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管家猜到老爺的心思。

老爺這是要把三公子、四公子和五公子,都拘在這裡。

不讓他們霸占著三小小姐。

慕廷舟陰惻惻地想。

老子不能見小寶,你們也休想跟小寶快樂地玩耍!

周管家剛出去,就看見絨絨走過來,大驚失色。

“三小小姐,時辰不早了,你來這兒做什麼?”他擋在房門前,決定死也不挪開。

“管家伯伯,我要進外公的房間。”

絨絨見他冇有讓開的意思,便決定從旁邊過去。

他利索地挪過去,擋住進去的路。

“三小小姐,不如你明兒再來吧。”

“不行的,符紙很重要。”

她明明聽見房裡傳出外公的聲音,外公一定在裡麵。

她烏澈的瞳眸滴溜溜地一轉,佯裝驚怕不已,“管家伯伯你的肩膀有一隻好大好大的蜘蛛!”

周管家驚得臉都白了,側頭一看——

蜘蛛在哪裡?

完了!

哪裡還有三小小姐的身影?

絨絨機靈地溜進去,直奔床榻。

慕廷舟知道小寶來了,既開心又惆悵。

不能見小寶!

見見小寶也冇什麼吧……

天人交戰,激烈得心力交瘁。

他索性躲在被子裡。

他是魏國臣民敬仰的戰神,素來頂天立地,何曾這樣“憋屈”過?

何曾這樣“冇臉見人”過?

絨絨乖乖軟軟道:“外公,我知道你在被子裡,快出來哦。”

被子紋絲不動。

有人輕手輕腳地進來。

安安靜靜地圍觀。

“外公,你不是小寶寶,躲在被子裡,羞羞哦。”

“……”慕廷舟:哎!臉皮掉被窩了!

“外公,你是不是病了?病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偉疾忌醫。”

“……”

他險些脫口而出:“小寶,諱疾忌醫纔對。”

哎喲!

被窩裡有點熱。

汗如雨下。

圍觀的人捂著嘴,憋著笑。

絨絨看著山丘似的被窩瑟瑟發抖,更擔心了。

“外公,你是不是很冷?管家伯伯,外公一定是發高熱,給外公蓋上三條棉被。”

“這……”周管家哭笑不得。

這秋涼未至,老爺躲在被子裡,熱汗淋漓纔是。

絨絨瞳眸一亮,“外公需要火盆,管家伯伯快去拿十個火盆。”

慕潤中按著躁動亂跳的腹肌,憋不住了,“小寶,外公不需要火盆。”

慕嘉南忍俊不禁地搖著羽扇,“你外公需要冰塊。”

慕嵐西掀開薄被,“父親,出來吧,不要憋壞了。”

慕廷舟滿頭大汗,麵色泛紅,呼哧呼哧地喘氣。

“外公你是不是又冷又熱?四舅舅,快醫治外公。”

絨絨擔心死了,握住他的大手,“外公,隻要你乖乖地喝藥,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慕廷舟:“……”

小寶這麼關心他,他大病一場也值得。

慕潤中笑得冇心冇肺,“父親,你的高大形象在小寶麵前崩塌了。”

慕廷舟不悅地瞪他一眼,麵對小奶團時,臉龐笑成一朵大麗花,“小寶,外公冇病,外公跟你鬨著玩的。”

絨絨奶甜地笑,“外公,你跟我玩躲貓貓嗎?”

“對對對,躲貓貓。”

周管家給國公爺擦汗、擦身。

絨絨取出符紙,清淩淩的目光在房裡掃來掃去。

床榻當然要放,箱籠也放一張,咦?

床榻的西北角為什麼有一絲絲的黑氣?

她走過去,蹲下來,歪著小腦袋,認真地看著。

好似能透過厚厚的青磚看到下麵的東西。

慕潤中走過來,好奇地問:“小寶,你在看牆角有冇有螞蟻窩嗎?”

慕嘉南用羽扇拍拍他的天靈蓋,“小寶有你這麼無聊嗎?小寶一定在想,這裡會不會埋著一大罐金子。”

“這裡冇有金子,有一隻很大很大的眼睛。”

絨絨索性用手托著下巴。

慕潤中蹲在她右邊,右手捂著臉頰,“我怎麼看不見?”

慕嘉南蹲在她左邊,麵色冷沉起來,“小寶,除了眼睛還有什麼?”

小寶的眼睛看透陰陽,魑魅魍魎在她麵前無所遁形。

小寶的話不會有錯!

這裡定有古怪!

他和慕潤中一拍即合,找來鐵鍬,開始挖。

慕廷舟怒炸了,“小兔崽子,老子的寢房有金山還是有鐵礦?都給老子滾!”

雖然他傷病纏身,但獅子般的怒吼還是有幾分威力的。

慕潤中不理會,賣力地挖挖挖。

慕嘉南解釋道:“父親息怒,小寶讓我們挖的。”

絨絨連忙過去安撫:“外公不要生氣氣,地下有一隻超級大的眼睛。它日夜盯著外公,外公纔會生病。”

“什麼眼睛?”

慕廷舟從來不懼鬼神之說,此時卻覺得這寢房陰森森的。

她搖搖頭,“挖出來就知道了。”

兄弟倆挖了五尺多深,才挖到一個巨大的木盒。

眾人大吃一驚,還真有東西!

他們隻看見一個沾了泥土的正方形木盒,絨絨卻看見——

這個木盒散發出著一絲絲的黑氣。

慕潤中正要撬開木盒,絨絨不慌不忙地阻止他。

陰邪之物不能用手直接碰。

小甜寶把幾張符紙貼在上麵,一本正經地唸了幾句神訣。

驅邪除煞,然後道:“可以打開了。”

慕潤中費了不少力氣纔打開木盒。

展開在眾人麵前的,當真是一隻巨大的眼睛!

栩栩如生。

陰詭凶戾。

看一眼,好似被它攝了魂魄,再也無法挪開目光。

眼睛朝你眨一眨,你便笑一笑。

眼睛朝你笑一笑,你便魂不守舍。

慕廷舟殺戮無數、滿身血腥,從來不懼魑魅魍魎。

兄弟三人連鬼都見過,自然不會懼怕邪物。

尋常人看見這隻異眼,必定飽受驚嚇、魂不附體。

慕家父子雖感到驚異,但冇有懼意。

絨絨忽然覺得周遭出奇的死寂,扭頭看他們。

呀!

外公和舅舅們目光發直,都呆呆傻傻的,眼睛還冒出一縷縷的黑氣。

“外公,三舅舅,四舅舅,五舅舅……”

她著急地叫他們。

可是,他們僵直呆愣,宛若丟了魂魄的行屍走肉。

這時,那個木盒釋放出濃鬱的黑氣,繚繞在他們周身。

“小呆呆,快出來,外公他們變成傻蛋了,怎麼辦?”

絨絨著急得心好像快著火了。

夜玄冇日冇夜地煉化那些鬼,全神貫注。

聽見小糰子的哭音,他抽空看一眼。

“我擦!這玩意兒從哪裡來的?”

“先把木盒蓋上!”

“然後你用力地打他們的臉,記得要用力。”

他耐心地教導。

有了小呆呆,絨絨不那麼害怕了,“打腫臉的那種嗎?”

【24小時整,催更達到500,加更一章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