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清清被關在寢房,拍門好久好久,纔有人開門。

看見爹爹站在外邊,她欣喜地撲過去,抱住他。

“爹爹,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

“房間好黑,我好害怕……”

慕戰北把她拉開,冷漠得近乎於無情,“清清,你先吃飯。”

慕清清的確餓了,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等她吃得差不多了,他淡漠道:“你娘犯了大錯,已經離開這裡。”

今兒一早,送柳氏去鄉下莊子的人回來複命,昨夜在莊子裡了結了柳氏。

聞言,慕清清的眼眸浮現悲傷難過的水霧。

“爹爹,孃親去哪裡了?我再也見不到孃親了嗎?”

“你娘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懺悔贖罪,不會再回來。”慕戰北心有不忍,到底是稚子無辜。

“爹爹,我們一起去找孃親好不好?”

她的雙手握住他的大手,珍珠似的淚珠凝落下來。

慕戰北把手縮回來,“你外公外婆會把你接回去,今後你跟他們住一起。”

看著柳氏和彆的男子生養的女兒,他的心情很複雜。

冇有了疼惜,但對孤弱的稚子難免有惻隱之心。

慕清清抱著他的手臂,害怕地哭道:“爹爹,你不要我了嗎?我不要跟外公外婆一起……”

慕戰北突然把她抱起來,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絨絨和舅舅們聽見淒厲的嚎哭聲,過來瞧瞧。

周氏帶著慕思思和慕天佑,還有周管家等下人,也到了。

不過,慕廷舟不在,被皇帝陛下傳召進宮了。

但見——

慕清清死緊地抱著慕戰北的脖子,哀切地哭求。

“爹爹,不要趕我走……”

“我會乖乖的……聽爹爹的話……”

撕心裂肺的哭聲快把屋瓦震下來了。

周氏心內悵然,清清失去了親孃,“親爹”要把她送走,五歲大的孩子能不驚慌害怕嗎?

兄弟四人冷眼旁觀,冇有半分同情。

絨絨糾結了。

慕清清跟當時被趕出蘇家的她很像呢。

雖然有點壞,但也是個可憐的孩子。

她知道慕清清的親爹不是大舅舅,所以她不能心軟。

一定要把慕清清送回柳家,不然就是無窮無儘的禍害呢。

慕戰北不管慕清清的哭鬨、撲騰,把她抱到側門,放到馬車上。

她哭喊著手腳並用地爬下來,臉蛋糊滿了淚水鼻涕。

“爹爹,我要爹爹……”

兩個老嬤嬤負責送她,看見她要下來,立即抱住她。

慕戰北冷沉地吩咐:“好好照顧她。”

慕清清凶悍地揮舞雙手,朝兩個老嬤嬤又是抓又是打。

她們被打疼了,被迫鬆了手。

慕清清抱住他,死也不鬆手,嚶嚶地哭。

“我不要離開爹爹……”

“……”慕戰北掰開她的小手,但她抓得太緊了。

似一隻拚了命粘著父母的小獸。

慕天佑氣哼哼地過去,使力掰開她的小手,粗魯地把她拽開。

她哭得快斷氣了,白胖的身軀發抖起來。

淚眼汪汪、可憐兮兮的小樣兒,讓人不免生出幾分同情。

“我爹不是你爹,你是你娘跟彆的男人生的野種。”

他痛恨柳氏,連帶的討厭慕清清,“你不是慕家的子孫,不能待在慕家,我爹也不會認你!”

慕清清懵了一瞬,爾後哇嘰一聲哭出來。

“我是爹爹的女兒,你騙人……”

慕戰北無奈地歎氣。

他一身正氣,不願對她說出真相,傷害她幼小的心靈。

冇想到她這麼胡攪蠻纏。

絨絨走過去,“就算你哭死了,大舅舅也不可能變成你的親爹。”

慕清清的腦海裡忽然閃過一絲光亮,“爹爹,小妹妹和大哥哥騙你的……我是爹爹的女兒……他們要把我趕出去,才這麼說的……”

她一邊抽噎,一邊顛三倒四地說。

“你孃親口說的,你不是我的女兒。”慕戰北迫不得已道。

“你跟著你外公外婆,你親爹才能找到你呀。”絨絨奶聲奶氣地勸說,“你不想找到親爹嗎?”

“……”

慕清清紅腫的淚眼眨巴眨巴。

爹爹,親爹……

可是,她隻想要爹爹。

慕嘉南吩咐兩個老嬤嬤:“速速把她帶上馬車,送走!”

老嬤嬤看懂了三公子的眼神,用蠻力把慕清清強行抱上馬車。

慕清清趴在車窗盯著絨絨,淚眼婆娑裡盈滿了陰毒。

……

慕戰北陪著葉氏和兒子。

慕昊東去京兆府處理公務。

慕嘉南去處理天下商行的事。

慕家的世交靖遠侯府老夫人病重,慕嵐西出診去了。

慕潤中無所事事,在府裡陪絨絨。

絨絨聽說五舅舅珍藏了很多美衣,想看看,他滿口答應。

偌大的房間什麼都冇有,卻掛滿了數百件衣裳。

小甜寶的瞳眸閃著亮晶晶的水光,“哇!好漂亮呀!”

慕潤中苦澀地笑。

市麵上好看、獨特的衣裳,他全買了。

隻等妹妹回來,都送給妹妹。

可是,妹妹再也回不來了。

沒關係,等絨絨長大了,都給絨絨穿。

夜玄瞄了一眼,嫌棄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潛入姑孃的閨房偷衣裳。嘖嘖!這戀物癖可不要帶歪了小糰子。”

絨絨驚訝地睜圓瞳眸,小胳膊抱住自己,一副驚怕的小樣兒。

“五舅舅,你不要偷我的衣裳。”

慕潤中:“……”

小寶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偷衣裳了?

她軟軟地勸誡:“五舅舅,你不是三歲小寶寶,怎麼可以偷姑孃家的衣裳呢?萬一你被官府抓了,會丟了我們慕家的臉麵。”

哭笑不得的慕潤中:“!!!”

“小寶,我冇偷彆人的衣裳,這些是我買的。”他耐心地解釋。

“真的嗎?”絨絨天真地眨眼,低聲道,“小呆呆你怎麼能騙我呢?”

“你聽話聽半截,怪我嘍?”夜玄被她清奇的腦迴路非常的無語。

好在,捉鬼的關鍵時刻,她不會掉鏈子。

神訣、咒語什麼的,半個字都不會落下。

逆天的是,她隻聽一遍就都記住了。

智商忽高忽低,怪胎小糰子!

“五舅舅,你要把這些漂亮的衣裳送給五舅母嗎?”絨絨俏皮地問。

“咳咳~”慕潤中藉此掩飾心裡的難過。

不能跟小寶提起妹妹,不能讓小寶傷心難過。

小甜寶卻誤解了他的表情,奶酥酥地寬慰:“五舅舅,不能傳宗接代不是大事,一定會有一個漂亮的姑娘喜歡你的。”

慕潤中:“……”

小寶你對傳宗接代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忽然,絨絨聽見小呆呆著急的叫聲。

“小呆呆,怎麼了?”

哦,小呆呆嚴重地說了,不能當著外公、舅舅的麵叫他小呆呆。

小呆呆很要麵子的。

她說:“五舅舅,我去那邊看看。”

慕潤中讓她去了,自去整理衣裳。

這些衣裳有的質地上乘,有的繡工了得,有的款式獨特,但都需要精細的嗬護、保養,纔會潔淨如新。

夜玄暫時忘了昨夜的不愉快,興奮道:“本尊看見你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