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夜玄打坐吸收周遭的邪念、惡念。

忽然,眼前自動地閃現出短暫、零碎的畫麵。

一個女鬼坐在黑魆魆的角落裡,抱著自己,瑟瑟發抖……

女鬼的容貌跟慕潤中有幾分像。

因此,夜玄才斷定,看見的女鬼是慕晚辭。

絨絨又驚喜又激動,“孃親在哪裡?”

“一下下就冇了,本尊不知道她在哪裡。”夜玄說的是大實話。

“你睜大眼睛看看呐。”

夜玄:“……”

本尊的眼睛還不夠大嗎?

再說這是睜大眼睛的問題嗎?

絨絨軟糯糯地懇求:“小呆呆,你幫我找到孃親,你叫我做什麼都可以。”

“不是本尊不幫你,而是本尊神力微弱,無法尋鬼。”夜玄解釋了一大籮筐的話,“若本尊有足夠的神力,尋到你娘就跟切西瓜一樣簡單。”

“那我努力捉惡鬼給你,你就有很多很多神力了嗎?”

“那是自然。”

夜玄暗搓搓地想,看你還敢不敢欺負本尊?!

絨絨瞬間打了雞血似的,鬥誌滿滿。

捉惡鬼,找孃親!

慕潤中聽見小寶一人嘀嘀咕咕的,過來看看。

“小寶,你跟那個圓腦袋說話嗎?”

“嗯。”絨絨的小腦袋瓜一亮,想起大舅母,“五舅舅,我有事要問大舅母。”

他牽著她的小手手,去找葉氏。

前庭傳來嘈雜聲,慕廷舟和安西王在說話。

慕潤中帶著小寶來到前庭,慕戰北也來了。

安西王妃被迫跪在地上,嚮慕廷舟道歉。

她擺著一張氣鼓鼓的死魚臉,恨不得把安西王的胸膛瞪出一個血窟窿。

幾次三番想站起來,卻被他按得死死的。

她堂堂安西王妃,出身世家大族,為什麼要給出身寒微的武將下跪道歉?

這是天大的恥辱!

不出兩個時辰,這件事就會傳得人儘皆知。

她在宗室、在權貴圈還不得讓人戳死脊梁骨,不得讓人笑上十年八年?

忽然,安西王妃看見慕家剛找到的外孫女,新仇舊恨一股腦兒地上揚。

就算那賤丫頭救回靈月郡主一條命,那又如何?

那是她的榮幸!

救了皇室郡主,已經夠她顯擺幾日,她還想上天不成?

他們是陛下器重的安西王府,而三十年前,戰國公府隻不過是低等的軍戶。

靈月血脈高貴,是那賤丫頭永遠高攀不上、需要仰望的存在,能相提並論嗎?

想到此,安西王妃的眼裡迸出陰毒的恨意。

洛都就這麼大,總有機會弄死這個賤丫頭!

慕潤中、慕戰北自然看見她毒辣眼神,抱著小寶過去。

“暗夜,不是誠心的道歉,大可不必。”慕潤中冷笑。

“安西王妃,幸虧你的眼裡冇藏刀,不然我被你殺死很多次了。”

絨絨人畜無害道,“我可以借刀給你,還可以直接插進你眼睛裡,好不好鴨?”

安西王妃:“……”

慕戰北&慕潤中:“…………”

小寶,這有點血腥!

慕廷舟朝小甜寶擠眉弄眼,好似在說:

小寶好樣的!

將門虎女就要直接乾!

“王爺你聽見了嗎?小小年紀就這般惡毒。”安西王妃憤恨道。

“絨絨年幼,童言無忌。再說,絨絨不是那個意思。”安西王道。

“你再瞪我,你的眼珠就會爆出來,被隔壁老王家的旺財小可愛叼走了。到時你不要誣賴我害你。”絨絨又道,一派天真無邪的小樣兒。

安西王&慕廷舟:“……”

慕戰北&慕潤中:“…………”

尤其是慕戰北,震驚到失語。

震驚到頭皮發麻!

小寶懟人這麼溜,小嘴裡長刀子了吧?!

而且她用軟軟糯糯的童音說,可愛得讓人頭髮掉光光!

安西王妃氣不打一處來,“你們聽聽!才四歲就惡毒地詛咒人,這就是你們慕家的家教嗎?”

“就是老子教的!小寶,把她的眼珠挖出來,扔碧池裡餵魚!”慕廷舟虎目直瞪,“出了事,外公兜著!”

“外公,她的眼珠又黑又毒,金魚看見了都要躲得遠遠的,以免被毒死呢。”絨絨說道。

安西王妃:“……”

眾人:“!!!!!”

小寶罵人不帶半個臟字!

瞧瞧!

安西王妃被懟得那張臉好像吃了一斤的排泄物。

安西王帶著安西王妃趕緊走了。

以免她又出言不遜,惹怒戰國公。

慕潤中快笑趴了,“小寶,安西王妃再罵你,不必廢話,直接揍。”

慕戰北第一次感受到腹肌的躁動,“不要教壞小寶。”

絨絨傲嬌地輕哼:“我纔不揍她呢,我的手會弄臟的,用腳踹。”

慕廷舟爽朗地縱聲大笑,“我的小寶是神仙小可愛。”

眾人笑得東倒西歪。

……

月黑風高夜,尋鬼捉鬼時。

絨絨跟葉氏打聽了,千雪樓有不少惡鬼。

她決定去千雪樓多抓幾隻惡鬼,給小呆呆補身。

不過,她是小寶寶,想在三更半夜溜出府去,難於上青天。

她決定找五舅舅幫忙。

卻看見五舅舅和三舅舅在瓊庭說話。

原來四舅舅早間出門,便冇有回來過。

“老四出診應該午時就回來,若他不回來,必定有所交代。”慕嘉南眸色微沉。

“老四一向靠譜,會不會發生了意外?”慕潤中也有點擔心。

老四武藝不俗,不必擔心他遇襲。

但凡事總有意外嘛。

慕嘉南:“我已經派人去找他,希望能找到他。”

絨絨惆悵地想,四舅舅出事了,她怎麼能出府添亂呢?

她要幫忙找四舅舅。

很快,下人回來奏報。

靖遠侯府的門房說,慕嵐西早在午時前就告辭離去。

慕嘉南、慕潤中擔心的事變成了現實。

這夜,慕廷舟陪著小寶睡覺,兄弟四人帶著下屬尋找老四。

絨絨哪裡睡得著?

“外公,我們去找四舅舅好不好?”

“我們在府裡等著便好。”慕廷舟勸道,“小寶你先睡,老四回來了,我叫醒你。”

她實在困了,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下半夜,外麵的嘈雜聲把她吵醒了。

絨絨穿上鞋履和外衣,循著聲音找去。

慕嵐西住的寢房,擠滿了人。

慕戰北等兄弟焦躁不安,清風醫館的大夫正在救治慕嵐西。

慕嵐西躺在床榻,俊美的臉龐死白裡泛青。

“慕小神醫周身冇有外傷,頭部也冇有撞傷,但脈象極其微弱。”

大夫搖頭道,“晚了,隻怕隻有一個時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