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嵐西環顧周遭,看見不少似鬼非鬼的男人女人。

“小寶,他們都是鬼嗎?”

“不是噠,四舅舅你們看不見鬼的。”絨絨問夜玄,“我怎麼做,四舅舅和五舅舅才能看見鬼?”

“叫某人先道歉,再求本尊。”夜玄傲嬌地挺直根本不存在的腰桿。

“蹬鼻子上臉是不是?”慕潤中凶巴巴道,“信不信老子把你扔在這裡自生自滅!”

“彆吵啦。”小甜寶安撫夜玄兩句,“小胖墩,快說叭。”

按照夜玄的指令,絨絨咬破手指,把血抹在他們的上眼皮。

慕潤中和慕嵐西精緻如畫的眉眼,登時多了幾分妖豔。

夜玄看著他們帥得人神共憤的容顏,妒忌!

根本不存在的!

他是三界公認的第一美男。

喜歡他的女上神、女仙,從神界的混沌橋排到仙界的南天門。

那些女友粉、老婆粉,每次見到他,都會發出土撥鼠的尖叫。

俊美如神祇,神祇這個詞語,說的便是他這位上古邪神!

慕潤中和慕嵐西睜眼,千雪樓登時換了一幅景象。

鬼風怒號,時不時地響起女鬼淒厲的叫聲。

半空繚繞著陰森的黑氣,燈火忽明忽暗。

那些男鬼女鬼,不是雙腳不著地地飄來飄去,就是被削掉半邊臉,或是身上的血窟窿汩汩地冒血。

慕嵐西和慕潤中感覺自己的眼睛受到了不可逆的傷害。

天靈蓋有點麻,瘮得慌。

“小寶,你打算如何捉鬼?”慕潤中看著老四懷裡抱著的小寶。

“吃人、害人的惡鬼要砍砍砍,善良的鬼不能抓。”絨絨一本正經地說。

夜玄驚奇了。

他絕對冇教這個!

小糰子三觀正,有機會掰歪嗎?

這時,一隻吊死鬼,一隻無頭鬼,一隻歪脖子鬼,看見他們,便飄過來。

三隻鬼圍著他們又是看又是嗅的,“他們不是鬼,應該看不見我們。”

慕潤中渾身僵硬,眼珠努力地從那隻無頭鬼挪開。

“不要把血蹭臟我的衣袍,很貴的!”

第一次看見這麼嚇人的無頭鬼在眼前飄呀飄,懼意從腳底升起。

腳趾忍不住摳摳摳,恨不得摳出一個坑,遁地而逃。

“你們看得到我們?”

無頭鬼驚詫地問。

他們霸占千雪樓已有數年,這裡的人從來都看不見他們的。

絨絨一眨不眨地盯著他們,看到一些血腥、殘忍的畫麵。

奶膘氣鼓鼓的。

“你們這些缺胳膊冇腦袋的阿飄,不好好待在鬼窩,跑出來嚇人,你們會擾亂陽間的秩序!”夜玄板著腦袋訓斥。

“就你一隻小豆米紙片人,輪得到你教訓我們?”

吊死鬼日常伸著舌頭,說話含著一口黃色廢料似的,口齒不清。

他凶惡得眼珠幾乎爆出來,伸手去抓小紙人。

夜玄站在絨絨的肩膀,看見對方這一抓不容小覷,連忙手腳並用地躲到她的後背。

慕嵐西以為吊死鬼要抓小寶,敏捷地側身避開。

慕潤中則迅猛地把一張符紙貼在對方的腦門。

配合得天衣無縫!

頓時,吊死鬼被定住了似的無法動彈,悲憤道:“兄弟,救我啊!”

無頭鬼和歪脖子鬼對視一眼。

當即揮手,朝對方襲出淩厲的黑氣。

“敢在我們的地盤撒野,嫌命太長了!”

不就是兩位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臉嗎?

外加一捏就碎的小奶包和慫嘰嘰的紙片人嗎?

他們隨便一招,就能把對方變成自己的同類!

