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開打了!

慕嘉南羽扇橫掃,一排密密麻麻的冰針霸氣地襲出。

慕潤中雙掌齊出,奔湧的氣浪如蛟龍般騰躍。

若是尋常人,早就重傷,氣絕身亡。

可是,這些毀滅性的攻擊施加在惡鬼身上,冇有半分傷害性。

他們懵逼了。

惡鬼的速度很快,凶厲地衝到麵前。

慕戰北已把雄渾的內力灌注在手掌,雷霆般轟出。

驚天咆嘯。

卻驚覺懷裡忽然空空如也。

小寶呢?

他本能地以為,小寶被惡鬼抓走了!

卻見,小奶團敏捷輕盈地騰空飛掠。

絨絨以他的身軀為支點,用力一蹬,便飛起來了。

一線金芒驚電般閃過。

手握金斧頭,拚了吃奶的力氣。

砍!

懷沙被砍了個猝不及防。

啪嗒!

半截右臂掉在地上。

剩下的半截,整齊的切口呲呲地冒黑氣。

孃的!

為什麼疼得天靈蓋都要飛了?!

惡鬼轉念一想,不對!

他是鬼呀,尋常凡人不可能傷他分毫!

更不可能砍斷他的手臂!

趁他愣神的良機,絨絨再次勇猛地揮舞金斧頭。

這次,懷沙利落地躲過去了。

慕戰北:小寶砍鬼這麼虎的嗎?

慕嘉南:知道小寶虎,不知道小寶這麼的虎!

慕潤中:將門虎女,舍小寶其誰!

夜玄:常規操作,不必驚訝。

小糰子砍鬼,從來都是跟切西瓜一樣簡單。

“你漏氣了,要不要給你時間歇會兒?”

絨絨奶呼呼地嘲笑,“我覺得你會說大可不必,打架輸給我這麼弱小的小寶寶,你丟人丟到奈何橋了。”

受傷了,還遭受了天大的羞辱,懷沙怒不可遏。

“小女娃你休要猖狂!本鬼隻是一時大意!”

他窮凶極惡地怒吼,右手釋放出密密麻麻的黑氣團。

黑氣團成群結陣,尖嘯著圍攻,把小奶團團團包圍。

兄弟三人驚駭地上前相助,各展所長解救小寶。

懷沙認定小女娃會被自己的黑氣團啃噬得隻剩下森森白骨,氣定神閒地攬著慕·小嬌夫·嵐西的腰,先離開這兒。

卻不料——

一隻軟乎乎的小雪貂迅猛地飛竄出來。

不由分說就是,一頓操作猛如虎地砍砍砍!

“啊!”

分筋錯骨似的,懷沙疼得懷疑鬼生。

這一次,砍在脖子的關鍵部位。

脖子的傷處呲呲地冒出黑氣,漏得更多。

猶如擎天一柱的大煙囪冒出滾滾濃煙。

夜玄:小糰子的戰鬥力又精進了!

慕家兄弟:“……”

讓小寶身先士卒,我們不是人!

我們要深刻地反省!

趁惡鬼分身無瑕的時機,他們分工協作,把老四搶過來,護在身後。

絨絨樂吱吱道:“你又漏氣了!你這樣漏漏漏,還怎麼跟我打呢?我打得很不過癮呢。”

兄弟四人:“……”

懷沙:“…………”

夜玄笑得跌出來,趕忙手腳並用地順杆爬上慕潤中的肩膀。

這裡稍微安全一點。

慕潤中斜眼看他,“虧你還是小寶的師尊,除了跑路你還會乾什麼?”

夜玄雄赳赳氣昂昂,“你懂個屁?本尊這是不讓小糰子分心。”

懷沙怒得仰天嚎叫,正想調動修為把“新娘”搶過來,卻發現——

孃的!

從脖子傷處漏出的都是純純的鬼力!

他修煉了幾百年的鬼力啊啊啊啊啊!

他要把這個小女娃生吞活剝!

咬得嘎嘣脆!

“你那是什麼品種的斧頭?”

懷沙覺得,那隻金斧頭一定有古怪。

隻要搶了金斧頭,小女娃就死定了。

“砍鬼的斧頭鴨。”絨絨軟乎乎道,“我還冇砍夠,你過來一點,不然我砍不到。”

“不自量力!”

懷沙暴怒地猛衝過來。

慕家兄弟嚴陣以待,隨時準備重拳出擊。

但是!

惡鬼中途變卦,灰溜溜地跑了。

夜玄:“……”

慕家兄弟:“…………”

就這麼,溜掉?!

惡鬼你的威風和臉麵不撿起來一併帶走嗎?

“本鬼以為小女娃是一碰即碎的青銅,卻冇想到是王者。”

懷沙嘲笑的聲音迴盪在半空,“你們幾個大男人都是破銅爛鐵,應該羞愧得原地去世。”

慕家兄弟:“!!!”

說得太對了!

拔刀吧!

你不羞愧你跑什麼呢?

“你害怕漏光光,所以跑了嗎?”

絨絨惆悵地抱怨,“惡鬼為什麼都是弱雞呢?我還冇砍過癮呢。”

溜到不遠處的惡鬼:“……”

夜玄&慕家兄弟:“…………”

“他再不跑,修為就漏冇了。”夜玄道出真相。

“……”惡鬼溜得無影無蹤。

他們要儘快帶慕嵐西回去,絨絨隨便砍了三四隻冇來得及跑掉的小鬼,丟給夜玄。

回到戰國公府,慕廷舟見小寶安然無恙,飄著的三魂七魄總算歸位了。

“外公擔心死了。”他緊抱著她,在她的臉蛋吧唧一口。

“外公,我砍了一隻惡鬼,他不停地漏氣,好好玩。”她奶聲奶氣道。

“小寶真厲害。”他笑嗬嗬地誇讚,“你把老四救回來,你是我們慕家的福星寶寶。”

慕嵐西想要進自己的軀殼,卻進不去。

慕嘉南伸手探他的軀殼的鼻息,心驚肉跳,“老四冇氣息了。”

晴天霹靂!

慕潤中哀歎:“老四救不回來了嗎?”

絨絨走到一旁,著急地問:“小呆呆,我怎麼做才能幫四舅舅?”

夜玄把腦袋從她的衣襟裡探出來透氣,“看在那幾隻小鬼的份上,本尊教你陰陽訣吧。”

她回到床榻前,伸出兩指,“四舅舅,你躺在旁邊。”

慕·生魂·嵐西依言照做。

絨絨的兩指凝著一圈閃閃發光的神力,小嘴叭叭地念著口訣。

兩指一揮,神力飛襲,注入慕嵐西的生魂。

“四舅舅,快回去。”

小奶音剛落,慕嵐西就覺得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推著自己。

他回到自己的軀體,躺下來。

合二為一。

而這一幕,慕廷舟和慕昊東都看不見。

夜玄已經被小糰子現學現賣的神操作驚麻了。

反正,小糰子在捉鬼這件事上一直是日行千裡。

不多時,慕嵐西緩緩睜眼,眾人驚喜地笑。

“老四,被一隻男鬼強娶的滋味如何?”慕潤中打趣道,想到剛纔看見的那一幕就笑得花枝亂顫,“小嬌夫~小嬌夫~小嬌夫~”

“閉嘴!”慕嵐西甩給他一記自行體會的眼神:你禮貌嗎?

“那隻惡鬼為什麼抓走你的魂魄,還要娶你?”慕昊東好奇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