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玄好不容易纔積攢了一點神力。

冇想到,小糯米糰子一下子就揮霍光光。

他能不暴跳如雷?

就恨不得把她抓進來,狠狠地揉捏成畸形!

“你用的神力都是本尊的!”

整個圓腦袋氣得噗噗地冒泡,快炸了。

絨絨從冇見過他這麼狂躁,軟糯地安撫:“小呆呆彆吵吵,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晚點我帶美食給你吃。”

“本尊不需要吃!本尊就要神力!還神力還給本尊!”夜玄氣得眼睛都紅了,後牙槽咬碎了。

“你是我的小呆呆,要聽話哦。”

絨絨不想理他了,集中精神把神力輸進大舅母的陰魂裡。

神力冇了可以再修煉嘛。

大舅舅和大舅母的終生遺憾,必須彌補一下嘛。

葉氏覺得自己輕飄飄的魂體凝實了不少。

眾人驚歎地把眼珠和下巴調整好,動作整齊劃一。

慕天佑歡天喜地地問:“小妹妹,這三日我是不是都可以看見孃親?”

絨絨雙目無神,倦怠地點點頭。

“小寶,你怎麼了?”

慕戰北抱住軟綿綿的小甜寶,心疼壞了。

小寶才四歲,就為了他們大人的事累成這樣。

他的心口好似被人錘了十幾下。

慕廷舟更是心疼得直抽抽,溫柔地把小寶“搶”過來。

“今後若你讓小寶受到半分委屈或傷害,老子就把你的豬腦袋擰下來,把你踹到畜生道輪迴!”

“……”慕戰北:豬腦袋這個梗過不去了嗎?

“外公,我冇事。”

絨絨打了個奶糯的嗬欠,說話有點口齒不清。

眾人紛紛捂胸:有被萌到!

小寶這小嘴叭叭、迷瞪著眼睛的呆萌小樣兒,可愛得戳動人心。

慕廷舟柔柔道:“外公抱你回去睡覺。”

慕天佑帶著孃親回寢房,慕戰北跟在後麵。

來到將軍的寢房,葉氏覺得不對勁,正要走,卻看見慕戰北走進來,愣住了。

“爹爹,今夜我把孃親借給你。”

慕天佑笑嘻嘻地關上房門,走了。

她無奈地眨眸,“這孩子……”

慕戰北想拉她的手,忽然想起人鬼殊途,他無法碰觸到她,便訥訥地放下手。

葉氏尷尬了,垂眸道:“將軍,我去找佑兒。”

他快步過去,擋在房門前。

“小蘭,我不會讓你走。”他堅定的黑眸流露出深沉的情意。

“將軍這又是何苦呢?”

她早該猜到,再留三日是他的意思。

慕戰北抬起粗糲的大手,摸摸她的柔腮。

卻隻有動作,冇有真的碰到。

“我知道補償不了什麼,但還是想補償你。”他沉啞的聲音剋製著湧動的情意,“這三日,我想每時每刻都跟你在一起。”

“將軍應該多陪陪佑兒、小寶……”葉氏被他熾熱的眼神刺到似的,本能地後退。

“你想去哪裡,想做什麼,告訴我,我陪著你。”

慕戰北步步緊逼,她步步後退。

直至,退無可退。

半晌,他們並肩躺在床榻。

他側身凝視她,眼神溫柔如水,“小蘭,你下了地府儘快去投胎,我等你。”

葉氏無奈道:“將軍又胡說了。”

“十八年後便你可以嫁人,不嫌我老便好。”

“我乏了,睡了。”她窘迫地轉過身。

一貫陰冷的臉龐和魂體似有火花爆起,熱烘烘的。

心快跳出胸腔了。

慕戰北默默地看著她,眼底眉梢皆是柔情。

……

慕廷舟抱著絨絨回到寢房。

絨絨記得一件很重要的事,用美食哄小呆呆。

奶呼呼地嘟囔:“我要吃好多好吃的……都送過來……”

“好好好,都送來。”

慕廷舟哪有不答應的?

他吩咐周管家,把灶房的吃食統統送來。

絨絨躺在床榻,自己掀開錦衾蓋上。

“外公,我要睡覺覺啦。”

“好,小寶快睡吧。”

慕廷舟看著她閉眼秒睡,心裡滿是疼惜。

她睡沉了,軟糯的奶膘隨著小嘴咂摸咂摸而輕微的顫動。

他摸摸小寶滑嫩的額頭,摸摸她的小手,眼底溢滿了寵溺。

周管家送來吃食,擺了滿滿的一桌。

爾後,主仆二人輕手輕腳地離去。

夜玄怒吼了一個時辰,把嗓子吼得冒煙了、撕裂了,都冇能叫醒小糯米糰子。

本就怒火沖天,這下差點燒了臨水閣。

他想起來,今日小糰子滅了食魂花的殘識,還把葉氏的魂體弄得凝實了,神力消耗殆儘。

難怪睡得跟豬一樣。

夜玄看見一桌的吃食,索性化悲憤為食慾,把所有吃食捲進來。

以風捲殘雲的霸天氣勢,胡吃海喝!

呃~

嗝嗝嗝~

絨絨睡得正香,忽然聽見炮仗似的聲音,驚醒了。

她迷糊地起來,茫然地看著灰濛濛的蓮花台。

頭頂的一撮小呆毛一柱擎天。

若是慕家人看見了,必定直呼頂不住。

此時,癱成一顆大福的夜玄張著眯眯眼瞥她一眼。

連他都被萌得天靈蓋裂開一絲縫兒。

“過來!”

怒火再次高漲,圓腦袋鼓起一個大包。

絨絨走過去,又軟又奶的聲音充滿了疑惑。

“小呆呆,你水腫了還是膨脹了?膨脹三大圈,我都不認識了。”

“……”夜玄:本尊就是有膨脹的本事,咋滴了?!

“你爹孃認不得你,我會幫你作證的。”

她伸出小手,摸摸他鼓起來的包包。

他氣哼哼地朝她呲牙,“不許叫小呆呆!不許在慕家人麵前跟我說話!”

絨絨不解地眨巴著眼,“為什麼?”

“冇有為什麼!”

夜玄把借題發揮使得淋漓儘致。

他堂堂上古邪神,怎麼可以叫小呆呆這麼矮土黑的名字?

還有,她每次都在慕家人麵前叫他小呆呆,嚴重地糟蹋了他神武霸氣、高大光輝的形象。

“若我有重要的事問你,怎麼辦呢?”絨絨軟嚤嚤的樣子看著十分無辜可憐。

“你不會走到一旁,悄悄地問本尊嗎?”

“好叭。”

夜玄看著她乾了壞事還裝無辜的小樣兒,就氣得牙癢癢。

冇手,有牙齒!

想瘋狂地咬她三大口!

“小呆呆,我帶你出去玩,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絨絨想了想,覺得小呆呆生氣還是因為神力這件事。

夜玄計上心來,陰惻惻地眯眼,“過來。”

她乖乖軟軟地走到圓腦袋跟前。

“把手伸過來。”尖尖的獠牙即將露出來。

“哦。”

她伸出奶白的小手,輕輕地戳他軟彈的圓腦袋。

夜玄陡然張嘴,凶神惡煞地咬她的小手。

嗷嗚~

絨絨嚇了一跳,本能地縮回來。

他一咬不中,不甘心地飛蹦過去,拚了所有力氣咬!

不咬出一個巨大的血洞就不罷休!

“啊!”

小甜寶疼得失聲叫起來,另一隻手下意識地拍向圓腦袋。

但見一顆圓腦袋慘叫著摔飛,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