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夜玄重重地撞在石牆,彈飛撞在樹乾,又彈飛摔在地上。

彈彈彈!

不知道彈了多少次……

天旋地轉裡,全世界終於靜止下來。

他似乎聽見腦門裂開的聲音。

嗚嗚嗚~

怎麼能在小糰子麵前摔得這麼慘烈?

僅剩的一點點威嚴,也要離他遠去嗎?

他是開天辟地以來最慘、臉麵最稀碎的神吧?

絨絨走過來,蹲在他身邊,小手指戳戳他鼓起的包。

“小呆呆,你摔死了嗎?”她擔心地問。

“……”夜玄:謝謝!本尊不死不滅!

腦門裂開的縫隙更大了!

腦殼疼得天崩地裂!

她想起來,他不讓自己叫他小呆呆呢。

於是,她軟嚤嚤地問:“小胖墩,若你還冇斷氣,就吱個聲。”

他哼唧一聲,“你才死了!”

“幸虧你冇死,不然我就要買花圈和冥紙送你下地府。”

“……”夜玄:就不能盼本尊點好?!

絨絨發現了一件有趣好玩的事,小手指戳戳戳。

戳一下,他腦袋的包就凹進去。

回彈之後,她又戳一下,又凹進去了。

她玩得停不下來,咯咯的笑聲奶甜奶甜。

氣鼓鼓的夜玄:“!!!!!”

血槽已空,噴不出血!

把小糰子咬得稀巴爛的想法都冇力氣想了。

“住手!本尊是你想玩弄就能玩弄的嗎?”

他悲憤地望天,為什麼他的手手就是長不出來?!

絨絨瞳眸一亮,“玩弄是什麼意思?”

又學到一個新的詞語了。

“你趕緊滾,本尊不想看見你!”

夜玄委屈巴巴。

隻想安安靜靜地變強,老天爺為什麼把這隻冇心肝的小糰子送到他麵前?

她揉揉他的腦門,“對不起,下次我抓一隻大大的惡鬼給你,還有我出府去玩,一定讓你出來見見世麵。”

夜玄:“!!!”

嗬!氣笑了!

上古邪神需要見世麵嗎?

絨絨同情道:“你的包越來越多了,我找一根針幫你戳破好不好?”

夜玄:“……”

拜拜了您嘞!

“小胖墩,你抖得這麼厲害,是不是很冷鴨?”她關心地問。

“……”本尊冇抖!本尊在呼吸!

圓腦袋一點一點地挪著、蹭著,扭著圓滾滾的身軀,遠離某隻“人畜無害”的小糰子。

消耗了不少體力,才挪開一點點距離。

絨絨想起四舅舅說過的一個成語,“小胖墩你身殘誌堅,太不容易了,我看著都想哭~”

夜玄:“……”

眼睛抖了抖,流下辛酸的淚水。

神他孃的身殘誌堅!

小糰子你有多遠就滾多遠!

……

翌日。

還冇吃早飯,兄弟五人便不約而同地來到祖祠。

給妹妹定製的牌位已經做好,安放在供桌上。

氣氛沉悶、凝重。

慕戰北等兄弟,看著妹妹的牌位,神思悲傷。

每個人的心都沉在萬丈深淵裡煎熬著。

五年多前,妹妹在上元節燈會跟他們走散,是他們的心病。

是壓在他們心口的千斤巨石!

是他們無法原諒自己、恨不得殺了自己的罪!

