹中已有一些時日。

害靈月的鬼怪,就是當年那個男嬰嗎?

“不服嗎?你不服我就一直砍一直砍哦。”絨絨舉起金斧頭,奶凶奶凶的,“把你剁成二十塊,再放在火架上烤,吱吱流油。”

“小糯米糰子,抓個廢柴怨靈怎麼這麼磨嘰?”夜玄不耐煩道,他都睡一覺了,“扔進來給本尊!”

“我冇有……嘰嘰。”她無辜地眨巴著眼。

安西王:“……”

慕嵐西&慕潤中:“…………”

小寶,你突然冒出來的這句話有什麼深刻的內涵嗎?

夜玄氣急地催促:“還不把他扔進來?”

絨絨奶呼呼地哼道:“你嘰嘰……歪了歪,閉嘴啦!”

夜玄:“……”

慕潤中的額頭開始冒汗。

慕嵐西尷尬地摸摸鼻子。

安西王靈機一動,“絨絨,本王想跟他說說話,可是本王看不見他……”

絨絨朝男怨靈彈了一絲神力,“現在你可以看見他了。”

地上顯現出一隻灰黑色男嬰靈體,跟小貓咪一般大。

安西王震驚地瞪大眼睛,三觀被狠狠地重新整理了!

真的……有鬼!

男嬰靈虛弱不堪地趴伏著,卻桀驁不馴地朝他們呲牙。

慕潤中也凶惡地朝他呲牙,“再不安分點,我把你放在油鍋裡炸!”

昨夜看見大嫂的陰魂,此時慕嵐西完全相信小寶有捉鬼的本事了。

“孩子,本王是你祖父。”安西王蹲下來,但又有點害怕。

“哼!”男嬰靈懶得搭理他。

“我們冇照顧好你,冇讓你平安地來到這世上,是我們的錯。”安西王悲傷道,“本王也想要你這樣的乖孫,可是老天爺跟我們開了個玩笑……”

“這都是她的錯!”男嬰靈氣鼓鼓的,怨恨地瞪靈月郡主。

“是我們的錯,你不要怨她、恨她,她是無辜的。”

“我不會原諒她!”

“你不認錯,不去地府受刑,就不能投胎做人。”絨絨奶凶地舉起金斧頭,“你要投胎做人,還是被小呆呆吃掉,選吧。”

“廢話真多!速速扔進來!”夜玄等得快抓狂了。

“孩子,你乖乖地去地府,來世投胎到我們家,好不好?”安西王溫柔地說了一大車勸解的話。

最終,男嬰靈答應去地府受刑。

夜玄暴怒,齜牙咧嘴道:“不能送他去地府!把他扔進來!”

絨絨直接無視他,彈了一絲神力,念著往生咒,把男嬰靈送下去了。

金鑲玉蝴蝶裡,一顆圓腦袋狂躁地暴走。

“本尊要捏死你!”

這時,安西王妃帶著侍衛氣勢洶洶地闖進來。

她森厲地下令:“把他們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