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管家等下人,看著國公爺抱著小奶團狂奔,五個風一樣的男子狂追。

掉了一地的眼珠和下巴。

不知道的,還以為國公爺變成賊人偷寶寶被追了十裡地!

慕廷舟衝進寢房,把小寶放在金馬桶上。

然後,他轉過身,有點氣喘。

“小寶,外公在外間等你。”

“嗯。”輕軟的迴應奶嘰嘰。

他聽見了裡麵窸窸窣窣的聲音,便來到外間。

兄弟五人進來,七嘴八舌地問:“小寶呢?”

慕廷舟怒斥:“都給老子滾出去!有你們什麼事?”

“父親,我們關心小寶。”慕嘉南壓低聲音。

“老四是大夫,這方麵他有經驗。”慕潤中把老四推出去。

“父親,這樣勉強小寶不是好事……”慕嵐西鄭重其事地說。

慕廷舟的腦海裡靈光爆閃,“我想到一個絕妙的法子。”

慕昊東覺得更不妙了,“什麼辦法?”

“在臨水閣邊上造一間茅房,用純金和白玉。”慕廷舟興奮道,“如此一來,小寶就不會被臭氣熏壞了。”

眾人:“……”

慕潤中:“父親,其實你還可以在裡麵鑿一個純金的溫泉池給小寶沐浴。”

慕廷舟激動地拍手,“對呀,我怎麼冇想到?這個主意特彆好!老五你終於靠譜一回了。”

眾人:“……”

慕廷舟眉飛色舞地勾畫藍圖,“這邊是茅房,那邊是溫泉池,隻有小寶能用。老三,三座金山應該夠用,你準備好金山,明日我就去找工匠。”

慕嘉南:“……”

眾人:“!!!!!”

父親瘋魔了!

百匹戰馬也拉不回來!

噠噠噠。

他們齊刷刷地轉頭,看見小寶衣裳整齊地走出來。

“小寶,拉出來了嗎?”慕廷舟眉開眼笑地問。

“外公,你們在這兒守著,我拉不出來。”絨絨愁苦地皺著小眉頭。

“……這怎麼辦?”他急壞了,“都是你們!嚇到小寶了!都給老子滾!”

眾人:“……”

這也能怪他們?

慕嵐西提議:“父親,不如我跟小寶談談。”

慕廷舟知道,出恭是人生大事,就跟吃飯睡覺一樣,不能馬虎大意。

他勉為其難地同意。

眾人把老爺子拉出去。

慕嵐西抱著小寶坐下,輕柔地問:“小寶,你坐在金馬桶上的時候,在想什麼呢?”

絨絨小嘴囁嚅,欲言又止:“不想什麼鴨。”

慕嵐西看見她的髮髻散亂了,便取來象牙梳,給她梳髮髻。

“你是不是在聽我們說話?”他隨意輕柔地問。

“嗯。”她烏澈的瞳眸眨巴眨巴,好似會說話。

“外公非要你使用金馬桶,是不想你在臭氣熏天的茅房蹲著腿痠。小寶你是不是不喜歡金馬桶?”

“喜歡鴨,隻是不太習慣。”絨絨輕軟地嘀咕著,垂下纖長的眼睫,“我會努力習慣的,不讓外公擔心、難過。”

“四舅舅教你一個法子。”慕嵐西笨拙地梳著髮髻,尋找手感,“你坐在金馬桶的時候,什麼都不要想,一心想著,趕緊拉完就可以吃更多美味的吃食。”

她乖巧地點頭,“我會努力噠。”

他摸摸她的小腦袋瓜,“現在想去試試嗎?我們在外麵喝茶,你慢慢來,不著急。”

絨絨走去裡間,轉身看見四舅舅朝自己招招手,出去了。

慕廷舟看見老四出來,緊張地問:“你跟小寶說了什麼?”

“父親,你太過緊張,無形中給小寶很大的壓力。”慕嵐西勸道,“順其自然便好。”

“我怎麼知道會變成這樣嘛?”慕廷舟不想承認自己做錯了。

有點糗。

慕潤中趁勢追擊,“父親,你不要逼小寶坐那個金馬桶。”

慕廷舟一拍石案,“把金馬桶融了,造一間純金茅房,就這麼定了。”

慕嘉南搖頭無奈道:“父親,你又來了。絨絨未必喜歡。”

慕廷舟的嘴巴張了張,爾後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不多時,絨絨出來了。

他快步上前,急切地問:“小寶,如何?”

小甜寶不好意思了,拍拍小肚肚,“外公,我餓了。”

他歡天喜地地笑,“餓了好,外公帶你去吃飯。”

小寶終於在金馬桶上拉粑粑了!

金馬桶還是有點用的!

不能再棒了!

兄弟五人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純金茅房和溫泉池,應該擱置了吧?

忽然,慕廷舟回頭,“老三,三座金山儘快準備好。”

慕嘉南:“……”

眾人:“…………”

老爺子這是跟老三的金山杠上了?

這執念太可怕了!

……

這夜,葉氏向眾人辭行。

氣氛頓時變得沉重。

慕天佑眼圈紅了,依依不捨地懇求:“孃親,不要走。”

“佑兒,人鬼殊途,我應該去地府了。”

她溫柔地叮囑他,要聽祖父、爹爹和幾位叔叔的話,勤勉地學習、練武,照顧好妹妹,成為戰國公府文武雙全、有擔當、有本事的嫡長孫,長大後要光耀門楣,為慕家的興旺、榮光出一份力。

然後,她拜彆眾人,對絨絨道:“小寶,送我下去吧。”

慕戰北深沉地凝視她,眼裡溢滿了柔情與不捨。

“大舅母,你還不能去地府。”絨絨看見大哥哥這麼難過,心裡也很難過。

“為什麼?”葉氏詫異了。

“今夜時機不對,三日後纔可以。”絨絨一本正經地說著。

“孃親,你再陪我三日好不好?”

慕天佑可憐兮兮地哀求。

既是如此,葉氏也不好說什麼。

絨絨伸出食指和中指,把神力凝聚在指尖,然後指向她的眉心。

小嘴叭叭,念著夜玄教的神訣。

一泓神力從指尖飛襲出去,源源不斷地流入葉氏的眉心。

慕廷舟、慕戰北等人歎爲觀止。

小寶這絕技就跟體內藏著百年內功似的。

這等實力,誰與爭鋒!

夜玄煉化了妖丹,轉化成魔氣儲存起來。

他心情舒暢,喜滋滋地勾畫著開啟混元聚煞陣的藍圖,卻冇想到——

他剛剛練就的一點神力為什麼嘩啦啦地往外瀉?

草!

小糰子把他的神力全偷走了!

而且都給了那個女鬼!

就為了讓幾個凡人看得見女鬼,如此浪費他的神力!

孃的!

這不是暴殄天物是什麼?!

夜玄暴烈地蹦跳起來,咚咚咚。

“小糰子,住手!不許再用本尊的神力!”他歇斯底裡地怒吼,“本尊叫你住手!”

“小呆呆,你再跳就腦漿迸裂了。”絨絨人美心善地提醒,“這神力是我的,不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