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潤中聽出杜若話裡的深意。

他解釋給小寶聽,張夫人的臉皮、皮囊,應該是杜若的。

從張夫人的容貌,可以瞧出杜若當年的模樣。

清麗絕俗。

絨絨氣咻咻道:“她是冇臉的怪物,怪不得要搶彆人的臉皮和皮囊。”

慕潤中無條件、無時無地地誇讚:“小寶說得妙!”

張夫人冇搭理她,陰毒地眯眼,“如今在我身上,自然是我的。”

杜若認出她的聲音,驚駭不已,“你是……表妹?”

表舅家的妹妹,李若水。

李若水清冷地勾唇。

冇有半分見到姐妹的驚訝,好似早就料到這團青絲怪物是什麼玩意兒。

“你佈局害得我慘死,就是為了得到我這張臉和我的皮囊,就是為了嫁給謙哥哥,是不是?”杜若憤怒得青絲飛散,每根青絲尖梢都充滿了憤怒。

“我看上你這張臉、這張皮囊,是你三生修來的福氣。”李若水譏誚地冷笑,“我用你的臉和皮囊陪伴謙哥哥多年,不也是相當於你陪伴謙哥哥嗎?你應該感謝我。”

“你該死!”杜若暴怒,滔天的仇恨驅使著青絲快速瘋長。

殺戾的黑氣暴漲!

絨絨也氣到了,“這個冇臉的怪物應該是一根又老又醜的黃瓜,欠拍。”

李若水陰寒地笑,“憑你一縷殘魂,也敢跟我動手?”

她隨手拍出,一波勁猛的黑氣朝對方淩厲地飛襲。

眨眼間,青絲儘斷。

消失於無形。

杜若本就是一團青絲,在對方的強勢碾壓下,被薅禿了。

她氣炸了!

釋放出所有的鬼力,飛速襲向對方。

但是,李若水攻擊的速度更快。

又是一大波煞氣凜凜的黑氣,直接把杜若的一小團包裹、碾碎。

千鈞一髮之際,慕潤中火速襲出一泓威猛的氣勁。

把小小團杜若捲回來。

李若水轉身看著那一男一娃,暗暗尋思:

這位男子內功不俗,但三招之內,必定死於她手。

“奉勸一句,速速帶著小奶娃離開,多管閒事會死無葬身之地。”她的周身冒出陰詭的黑氣。

“巧了!老子最喜歡、最擅長的便是多管閒事。”慕潤中單臂抱著絨絨,瀟灑不羈霸氣側漏,“我家小寶想看看你這隻冇臉的怪物是什麼臭玩意兒,我總要滿足她的小小好奇心。”

“找死!”

李若水一聲暴喝,頃刻間,後院烏雲滾滾,陰風肆虐。

陰詭的黑氣遮天蔽日,隔絕了俗世紅塵。

絲絲縷縷的黑氣張狂地飛襲。

隻要沾到身上,就會侵入人的臟腑。

轉瞬之間,人就被腐蝕得乾乾淨淨。

慕潤中放下絨絨,無縫銜接地雙掌齊出。

驚電般的氣勁裹挾著雷霆萬鈞之勢,沖天虎嘯飛襲。

若是尋常人,必定臟腑俱碎,腦漿迸裂。

李若水鄙夷地冷笑。

霸道的黑氣如入無人之境,穿越對方的氣勁,疾速奔襲。

慕潤中驚駭地變了臉色。

在妖魔鬼怪麵前,他深厚的內力被鄙視了。

夜玄貪婪地吸收邪念、惡念,睜開一隻眼圍觀。

“不自量力。”

“小呆呆,這隻怪物是什麼?”絨絨著急地問,“五舅舅比弱雞還要弱,肯定會受傷。我要保護五舅舅。”

“……”慕潤中感動得想哭,可是他怎麼能讓小寶保護呢?

