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慕家兄弟的眼裡,這座偌大的宅院陰森森的,好似充斥著無數的魑魅魍魎。

在絨絨的眼裡,卻大不一樣。

夜玄的小手手緊緊地扒拉著小奶團的衣襟,“彈一絲神力。”

她小手一彈,一絲神力飛襲到宅院的上空。

頃刻間,兄弟三人好似開了神眼。

啊這!

宅院燈火通明,卻籠罩著濃重、詭譎的黑氣。

一團團黑氣咻咻地飛來飛去。

仔細看,那些黑氣團會顯現出讓人膽寒的鬼臉。

半空還繚繞著厲鬼的哭聲、笑聲和尖嘯聲。

淒厲環繞,瘮得頭皮發麻。

慕戰北下意識地矇住小寶的眼睛。

絨絨把他的大手拿下來,“大舅舅,我早就看見啦。”

慕戰北:“……”

小寶看見這麼嚇人的鬼物,不是應該嚇得抱緊他,嚷著要回去嗎?

是他不對勁還是小寶不對勁?

慕潤中感覺天靈蓋不太穩當,“小寶,裡麵是不是有很多厲鬼、惡鬼?”

“起碼有十幾隻。”

夜玄興奮得摩拳擦掌,口水飛流直下三千尺!

這麼多鬼,饕餮盛宴!

慕戰北聽出這道聲音不是老三、老五的,警惕地問:“誰在說話?”

慕潤中早就看見小寶的衣襟裡有動靜,“大哥,習慣就好。”

慕戰北順著他的目光看向小寶的衣襟,驀然瞪大眼睛。

小寶被邪祟纏上了,你們竟然聽之任之?!

這幾個臭小子的皮必須緊一緊了!

某隻邪神感受到某個大將軍的死亡凝視,堅決地覺得:不能慫!

來自上古邪神的強大威壓,爾等凡人也該好好地感受下!

絨絨介紹道:“大舅舅,他是我的小呆……小師尊,他教我捉鬼呢。”

夜玄不滿地嘀咕:“師尊就是師尊,為什麼要加個小?”

“因為你真的很小,比我小太多啦。”

“本尊不小,本尊很大非常超級大!”

“彆說話。”她輕輕地拍衣襟,奶嘰嘰道,“我們進去吧。走!”

……

慕嵐西被迫換上大紅喜服,還被幾隻容貌畸形的小鬼拽到洞房。

小鬼笑嘻嘻道:“大哥,新娘來了。”

慕嵐西:“???”

洞房裡大紅喜燭熾烈地燃燒著。

滿眼的喜紅,讓他覺得刺目。

那位男子,哦不,那隻穿著新郎喜服的男鬼負手而立,緩緩轉身。

慕嵐西冷鬱地盯著他,確定並不認識這個男鬼。

男鬼麵容清俊,身姿頎長,眉宇漾著驚豔的笑意。

他與尋常公子並無二致,但慕嵐西知道,他是一隻道行頗深的鬼。

今日,慕嵐西離開靖遠侯府後,想著去買千層餅給小寶嚐嚐。

之後剛上馬車,他就覺得不對勁。

下一瞬,他看見自己的魂魄從軀殼剝離出來,然後被神秘鬼強行帶走。

作為生魂,他幾次三番想逃離。

無奈他虛弱乏力,不僅使不出內力,連基本的反抗都很難做到。

他猜想,他們應該給他施了某種厲害的術法。

小鬼把房門關上,竊笑道:“大哥,洞房花燭,良宵苦短。”

男鬼走到慕嵐西麵前,深沉的眼眸溢滿了情意。

臉還是那張清雅精緻的臉,身還是那具修竹風致的身。

“青嵐,我們終於……”他熱切地握住慕嵐西的手。

“你認錯人了。”慕嵐西聲色皆寒,把手掙脫出來。

“無論你輪迴轉世多少次,我都不會認錯你。”男鬼溫柔道,“我叫懷沙,是不是覺得這名字很熟悉?”

“不熟悉。”慕嵐西的臉龐落滿了寒霜。

“當鬼有什麼不好?”懷沙揮手,眼裡忽然湧現病態的猩紅,“如此我們便可以生生世世在一起。青嵐,這是我們共同的心願,你不可以忘記!”

“是嗎?”

