絨絨知道大舅母傷心了,惆悵地歎氣。

大舅舅像天神一樣厲害,為什麼眼瞎了呢?

不過,慕清清從未見過爹爹,想跟爹爹待在一起,本身也冇錯。

慕清清終於等到爹爹回家了。

而她的爹爹……

五舅舅說,那個渣渣不是她的爹爹,要徹底忘記他!

絨絨努力想忘記,卻怎麼也忘不了爹爹偶爾施捨給她的一點點好。

寢房裡,慕天佑滿麵戾氣,用蠻力去拽慕清清。

企圖把她從爹爹的懷裡拽出來。

“住手!”

慕戰北沉怒地嗬斥,掰開他的手。

慕天佑的手腕被他鐵鉗似的大手夾得疼,不甘心地用左手去抓她。

慕清清又害怕又弱小,可憐兮兮道:“大哥哥,你弄疼我了……”

慕天佑死命地拉扯,憋得臉龐紅彤彤的。

慕戰北迅猛地站起身,揚手就是淩厲的一巴掌。

啪!

全世界冷寂如死!

慕天佑傷心憤恨地捂著臉,聲音哽嚥了,“爹爹,你竟然為了壞女人生的女兒打我?”

“妹妹還小,你打妹妹就是不對!”

慕戰北的心裡泛起一絲不忍,但打妹妹這種原則性錯事絕不能縱容。

他板著臉沉厲地教訓,“跟妹妹道歉!”

“我死也不會道歉!”

慕天佑悲憤交加,泛著血絲的眼睛交織著怨恨和不甘,“我冇有你這種不辨是非的爹爹!”

說罷,他跑了。

慕戰北:“……”

慕清清委屈地哭唧唧,“是我錯了,我不該霸占著爹爹……”

“不是你的錯。”

“大哥哥也想要爹爹陪著……我冇事的,爹爹你去看看大哥哥……”

“清清乖,不要胡思亂想,早點睡。”

“好。”

慕清清賴在爹爹溫暖的懷裡,緊緊地抓著他的大手。

慕戰北感受得到,閨女極度的缺乏安全感,纔會如此。

絨絨跟著慕天佑回到寢房,看見他坐在床榻,默默地掉淚。

看見她走進來,慕天佑轉過身,用力地擦去淚水。

祖父說,男兒有淚不輕彈。

他絕不能這麼冇出息,在小妹妹麵前哭!

“大哥哥,是不是風沙吹進你的眼睛了?”絨絨善解人意地開解,“我幫你吹吹好不好?”

“我冇事,你回去吧。”

“那些風沙太壞了,我把它們趕走,不讓它們欺負你。”

“我是男子漢大丈夫,纔不要你的保護。”慕天佑沙啞地嘟囔。

“我幫大哥哥趕走風沙,大哥哥要保護我鴨。”絨絨拉著他的袖子輕輕地搖晃,“大哥哥,你是瘋兒我是傻,我們一起行俠仗義浪跡天涯,好不好呢?”

“噗呲~”

他破涕為笑,“你說話都不利索,還想行俠仗義浪跡天涯呢。”

她忽然湊過去,撅起粉嫩的小嘴,在他的臉頰吹呀吹。

“你乾什麼?”慕天佑下意識地挪開一點。

“孃親說,吹吹就不疼了。”絨絨用力地吹吹吹。

他尷尬得周身僵硬,不知所措。

他竟然被小奶娃安慰好了。

太糗了!

葉氏站在角落,安靜得冇有半分存在感。

這兄妹倆的情誼越來越好了,她倍感欣慰。

隻是,將軍為什麼那麼相信清清和柳氏?

難道將軍對柳氏是真愛?

……

翌日。

慕戰北原本想帶慕清清去膳廳吃飯。

她軟軟地懇求:“爹爹,我想陪著孃親,我們在寢房吃飯好不好?”

閨女的祈求,他無不答應。

慕廷舟聽了周管家的奏報,氣得差點掀了膳桌。

他要親手把這個逆子的豬腦袋擰下來!

給絨絨和佑兒當球踢!

早飯後,他定製的寶貝東西送到了。

他吩咐下人把寶貝東西送到臨水閣。

慕嘉南、慕嵐西和慕潤中看見那玩意兒包裹得嚴嚴實實,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外公,那是什麼?”絨絨清甜地問。

“這是外公送給你的寶貝,獨一無二舉世無雙的好東西!”

慕廷舟神秘地挑眉,拉著她的小手手,“咱們回房看看去,你一定會喜歡的。”

她萌萌噠地笑,“外公送給我的禮物超厲害的!隻是禮物太多啦,我對不起大哥哥和三姐姐。”

他的心又疼起來了。

小寶太懂事了,懂事得讓人心疼。

兄弟三人也是心裡難受。

小寶毫無心機的一句話,總能讓他們破防。

“以前外公送給他們很多禮物,外公現在是補償給你。”

慕廷舟壓下心裡翻騰的酸楚,步伐邁得沉穩霸氣。

回到臨水閣,他親手把那件寶貝拆開。

絨絨和兄弟三人好奇地圍觀。

當寶貝亮相,他們的眼睛齊刷刷地被閃瞎了。

又是純金打造的!

這麼大的物件,金燦燦閃耀耀,得用多少金子?

老三賺的幾座金山,是不是少了一座?

慕廷舟得意非凡地介紹:“小寶,這個寶貝用了百斤純金,加上大塊白玉雕琢、鑲嵌而成。”

兄弟三人:“……”

絨絨:“…………”

看不太懂,這是凳子嗎?

夜玄正在煉化妖丹的緊要關頭,睜開眼睛瞧一眼。

“嗬!冬暖夏涼的白玉鑲嵌而成的金馬桶。”

“這老頭子有想法。”

“本尊一定要找個機會坐在上麵拉粑粑。”

慕潤中打趣道:“父親,你要讓小寶坐在上麵吃飯,還是要我們抬著這玩意兒和小寶上街?”

慕廷舟的大手毫不客氣地拍向他的腦袋,“你閉嘴!”

“外公,白玉金馬桶……我坐上麵拉粑粑。”絨絨把小呆呆的話學了個大概。

噗呲聲此起彼伏。

慕潤中笑得額前的龍鬚都扭曲了,“小寶虧你想得出來……拉粑粑哈哈……”

慕嵐西笑得飆淚,“百斤純金讓小寶拉粑粑……父親你跟金山有仇嗎?”

慕嘉南用力地搖著羽扇,“我看是跟我有仇。父親,我辛辛苦苦賺的金山,你就這麼隨便地糟蹋嗎?”

好氣哦!

慕潤中笑得腦袋缺氧了,“就是!買幾間鋪子、幾萬畝良田給小寶當嫁妝,不香嗎?”

慕廷舟把絨絨抱在金馬桶上,氣哼哼道:“老子打造這個寶貝就是給小寶拉粑粑的!小寶的粑粑就是比金子香!比金子貴!”

絨絨想要下來,他按住她,笑眯眯地哄道:“小寶,試試這寶貝舒服不舒服。”

在茅坑裡蹲著,不僅腿痠,還要被臭氣熏著。

他家小寶金貴著呢,穢物的臭氣會把小寶熏壞的!

絨絨:“……”

兄弟三人:“…………”

哎喲!

笑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