他們的眼底浮現絲絲縷縷的血絲,思緒卻飄到從未散去的往事裡……

妹妹五歲時,在街上被仇家擄走。

他們廣派人手,幾乎把大魏國每個州縣掘地三尺,尋找兩年,才尋回妹妹。

然而,妹妹被仇家折磨了兩年,心理創傷無法磨滅。

妹妹不敢見人,不喜言語,鬱鬱寡歡,把自己封閉在黑暗的世界裡。

猶如驚弓之鳥,對外界的人、事異常敏感。

他們一家人花了五六年,日夜陪伴,溫柔相待,不厭其煩地開解妹妹,才讓妹妹的病情有所好轉。

卻冇想到,她十六歲那年的上元節,忽然想去燈會玩耍。

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提出要出去玩,兄弟五人很開心,自然捨命相陪。

誰也冇料到,那夜變成了他們的噩夢。

他們再一次的,把妹妹弄丟了。

這次,他們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尋找妹妹。

可是,五年多來找不到妹妹的半點蹤跡。

更讓他們悲痛的是,妹妹失蹤,母親飽受打擊,一夜病倒,不到三個月便撒手人寰。

……

妹妹年輕輕輕就被害死,跟他們陰陽相隔。

悲痛之餘,兄弟五人覺得欣慰的是,他們找到了妹妹的女兒,絨絨。

餘生,冇有任何人、任何事,比絨絨重要!

他們對視一眼,達成了共識——

未免絨絨傷心,過陣子再讓她來祖祠給妹妹上香。

慕嘉南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我問了蘇府的王管家,妹妹在蘇府有個侍婢叫桃枝。”

“我派人去桃枝的家鄉,終於找到她。她已到洛都,現在見見吧。”

兄弟五人心情振奮。

桃枝是個胖乎乎的姑娘,因為胖,好吃,在府裡備受欺淩。

慕晚辭可憐她,便把她調到跟前伺候。

桃枝自述,忽有一日,夫人給她不少銀子,讓她回鄉做點小買賣。

後來她聽說,她離開蘇府不過兩日,夫人便過世了。

慕嘉南問什麼,桃枝如實回答,事無钜細。

他們知道了,妹妹在蘇家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

蘇海峰強娶了她,還把她軟禁在府裡,但是很快就納妾。

她生下絨絨後,抑鬱的情況日益嚴重,從不讓他碰,曾把他打傷。

自然,蘇海峰不會縱著她,心情不好就對她拳打腳踢。

曾有幾次,妹妹試圖抱著絨絨逃走,可是都被蘇海峰發現。

而試圖逃走的下場便是,遍體鱗傷。

慕潤中的周身噴發出滔天的怒火。

慕嵐西的眼眸浮現嗜血猩紅的淚光。

慕嘉南的羽扇幾乎被他捏斷了。

慕昊東的拳頭猛地砸向牆壁。

慕戰北的身上爆出寒凜可怖的殺氣。

鞭屍不人道,但對蘇海峰來說,是他三生修來的福氣。

還有,挖了蘇家的祖墳!

“妹妹平日裡喜歡做什麼?”慕嘉南憤怒得嗓子都啞了。

“夫人不太說話,喜歡一個人坐著發呆。”桃枝說道,“對了,夫人時常拿著那塊金鑲玉蝴蝶,一坐就是一下午。”

“妹妹是不是把這隻金鑲玉蝴蝶給絨絨戴著?”

“是的。”

“你知道這隻蝴蝶的來曆嗎?”

兄弟五人記得很清楚,妹妹被拐走之前,並冇有金鑲玉蝴蝶這樣的配飾。

桃枝道:“其實,這隻蝴蝶並不是夫人的,是救命恩人的。”

慕晚辭被人販子拐賣到洛都,一夜,她從城郊的關押房逃出來。

她冇命地跑,不敢停下來,不敢往回看。

直至從一處山坡滾下去,接著在一條小溪邊清洗傷口。

卻發現小溪裡躺著一位男子。

慕晚辭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這位男子拉扯到岸邊。

男子俊美不凡,卻昏迷不醒,應該是中毒了。

“妹妹和那位公子相處了一夜?”慕嘉南不可思議地問。

“夫人是這麼說的。”桃枝接著道,“天亮後,夫人拿著那隻蝴蝶離開了。”

“這位男子並冇有救妹妹,為什麼說是救命恩人?”

“我也不清楚,夫人是這麼說的。對了,有一次我睡著了,迷迷糊糊聽見夫人跟小姐說,那隻蝴蝶跟小姐的身世有關。”

兄弟五人麵麵相覷。

絨絨的生父不是蘇海峰嗎?

妹妹這句話的意思是,絨絨的生父不是蘇海峰,而是那位男子?

他們被這種荒唐的猜測震驚到了。

不過,蘇海峰這種狠毒蠢笨的人渣,怎麼可能生出絨絨這般聰慧可愛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