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陽高照,日光傾城。

洛都的百姓得知慕大將軍班師回朝,攜家帶眷地出動,夾道歡迎。

萬人空巷。

“慕大將軍鎮守北疆多年,把西秦國打得落花流水,戰功赫赫,是咱們大魏國的保護神。”

“戰國公是老戰神,慕大將軍是小戰神,慕家出了兩個戰神,隻怕朝廷要變天了。”

“那些權貴世家眼紅著呢,一定會千方百計地打壓慕家。”

“來了來了!”

清越的馬蹄聲整齊劃一,猶如九天降下天雷,動地而來。

氣勢磅礴。

圍觀的百姓熱情高漲,歡呼聲、議論聲響徹雲霄。

慕廷舟率領一家人包了一家茶樓的門庭,占領了絕佳要地。

慕思思坐在慕昊東的肩上。

絨絨坐在慕嘉南和慕潤中拚起來的肩橋。

而慕天佑,被慕嵐西托舉著。

外邊的人群推來擠去,他們卻穩如泰山。

慕廷舟聽著馬蹄聲近了,含笑播報:“小寶,馬上到了。”

絨絨翹首望著,精緻幼嫩的眉眼卻藏著一絲憂色。

大舅舅會不會生氣呢?

若大舅舅不喜歡她,怎麼辦呢?

兩騎開路,精騎行進紀律嚴明,屬於沙場的鐵血風采展露無遺。

當中那主帥雄踞駿馬,英姿勃發,氣勢如虹。

俊美的臉龐剛毅冷厲,劍眉星目,染了些許風塵。

但更多的是看透生死的堅毅,以及鐵血洗禮過的鋼鐵意誌。

“爹爹……”慕天佑激動地喊道,麵龐充滿了狂熱的崇拜。

“大伯,大伯……”慕思思興奮地喊叫。

絨絨卻啞火了,眨巴著眼。

大舅舅好厲害呢!

玄黑鐵甲閃著冰冷的金芒,玄色戰袍迎風飛揚。

慕戰北在嘈雜的聲音裡隱約聽到清脆的叫聲,沉毅的目光在人群裡搜尋。

終於,他看到幾張熟悉的麵孔,朝他們揮手。

父親、兒子,還有弟弟們都來了。

慕戰北冷峻的眉宇浮現淡淡的笑意。

慕大將軍每到一處,便爆發出響徹全城的喊叫。

洛都百姓對他的熱情,空前絕後。

慕廷舟酸了,“小寶你知道嗎?當年外公班師回朝,百姓也是夾道歡迎,比今日熱鬨多了。還有人給外公送吃的呢。”

“外公是最厲害的。”絨絨真摯地誇讚。

“那可不?”他得意地眨眨眼。

“爹爹這麼年輕,不少姑娘都說要嫁給爹爹呢。”慕天佑調皮地打趣,“祖父,當年有這麼多姑娘想嫁給你嗎?”

“當然有!”慕廷舟被孫子懟了,生氣地板著臉,“臭小子,皮癢了是不是?”

“祖父你年輕的時候很少回來,哪個姑娘想嫁給你?”

慕天佑伸出舌頭略略略,還做了個鬼臉。

慕廷舟抬手就要揍過去,慕天佑麻溜地跑了。

這兩日,慕天佑跟孃親相處一室,時刻在一起,雖然他看不見她,但他們的心在一起。

他很滿足、很幸福,開心壞了。

不過,葉氏不能在白日出來,便在府裡等候。

鑒於慕戰北要先進宮麵聖,慕廷舟一家人先行回府。

周管家在府門外等呀等,午時過了都冇等到人。

後來,一家人都來到大門外,一起等。

眾人有說有笑,比乾等著強多了。

終於,慕戰北迴來了!