慕嵐西抱著小寶疾步後退。

慕潤中迅疾地揚手,把內力灌注在兩張符紙上。

符紙如利刃似驚電般飛襲。

然而,被兩隻鬼的黑氣擊落了。

無頭鬼和歪脖子鬼解救了吊死鬼,三鬼聯手,威力大漲。

黑氣把慕嵐西他們團團包圍。

吊死鬼誓要報仇,舌頭忽地變長,淌著黑乎乎的津液,妖嬈地在半空飛卷,煞氣凜凜地卷嚮慕潤中。

“老子不發威,你當老子是病鬼!老子先吃了你!”

“那舌頭上的津液比屍毒還要厲害,不能沾到。”夜玄好心提醒。

慕潤中知道自己的武功無用武之地,對付鬼,符紙是最管用的。

他迅疾地把符紙當作暗器發射出去。

反正符紙多的是,不要錢。

無頭鬼和歪脖子鬼對付慕嵐西,凶悍而陰毒。

絨絨生氣了!

嬌嬌軟軟的小奶團騰空飛掠,宛若一顆乘風破浪的小炮彈。

悄無聲息地靠近歪脖子鬼。

金芒爆閃。

小胳膊掄起,金斧頭用力地砍下。

“你的脖子歪了,我砍你兩刀,幫你矯正,不用謝我鴨。”

絨絨奶嘰嘰的聲音自配哢嚓哢嚓的音效,“哇!你的脖子支棱起來了呢。”

慕嵐西:“……”

歪脖子鬼:“…………”

我是誰?

我在哪裡?

為什麼我看見的世界顛倒了?

呲呲呲~

哪裡在漏氣?

忽然,歪脖子鬼感覺到脖子處的劇痛。

“啊!”

他用手捂住傷口,阻止鬼力漏光光。

夜玄悄咪咪地靠近他,陰惻惻的聲音響起。

“一瀉千裡,你不行了。乖乖地躺下,本尊讓你舒服點。”

“你纔不行!”

歪脖子鬼憤恨地叫囂,正要出大招,卻發現四肢軟得跟棉花一樣。

夜玄把三張符紙塞進他的嘴裡,然後用迷你小短腿用力地踩踩踩、跺跺跺。

這一幕就像是,螞蟻在龐然大象上瘋狂地蹦迪。

而剛纔那麼凶殘的大象,此時隻會痛楚地哼唧哼唧。

慢慢地變小,變小……

直至歪脖子鬼變成小小的一坨黑泥巴,夜玄才罷休。

夜玄看著烏漆嘛黑的泥巴,好似看著美味可口的美食,一口吞的既視感。

但是,又臟又醜的泥巴,他纔不會吃呢。

他要煉化成魔氣!

此時,絨絨已經去對付無頭鬼。

“你的腦袋被斬了,可是你一點也不可憐。”小奶團準備掄起金斧頭,“砍哪裡好呢?”

“不要過來,不然我死給你看。”無頭鬼弱嘰嘰地後退。

“你女乾銀、逼死十幾個妙齡少女,午門斬首示眾,是應該死得更慘烈一點。”

“你想乾什麼?”無頭鬼懼怕地哭唧唧,一副飽受傷害的模樣。

“你都無頭了,還玩弄那麼多女鬼。我當然是替她們玩弄你鴨。”

絨絨露出人畜無害的笑靨,冇有半分傷害力的小樣兒。

無頭鬼的雙手悄咪咪地張開成陰毒的五爪,驟然襲出。

把她撕成碎片!

危急之際,小奶團突然蹲下來,靈巧地滋溜過去。

精緻小巧的金斧頭出其不意地掄起,重重地砍在他的腰腹。

無頭鬼陡然僵住!

孃的!

這是哪家鐵鋪打的斧頭?

老腰隻剩下一半了!

~~~~~~

書書快糊了,嗚嗚嗚~作者君攜小甜寶、小呆呆和外公舅舅們來弱弱地求支援鴨~小手指動起來,點亮五星,寫點好評,拜求~正下方的【催更】像不像小呆呆的圓腦袋?來來來,點一下就是賞他一**兜子,打腫了我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