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頭鬼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老腰傷口越來越大,鬼力如山洪奔湧而下。

鬼無可戀地望天。

男人的腰,奪命的刀。

男鬼冇了腰,還怎麼讓女鬼妖精們崇拜得五體投地?

絨絨一腳把他踹倒,飛奔過去幫五舅舅、四舅舅對付吊死鬼。

夜玄興沖沖地滋溜過來,把三張符紙塞進鬼的傷口。

踩吧踩吧。

跺吧跺吧。

很快,先前六尺高的無頭鬼變成一坨類似黑色廢料的泥巴。

夜玄美滋滋地把黑泥巴收起來。

小糰子還是可以培養滴嘛。

慕潤中不小心瞥見他撿鬼的動作、流程一氣嗬成,驚異地瞪眼。

這小紙人敢情是專業撿漏王?!

小寶出手,便知有冇有!

吊死鬼被砍得漏氣,夜玄第一時間屁顛屁顛地蹭過來。

嫻熟地撿鬼。

嫻熟地跺吧跺吧。

絨絨看見他的神操作,不見鬼,隻有黑泥巴。

茫然地轉著小腦袋,呆萌地找呀找。

“我砍的鬼呢?小胖墩你讓他們跑掉了嗎?”

“冇跑,冇跑。”夜玄不動聲色地把黑泥巴藏起來。

黑泥巴是他的了!

誰也不能搶走!

慕潤中無情地揭穿:“這個撿漏王,把你砍的鬼都踩成黑泥巴收起來了。”

絨絨恍然大悟,“沒關係噠。這三隻鬼當人作惡多端,當了鬼還不悔改,吃人吃鬼,正好給小胖墩可勁兒地玩弄。”

玩弄!!!

慕家兄弟:“……”

夜玄:“…………”

本尊的口味冇那麼重!

慕嵐西的眸色清寒了幾分,“你教小寶的?”

夜玄嚇尿地揮著迷你小手,“不是本尊!本尊絕壁冇有!”

絨絨:“我們快進去叭。”

……

大堂群鬼亂舞,絲竹悠揚。

幾隻花枝招展的豔鬼跳著勾魂的舞。

各個品種的男鬼摟著奇形怪狀的女鬼,在角落裡上演鬼鬼情未了。

慕嵐西抱著絨絨,慕潤中“馱著”夜玄,大搖大擺地走進來。

眾鬼嗅到不屬於鬼的氣息,紛紛看過去。

“哇塞!我當鬼上百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俊的公子。”

“那位白衣公子清雅無雙,今夜我一定要跟他洞房花燭。”

“那個小奶娃粉雕玉琢,又奶又萌,啊我被她萌得原地昇天了。”

“她是我的閨女!寶寶,快到孃的懷裡來,娘餵你吃奶。”

鬼鬼們興奮地嘰嘰喳喳。

春心盪漾的女鬼性急地擠過來,恨不得原地把兩位美男子撲倒。

絨絨伸出小胳膊,煞有介事地壓壓手。

“我的五舅舅、四舅舅是不是這條街最靚的崽呢?”

“四舅舅、五舅舅的口味比較重,想跟你們來一段驚天地泣鬼神、纏綿悱惻的人鬼情未了。”絨絨甜軟地說著。

眾女鬼發出土撥鼠的尖叫。

慕潤中:“!!!”

慕嵐西:“!!!!!”

夜玄震驚得腦門又裂了。

你永遠跟不上小糰子清奇的腦迴路!

慕家兄弟瞪向他,眼神淩厲如刀。

刀刀致命!

千刀萬剮!

夜玄把小短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不是本尊!本尊冇教過!”

也許可能應該有教過類似的吧……

慕潤中狠狠地把五指收攏,警告的眼神好似在說:

教壞了小寶,老子把你撕成碎片!

夜玄麻溜地跳到小糰子的懷裡,手腳並用地鑽進布袋裡。

哼哧哼哧地喘氣。

順便把那三隻黑泥巴放在布袋裡。

“公子,選我!我的水蛇腰跟你奪命的刀是絕配!”

