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戰北把慕清清抱到床上,吩咐下人去請大夫。

他握著閨女綿軟的小手,摸摸她尖尖的下巴。

小孩兒該有的奶膘都冇了,瘦成這樣,當真可憐。

此時此刻,他心疼得直抽抽。

他常年鎮守北疆,從未陪伴過女兒。

他這個當爹的,虧欠她太多了。

“清清,清清……”

慕戰北溫柔地喚著。

慕清清幽幽地睜眼,撲到他的懷裡,嚶嚶地哭。

“爹爹,我好想你。”

“爹爹也很想你。乖,不哭了,爹爹帶你去吃飯。”他憐愛地摸她的頭。

“我不敢去……”

她仰著淚水漣漣的小臉,清澈的眼裡佈滿了懼怕、委屈。

看著閨女哭得得可憐,又這般小心謹慎、可憐兮兮,慕戰北的心更痛了。

這是她的家,卻說出“不敢去”這種話,可見她遭受了怎樣的欺負與虐待。

“為什麼不敢去?”慕戰北輕柔地問。

“祖父不許我踏出房門半步。”她低下頭,傷心地抽噎著。

“你做錯事了嗎?”他低沉地問。

“嗯……”慕清清的小嘴輕軟地囁嚅著,“無論我怎麼做,都是錯的……爹爹,我不知道我錯在哪裡……”

“祖父和叔叔們都喜歡小妹妹……小妹妹做什麼都是對的……”

“爹爹,我乖乖地認錯了,也向小妹妹道歉……可是祖父和叔叔們還是不喜歡我……”

“爹爹,為什麼祖父和叔叔們不喜歡我?我這麼討人厭嗎?”

慕清清越說越委屈,晶瑩的淚珠從蒼白的臉蛋滑落,格外的惹人心疼。

慕戰北拭去她麵上的淚水,寬慰道:“祖父他們不是不喜歡你。小妹妹纔回家,你是姐姐,要讓著她,照顧她,知道嗎?”

她點點頭,“孃親也是這麼教我的,我事事讓著小妹妹……好玩的、好吃的都讓給小妹妹,可是,小妹妹把所有東西都搶了……”

他飛揚入鬢的劍眉緊了緊。

小寶竟是這樣霸道嗎?

父親和弟弟們偏愛妹妹的女兒,想必是因為愧疚,纔想把所有的愛、嗬護都給她吧。

這是人之常情,他能理解。

可是,彆的孩子還年幼,不能太過嚴苛。

他決定了,回頭跟父親談談。

“爹爹,祖父把孃親關在地牢,孃親快死了,你去看看孃親好不好?”

慕清清見他若有所思,嘶啞地哭求。

紅彤彤的眼眸無辜地眨巴著,悲傷的淚水不斷地湧出來。

慕戰北心疼壞了,嗓音哽嚥了,“不要哭,你再哭呀,爹爹的心都要碎了。”

“祖父說孃親做了天大的錯事……可是我不懂,不明白……”

“爹爹,我想孃親,你帶我去看看孃親好不好?”

她哀淒地哭求,他怎能不答應呢?

他抱著閨女,前往地牢。

膳廳,一家人左等右等,孩子都餓壞了,還不見人影。

眾人麵麵相覷。

這頓飯大多是大哥喜歡的菜,而且大哥是主角。

他不在,他們怎麼可能先吃?

慕廷舟擔心小寶餓壞了,猛地怒火上揚,“慕戰北搞什麼鬼?”

慕潤中連忙站起身,“父親,要不我去看看。”

這時,周管家回來奏報:“老爺,大公子帶著二小姐去了地牢。”

眾人不約而同地皺眉。

清清跑出來了?

大哥去看柳氏?

慕廷舟猛地拍案,“這個臭小子,在他心裡,那個賤人比我們還要重要嗎?”

“父親,我去地牢一趟,你們先吃。”

慕昊東素來穩重,去了。

慕廷舟一臉的慍怒,“不用等他,我們先吃。”

……

地牢。

慕清清趴在鐵欄前,一聲聲地叫著“孃親”。

“孃親,爹爹回來了。爹爹會保護我們,我們不會再受人欺負了。”

“孃親,你快醒醒呀。”

嘶啞輕顫的童音,迴盪在死寂的牢房,

角落裡,柳氏蜷縮成一團,如死一般一動不動。

慕戰北看著渾身血汙的女子,心情無法平靜。

她那麼瘦小,身上臟亂不堪,比街邊的乞丐還不如。

牢房裡還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氣味。

他的眉頭狠狠地擰起來。

拳頭硬了!

再怎麼樣,也不能這麼傷害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

慕家不是齷齪臟汙的後宮,不能濫用私行。

“爹爹,孃親是不是……死了?”慕清清懼怕地快哭了。

“不會的。”慕戰北朝牢頭怒喝,“還不開鎖?”

牢頭知道大公子在慕家的地位,抖索著拿鑰匙開鎖。

牢門開了,慕清清率先衝進去。

“孃親……”

她輕輕地摸著柳氏,哇嘰一聲哭起來,“孃親你快醒醒好不好?爹爹來救孃親了。”

慕戰北撥開她麵上跟血汙粘在一起的青絲,這纔看清她的麵目。

柳氏死白的臉龐泛著淡淡的青色,嘴受了嚴重的傷,血肉模糊,流膿發臭,甚是駭人。

她的身上也有傷,還傷得不輕。

好在,還有氣息。

他攥緊的拳頭,青筋暴跳。

她究竟犯了多大的錯,何至於此?

慕清清慌懼地問:“爹爹,孃親會不會死?”

慕戰北抱起柳氏,闊步離開。

慕昊東正巧趕到,看見他抱著柳氏從地牢出來,麵色更冷了。

“大哥,她這樣的人不值得你憐憫……”

“我在北疆為慕家拚死殺敵,你們就是這麼對待我的人嗎?”

慕戰北冰冷地暼他一眼,大步流星地離去。

慕昊東麵色沉沉,招來一個下人,吩咐了兩句。

寢房。

侍婢給柳氏擦身更衣。

慕戰北吩咐下人送來飯食,陪著閨女吃飯。

慕清清狼吞虎嚥地吃著,一臉的滿足,“爹爹,好好次……”

“慢點吃,當心噎著。”

他溫柔地擦去她嘴角的湯汁,心頭湧起一陣陣的辛酸。

他為慕家捨生忘死地殺敵,建立功勳,他的閨女卻在府裡飽受欺負。

任何一個爹都不會容忍!

慕清清握住他的食指,奶甜地祈求:“爹爹,不要丟下我和孃親好不好?”

那個野種不是喜歡用這種乖巧甜美的聲音博取祖父和叔叔們的喜歡嗎?

誰還不會了?!

“我儘量……我不會再丟下你們。”慕戰北的眉骨驟然痠痛起來。

“太好了!”她揚起開心的笑靨,“有爹爹保護我們,就冇人欺負我和孃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