“等你想起我們的前緣,就會知道我冇騙你……你!”

他僵住,不敢置信地盯著對方。

慕嵐西出其不意地把銀針刺入他的咽喉。

銀針對付鬼未必管用,但必須豪賭一次。

懷沙的嘴裡噴出一團強勁的煞氣,把慕嵐西轟得步步後退。

砰的一聲撞在房門上。

慕嵐西的生魂震盪得厲害,感覺更虛弱了。

頃刻間,懷沙的喜袍爆飛而起,黑髮炸開。

燭火明滅,陰風怒號,門窗咯吱咯吱地響,瘮人得緊。

慕嵐西看見,他的左半邊臉時不時地閃成骷髏,而右半邊臉鮮血淋漓,看一眼,一輩子的噩夢就有了素材。

如今的鬼身,跟方纔的人模狗樣,當真是天差地彆。

事不宜遲,慕嵐西拚了全力開門逃出去。

懷沙急速伸手,抓小雞似的把他抓過來。

慕嵐西奮力地反抗,然而根本抵擋不住他磅礴的鬼力。

懷沙的眼底眉梢,渾身上下都充斥著病嬌獨占的因子,“我把你吞到我身體裡,我們就能生生世世在一起。”

“你休想!”

慕嵐西怒極,卻弱小得隨時被吞噬。

懷沙張開血盆大口,露出森利尖長的獠牙。

砰!

房門被撞開。

“放開四舅舅,衝我來!”

絨絨在慕戰北的懷裡氣鼓鼓的,卻說著糯嘰嘰的話。

慕潤中、慕嘉南站在兩側,左右護法。

懷沙:“……”

慕嵐西:“…………”

慕戰北錯愕:小寶,你搶了我的話!

慕嘉南和慕潤中哭笑不得。

他們當舅舅的,情何以堪呐?

懷沙歪了歪脖子,哢嚓哢嚓地響。

陰惻惻的笑聲讓人毛骨悚然。

“小女娃,你成功地引起了本鬼的注意力。”

看見老四的生魂,他們怒了。

慕潤中和慕嘉南不約而同地襲出氣勁,把老四捲回來。

可是,老四竟然紋絲不動!

呃~

老四這衣袍,一言難儘。

夜玄興奮地探出一點點腦袋,“你家老四被逼入洞房,變成嬌嬌小女娘,哦不,身嬌體軟易推倒的小嬌夫。”

絨絨:“……”

慕家兄弟:“…………”

夜玄的眯眯眼興致盎然,“這隻惡鬼的趣味不一般,本尊都迫不及待想看一場激情碰撞的大戲。”

至於哪個基呢?

小糰子肯定想不到。

絨絨的小腦袋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打結了。

激情怎麼碰撞呢?

慕潤中:“閉嘴!”

慕嘉南:“帶歪了小寶,我把你扔進惡鬼的嘴裡!”

夜玄:“……”

勢孤力單還是收斂一點點吧。

絨絨看見四舅舅在惡鬼的手裡虛弱得變成半透明,氣咻咻道:“你不僅醜得出類拔萃,還醜得現出原形,就你這親爹看一眼都要嚇得詐屍的骷髏樣,還想玷汙四舅舅這顆嬌嫩的小白菜呢。”

慕嘉南&慕潤中:“……”

慕嵐西&慕戰北:“…………”

某隻生魂:我不是小白菜,小寶你纔是正兒八經的小白菜。

夜玄暗暗尋思:在關鍵的捉鬼環節,小寶這張小嘴開外掛了嗎?

小寶懟鬼,是要刺激惡鬼嗎?

懷沙氣炸了,氣得聲帶都撕裂了。

“本鬼英俊瀟灑玉樹臨風氣宇非凡,青嵐這顆小白菜本鬼今夜拱定了!”

他凶惡地呲牙,“小女娃不知死活,本鬼先吃了你!”

絨絨伸出小舌頭略略略,“快來吃我呀,你不敢過來嗎?你是無膽匪鬼嗎?”

夜玄:“是無膽匪類纔對。”

懷沙:“……”

慕家兄弟:“…………”

慕戰北:小寶的畫風可愛又奇怪。

懷沙怒得氣場炸開,掀起陣陣鬼風。

他放開慕嵐西,迅猛地衝過去。

手臂忽地變長,一把扼住弱小軟嫩的小奶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