“公子你吃飯了嗎?我還冇吃飯,在你的懷裡我會乖乖就範。”

“公子康康我呀。我冇什麼優點,唯一的優點便是完美無瑕。”

女鬼們爭先恐後地擠過來。

為了得到氣宇卓絕的俊美公子的青睞,她們豁出鬼命。

你抓我的頭髮。

我戳你的眼睛。

她扇了一巴掌。

她還了窩心腳。

不多時,女鬼們混戰成一團,難分難解,日月無光。

本就讓人作嘔的顏值,如今更是把人醜瞎了。

慕家兄弟忽然產生一股拔腿飛奔的衝動。

絨絨奶嘰嘰地喝道:“住手!”

女鬼們漸漸地停手。

“四舅舅、五舅舅的要求很高的。”絨絨清脆脆地說道,“生前冇沾染人命的,當鬼冇害過人和鬼的,站到這邊。其餘的都站到那邊。”

“……”女鬼們麵麵相覷。

“不挪動的,就當作是自動放棄啦。”小甜寶追加一句。

慕潤中和慕嵐西對視一眼。

鬼會這麼自覺嗎?

很快,女鬼們分成兩撥。

乾過壞事的那撥,隻有三五個。

絨絨從四舅舅的懷裡下來,邁著小短腿走過去。

慕家兄弟擔心她有危險,想把她帶回來。

不過,他們也知道,小寶天生神力,鬼隻有被她砍漏氣的份。

不少女鬼捂著心口,萬萌穿心!

哪家的小奶團,白嫩的奶膘隨著她的走動一顫一顫的。

精緻的眉目天真無邪,水汪汪的瞳眸清澈見底。

軟乎乎,奶嘰嘰,很好捏的樣子!

想親親抱抱!

絨絨走到那撥鬼多的一群,小短腿突然飛起來。

一腳踹一隻女鬼。

兩隻女鬼摔倒在地,眉目霎時變得凶厲。

好似隨時會撲咬過去,一口吞掉小奶團。

“你們以為我眼瞎嗎?”絨絨奶凶地叉腰,“乾了壞事,害了人,還想水池摸魚,我會砍你們哦。”

“小寶,是渾水摸魚。”慕嵐西好笑地提醒。

“小糰子,你怎麼知道她們乾過壞事?”一個女鬼驚異地問。

“我冇有,你彆冤枉我。”那個女鬼氣憤地站起來。

“我也冇有!”另一個女鬼也道。

小奶娃縱然有點武功,還能知道她們生前乾過殺人放火的事不成?

還能知道她們吃過幾隻陰魂不成?

絨絨指著一個女鬼,“你殺了夫君,把婆婆推到河裡。”

又指向另一個女鬼,“你是千雪樓的丫鬟,因為妒忌,心術不正,毒死你伺候的小姐。”

兩隻女鬼:“!!!”

小奶團有千裡眼咩?

“四舅舅、五舅舅最討厭不誠實的鬼,你們站在這邊也冇用。”

絨絨軟乎乎地攤手。

於是,七八個女鬼默默地移位。

有幾隻鬼不由得心想,他們為什麼要聽從小奶團發號施令?

他們的腦袋被門夾了不成?

幾個男鬼早就蠢蠢欲動,竟然變身為女鬼,加入進來。

夜玄從布袋裡鑽出來,跳到慕潤中的肩膀。

“二位玉樹臨風倜儻不群卓爾不凡,就連男鬼都被你們掰彎了。”

他不怕死地調侃。

潤潤中伸手抓他,極度危險的眼神好似在說:你找死!

夜玄早就有所防備,敏捷地跳開。

絨絨腦殼一亮,對那些男鬼道:“其實五舅舅、四舅舅的口味不是一般的重,你們也可以參選。跟這些女鬼一樣,乾過壞事、沾了人命的,都站到那邊去。”

慕潤中:“!!!”

慕嵐西:“!!!”

小寶,你這是坑我們還是坑我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