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鬼摩拳擦掌,義憤填膺。

這二位公子的確俊美無儔,可是,在他們的地盤撒野,還把老大虐得這麼慘,他們不允許!

兩隻女鬼去攙扶紅娘。

紅娘推開她們,死也要維持自己高高在上的威嚴。

纔不要下屬攙扶!

慕潤中擺出混世魔王的混不吝和霸氣,“想再死一次的,放馬過來!”

絨絨奶聲奶氣道:“小姐姐用她的雞爪爪玩弄、殘害那麼多美男、男鬼,被我們砍斷了,鬼力也漏光光了。你們也要被我砍嗎?”

眾鬼一瞧,紅娘還在呲呲地漏呢。

可不就是漏光光嗎?

腿肚子抖起來,頭皮一緊。

難道他們就是傳說中,一現身就讓鬼怪們聞風喪膽的陸天師嗎?

眾鬼竟然不約而同地後退,再後退。

夜玄飛蹦到紅孃的身上,拚了老命地蹦迪。

踩吧踩吧。

跺吧跺吧。

妖嬈的舞姿莫名地喜感,簡直不忍直視。

紅娘哼唧哼唧,比她折磨美男美鬼的時候還要活色生香。

眾鬼:紅娘你怎麼回事?你倒是反抗呀?!

從前你有多毒辣殘暴,現在就有多弱小可欺。

“疼疼疼~彆踩了……”

紅娘奄奄一息的樣子有點慘。

有的鬼看不下去了,恨恨地想要解救紅娘。

卻發現,紅娘一個大活鬼竟然越來越小。

縮小,再縮小!

最後,變成一坨醜成翔的黑泥巴。

眾鬼無不是一臉的驚悚。

這是什麼品種的紙片人?!

一張紙片人就有如此牛逼的本事,那他們三人豈不是要牛逼上天?!

夜玄撿起黑泥巴,美滋滋地收起來。

慕潤中霸氣側漏道:“小寶,眾鬼不服,那便一網打儘!”

慕嵐西陰寒道:“小寶你不是有五雷轟頂符嗎?不如把這裡炸了!”

絨絨從布袋裡抓出一遝符紙——

伴隨著慘烈的鬼哭狼嚎,眾鬼以最快的速度逃散。

小奶團自然不會讓那些作奸犯科、沾了人命的鬼溜掉。

最後,他們砍了十幾隻鬼。

夜玄收穫滿滿,開心得一邊蹦迪一邊跺跺跺。

回去後,他就開始煉化十幾塊黑泥巴。

而小奶團消耗了不少體力,趴在慕嵐西的肩頭呼呼大睡。

臨水閣暗黑沉寂。

慕潤中和慕嵐西悄咪咪地潛進小寶的寢房。

卻看見,父親赫然坐在黑暗裡,一臉的陰霾。

一身狂烈的怒火,隨時會把周遭爆了。

慕廷舟暴怒地起身,把小寶抱過來的時候,卻輕柔得不像話。

好似擔心自己的怒火傷到小寶。

他把小寶放在床榻,給她蓋好錦衾。

絨絨睡得沉,小嘴好似嘟囔了兩聲。

他聽不清楚,憐愛地把她額頭的散發撥到鬢邊。

小寶,有這兩個不靠譜的舅舅,你太辛苦了。

若非他起夜,順便過來看看小寶,不然,他根本不知道小寶不見了。

原本,他以為小寶被人偷走。

不過,他先去老四、老五的寢房瞧一眼。

他們也不在,慕廷舟便斷定,他們帶著小寶去乾壞事。

父子三人來到外麵。

慕潤中心虛地解釋:“父親,小寶……”

慕廷舟不由分說地踹去一腳,無比的狠辣。

腳尖從慕潤中圓潤的屁屁擦過,他機警地躲開,滾遠了,“父親,明日再說,我先回去睡覺。”

慕嵐西手腳麻利,一邊滾遠一邊道:“父親,小寶這不是好好的嗎?”

“明日一早,老子就把你們逐出慕家!”

慕廷舟控製不住地怒吼。

……

翌日早間。

慕潤中迷迷糊糊地睡著,感覺被人抬起來。

砰!

疼~裂成兩瓣了!

他怎麼可能從床榻摔下去?

他睜開惺忪的睡眼,看見一張熟悉到讓人菊花一緊的臉龐。

“父親,你這是……”

忽然發現,這裡不是他的寢房。

而是父親每日晨練的庭院!

當即,腦子裡的漿糊自動消散。

“起來!”

慕廷舟聲如洪鐘地喝道,還用劍鞘抽他。

慕嵐西也是如此,被下人抬到這裡,嚇得神思恍惚。

兄弟倆儘力站好,卻半眯著眼,放空腦袋。

站著睡!

“不想死,就跟老子打。”

嘶的一聲,慕廷舟威風凜凜地拔劍出鞘。

錚錚聲把他們的睡意徹底趕跑了。

慕廷舟淩厲地揮劍,不由分說地朝他們刺去。

“父親,我真的很困……”

慕潤中的聲音戛然而止。

因為,劍尖直逼咽喉而來。

索性他機靈地躲開,不然就原地慘死了。

“父親,你來真的嗎?”慕嵐西敏捷地左閃右避。

“以為老子開玩笑嗎?”

慕廷舟招招致命,麵上殺氣騰騰。

好似這兩個兒子是犯了滔天罪行的奸惡之徒。

他要大義滅親,就地斬殺!

“父親你悠著點,小心閃了腰。”慕潤中跟猴子似的上躥下跳。

“父親,你這是公報私仇。”慕嵐西猜到了幾分。

父親這是懲戒他們昨兒半夜帶小寶出去捉鬼。

兩個兒子飛快地跑跑跑,國公爺緊咬不放地追追追。

從東邊跑到西邊,從南邊跑到北邊。

在府裡繞呀繞,也就繞了二十來圈。

上天入地!

雞飛狗跳!

實在跑不動了,慕潤中的雙手撐在膝蓋上,彎身喘大氣。

“父親……我不行了,歇會兒……”

“你當然不行……你哪哪兒都虛!”慕廷舟哪能錯過這良機?

長劍直刺,勇不可擋。

慕潤中驚得花容失色。

屁屁開花可不好玩!

他拚了老命地跑。

慕嵐西氣喘籲籲道:“父親,小寶知道你揍我們……會護著我們的……你在小寶的心裡……地位一落千丈……”

提起小寶,慕廷舟更怒了,揍得更狠了。

慕戰北、慕昊東和慕嘉南,還有周氏、慕天佑和慕思思,都來圍觀。

“四叔叔、五叔叔,昨夜你們去偷了幾隻雞?”慕天佑打趣道。

“四叔叔、五叔叔纔沒有偷雞呢,他們被當作雞賣了。”慕思思神奇地抓住了重點。

眾人笑得東倒西歪。

慕潤中感覺自己就要原地嗝屁了。

卻看見老四朝臨水閣的方向跑去,他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追上去。

“不許驚擾小寶!”

慕廷舟緊張地叫,“若把小寶吵醒,老子把你們千刀萬剮!”

慕潤中纔不信邪呢,小寶是他們的平安符。

慕嵐西跑進小寶的寢房,不由自主地放輕腳步。

小寶睡得香噴噴,冇有甦醒的跡象。

~~~~

絨絨弱弱地求五星好評~24小時內,催更超過500,加更一章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