“本尊的神力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可滅三界萬物。”他的每個毛孔都張開到最大,大口地吸吸吸!

這隻怪物的黑氣真香!

砰!

慕潤中像一隻戰鬥力降到負數的小奶狗,狼狽地摔飛。

噴出一口老血。

詭戾的黑氣如洪水般奔湧而來,下一瞬就會吞噬他。

他震駭地吼叫:“小寶快跑!”

絨絨焦急又擔心,急速地彈出一絲神力。

凶險之際,一波氣勢磅礴的氣浪暫時攔住黑氣的侵襲。

慕嘉南如天神般降臨,青衣飛揚。

雪白羽扇狠厲地橫掃!

一排冰針疾風般飛射出去。

他寒沉道:“快帶小寶離開!”

慕潤中敏捷地爬起來,一臂抄起小寶。

李若水陰毒地眨眼,黑氣瞬間吞噬了所有冰針。

一半黑氣襲嚮慕嘉南,一半黑氣襲嚮慕潤中。

吞噬萬物的氣勢如颶風般席捲全城。

“你們都要死!”

尖利得意的聲音在半空繚繞。

絨絨生氣氣!

這隻冇臉的怪物不僅傷了女鬼小姐姐,還欺負五舅舅、三舅舅!

她氣鼓鼓地跳起來,宛若一顆軟乎乎的炮彈乘風破浪。

東風加速,使命必達!

李若水根本不把她當一回事,冇防備她。

加上小甜寶的速度太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急衝到她麵前。

她正要揮手把小奶團扇飛到天邊去,卻忽然看見粉嫩的小腳丫踹到眼前。

“不知死活來送人頭,老孃勉為其難地送你去陰曹地府!”

李若水抓住她的小腳丫,扭斷!

卻好像被烈焰灼傷,下意識地鬆手。

絨絨使了吃奶的力氣踹她的腦袋。

李若水趔趄兩三步,險些摔倒。

腦袋好似被鋒利的大刀劈成兩瓣兒,疼得快裂開了。

怎麼可能?!

這小奶娃天真無知,嬌弱得一根手指就能捏死。

絕不可能踹中她的頭,更不可能踹得她這麼疼!

李若水怒不可遏,五爪收攏,殺氣迸現。

一縷縷的黑氣以奇詭的速度吞噬小甜寶。

“小寶小心!”

慕嘉南、慕潤中驚駭得腦袋快掉了。

他們不約而同地疾衝過去,與此同時,氣浪奔湧。

絨絨泥鰍似的坐在她肩上,奶呼呼地掄起小粉拳——

抱著李若水的腦袋就是一通暴揍!

每一拳都閃著細碎的金芒。

“你乾什麼?滾開!”李若水疼得歇斯底裡。

“像你這種冇臉的怪物,我勉為其難地糟蹋一下下。”

絨絨奶甜的聲音跟她此時暴戾的行為,畫風完全是兩個極端。

慕潤中&慕嘉南無奈地眨眼。

回頭一定要跟小寶好好地解釋,糟蹋的精準含義。

李若水氣瘋了。

她想把小屁孩拽下來,可是她已經被揍得暈乎乎。

為什麼會天旋地轉呢?

“我的舅舅,我的鬼鬼,你怎麼能揍呢?你問過我了嗎啊?”

“不把你的腦袋揍得腦漿崩裂,我就倒立學狗叫。”

“搶了彆人的皮囊,你還這麼凶!你禮貌嗎?”

奶嘰嘰的聲音萌萌噠、凶凶噠。

這畫風清奇的一幕,太凶殘,太可愛,太好笑了!

杜若一臉懵逼。

慕家兄弟目瞪狗呆。

李若水嗷嗷地慘叫,好似有天雷照在她的天靈蓋,暴風驟雨似的劈。

忽然,她的五指冒出黑氣,陰狠地抓住絨絨。

隻要黑氣入體,這小鬼頭頃刻間就會化成一灘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