他飛身下馬,臉龐洋溢著笑意,躬身下拜。

“父親,孩兒回來了。”

“好好好,安然無恙地回來就好。”

慕廷舟扶起他的手臂,拍拍他的肩膀,眼角濕潤了。

不過,他是一家之主,絕不可以冇出息!

他硬是把眼淚憋回去了。

“爹爹!”

慕天佑蹦過去,一把抱住慕戰北的腰。

鐵甲太硬太粗糲,磕得疼。

但是,他纔不管呢,他把臉埋在爹爹的胸膛,孺慕地蹭了蹭。

慕戰北摸摸他的腦袋,“佑兒長這麼高了,讓爹爹抱抱你。”

慕天佑滿心希望爹爹抱抱他的。

但是,他忽然想到什麼,迅速從爹爹的懷裡滋溜出來。

“爹爹,我不是小孩子了,抱什麼抱?”

“……”慕戰北張著雙臂,尷尬了。

絨絨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大舅舅是最好看、最厲害的爹爹!

可是,她的爹爹……

她的眉目浮現幾許憂傷。

慕昊東等兄弟四人,分彆上前打招呼。

慕思思甜甜地叫:“大伯,我是思思。”

慕戰北摸摸她的臉蛋,“思思乖,真好看。”

黑眸一瞥,他看見一張熟悉又久違的臉蛋。

跟妹妹一模一樣的臉!

他激動地過去,粗糲的大手捧著絨絨幼嫩的臉蛋。

“妹妹……”低沉的嗓音沙啞了,輕輕地顫著。

“小寶是晚兒的女兒。”慕廷舟抱起小寶,聲音哽嚥了。

慕戰北一把抱過絨絨,臉頰貼著她的臉蛋,“小寶,我是大舅舅。”

絨絨乖軟地叫:“大舅舅。”

他抱得更緊了,眼裡盈滿了淚花。

妹妹失蹤那會兒,他正好去江南探望至親。

他這個當大哥的,冇保護好妹妹,他愧為兄長。

如今回來,冇想到妹妹的女兒都這麼大了。

絨絨被大舅舅強有力的臂膀抱著,覺得格外的安心。

大舅舅這麼厲害,這麼多人喜歡他,器宇軒昂,卻是大哥哥的爹爹。

而她的爹爹,是個心狠手辣的壞蛋。

她也想有個厲害的爹爹!

看著這一幕,慕廷舟、慕昊東等人也是又哭又笑。

慕思思撅起小嘴,不開心。

大伯都冇抱她呢。

慕天佑也是不樂意,爹爹都冇抱他這個親兒子呢。

但轉念一想,小妹妹冇了爹爹孃親,而且比他小幾歲。

爹爹抱抱她也冇什麼。

周氏笑道:“大哥剛回來,必定餓了,不如先去膳廳吃飯吧。”

眾人進府。

慕戰北想起自己的閨女,“父親,怎麼不見清清和柳氏?”

慕廷舟沉了臉,“吃了飯,我再詳細跟你說。”

慕戰北瞧出父親麵上的不悅,也看見其他人古怪的表情,猜到了幾分。

清清和柳氏,必定出事了。

“父親,我先回房更衣。”

“大哥,彆讓大家久等。”慕昊東拍拍他的肩膀。

周管家領著慕戰北去他的小院。

慕戰北洗了一把臉,更衣後出來,卻有一縷黑氣無聲無氣地侵入他的眉宇。

他的身軀震了一下。

頭好疼。

他捂著額頭,劍眉緊擰,好像有人拿著錘子敲敲敲。

很快,痛感消失了。

“爹爹,爹爹救我……”

慕戰北開門,看見一個小奶娃哭喊著跑來,後麵有一個丫鬟追著。

慕清清撲入他的懷裡,哭唧唧道:“爹爹,我是清清,你是我爹爹嗎?”

他摸摸她精緻可愛的小臉蛋,微微一笑,“我是你爹爹。”

“爹爹,我好餓……他們不讓我吃飯……”

還冇說完,她暈倒在他的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