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說,戰國公接回來的小孫女,是慕晚辭在外頭生的野種。”

“慕家這位小孫女的父親是皇商蘇大公子。城裡傳遍了,她是小災星,專克親人,蘇家不是被她克得家破人亡嗎?”

“慕家搬回洛都,把小災星接回府裡,不是引狼入室嗎?”

“小災星第一次見秦老夫人,就詛咒她死,真是害人不淺。”

“慕家人把小災星當成寶,我等著小災星把慕家害得覆滅的那一日。”

“小聲點,不要讓慕家人聽見。慕家人都有病,護短得很。”

一些女眷竊竊私語。

一些喜歡慕家公子、喜歡小奶團的妙齡女子,怒目而視。

安西王妃此言一出,全場死寂。

幾個小姑娘落水那件事,女眷都傳開了。

也都知道,落實一事跟慕家小孫女有關。

安西王妃一向霸道強橫,定要為靈月郡主討回公道。

安西王府和戰國公府這是要打起來的節奏!

聽見“處死”兩個字,慕廷舟怒火沖天。

“小寶隻會救人,不會害人!”他的虎目噴出怒火,鐵血沙場洗禮過的殺戾氣息在周身繚繞,“安西王妃,你少拿國朝律法壓我!”

“幾個落水的小姑娘都可以作證,而且很多人親眼目睹。”安西王妃冷戾道,“這麼多人證,你想抵賴也抵賴不掉!”

“人證可以作假供詞,不能儘信。”慕昊東問道,“安西王妃,有物證嗎?”

“鐵一般的事實,需要什麼物證?!”她揮手,請那些受害的小姑娘過來,“若慕家小孫女拒不認罪,本王妃便告到禦前,請陛下聖裁!”

靈月郡主帶頭,幾個小姑娘在自己的孃親陪同下走過來。

小姑娘們已經換上乾淨的衣裳,不過頭髮還濕著。

有人打噴嚏,冷得發抖。

真真可憐。

身為母親,她們看著千嬌萬寵的閨女差點溺死,自然憤怒難忍。

她們同仇敵愾地討伐慕家,義憤填膺地揚言,定要把謀害閨女的凶手治罪。

慕家兄弟火冒三丈,怒火騰騰。

手腳有了自己的想法,恨不得把她們的腦袋擰下來,再踹到天邊去!

之前,小寶說了靈月郡主聯合那些小跟班欺淩她的事,他們驚怒交加。

他們早就料定,安西王妃必定不會善罷甘休。

他們請靖遠侯府的兩個仆人出來作證。

仆人說,靈月郡主帶著這些小姑娘欺負慕家小姑娘,一起把她推進碧池。

眾多貴客熱烈地議論起來。

原來是靈月郡主先欺淩人,人家隻不過是反擊!

慕廷舟暴怒地炸毛,周身爆出凶殘的殺戾氣息,讓人心膽俱裂。

“安西王妃,你孫女欺淩、謀害我孫女,老子拚了這條命也要踏平安西王府!”

“你孫女落水了嗎?”安西王妃不緊不慢地反問,“最後落水差點溺死的是靈月和這些小姑娘。”

“我要殺你,你會乖乖地躺平,不反抗,讓我殺嗎?”他暴跳如雷地問。

“自然不會……”

“你當然不會!你會拚命地反抗,甚至還要反殺我!”慕廷舟的額角青筋暴跳,“你家靈月要弄死我家小寶,小寶就應該被她推進水裡溺死嗎?”

“你孫女害得靈月她們差點溺死,就是該死!”安西王妃冷笑。

“那她們死了嗎?不是冇死嗎?”他氣得口不擇言。

“她要害死本郡主和她們,就是該死!”靈月郡主稚嫩的眉目佈滿了陰毒。

“照你這麼說,你要害死我,你也該死。”絨絨奶凶地爭辯,“我冇推你,是她們把你推到水裡的。”

“她們是你的跟班,不能看著你在水裡淹死,就跳下去救你啦。”

慕廷舟:“……”

慕家五兄弟:“……”

小寶,你這狡辯條理清晰,滿分!

蘇曉曉站在靈月郡主身邊,陰惻惻地盯著絨絨。

賤丫頭怎麼還不死?

那幾個小姑娘七嘴八舌地說,是絨絨把她們扔進水裡的。

靈月郡主凶厲地嘶吼:“你不認罪也冇用,今日你死定了!”

絨絨氣咻咻的,清淩淩道:“你是官嗎?還是你是皇帝陛下?你憑什麼決定一個人的生死?”

“本郡主是皇伯伯禦封的郡主……”靈月郡主氣急道。

“郡主很大嗎?可以欺淩彆人,隨意殺人嗎?”絨絨的小奶音充滿了正義的力量,“你才七歲,卻驕橫霸道仗勢欺人,把人命當作兒戲。你看看你,身上佈滿了凶殘狠戾的毒氣,把可愛的花花草草都毒死了。你呼一口氣,大家都要捂著嘴;你說一句話,大家就好像待在臭氣熏天的茅房裡。”

“你你你……”靈月郡主氣得臉都綠了。

“我我我什麼我?舌頭被小狗狗咬掉了嗎?還是你的腦子被你自己的毒氣熏壞了?”絨絨奶嘰嘰地懟。

“賤丫頭你竟敢罵本郡主?!本郡主打死你!”

靈月郡主被刺激得理智全失,凶厲地撲過來打絨絨。

秦家人:“……”

眾人:“…………”

小奶團的頭腦與口才,把靈月郡主碾壓得死死的!

親眼目睹靈月郡主吃癟,特麼的爽歪歪!

慕家父子恨不得高聲歡呼——

小寶威武!

小寶原地封神!

慕廷舟擔心小寶受傷,想把她護在懷裡。

但轉念一想,小寶身手還行,天生神力,應該不會吃虧。

且看看小寶如何應對。

慕家五兄弟也很擔心,但都冇有出手。

很努力地按住手手腳腳!

眾多貴客忍不住歎息——靈月郡主凶悍,下手毒辣,粉雕玉琢的小奶團怕是要破相了!

靈月郡主看見賤丫頭精緻好看的臉蛋,就冒起妒忌的怒火。

她的手凶狠地抓向絨絨的臉蛋。

絨絨小身板一扭,敏捷地避開,糯嘰嘰地叫嚷。

“靈月郡主殺人啦!”

絨絨跑到一個小姑孃的身邊,對眾人道:“靈月郡主把她的頭按在水缸裡,她差點死了。”

她又來到另一個小姑孃的身邊,“靈月郡主吩咐兩個男孩,把一個肉包沾滿了狗屎,塞進她嘴裡,逼著她吃下去。”

這兩位小姑娘一臉懵逼。

她怎麼知道的?

慕家父子得意又驕傲。

我家小寶就是無所不知!

眾多貴客對靈月郡主的惡行有所耳聞。

把頭按在水缸裡,肉包沾吃狗屎塞進嘴裡,這已經算是輕的。

駭人聽聞的事多了去。

這兩位小姑孃的父母看見周遭的目光和議論,悲酸,憤怒,不堪。

他們不是權貴、世家,官職不高,女兒被靈月郡主欺淩得險些喪命,他們不敢與安西王府對抗。

隻能忍氣吞聲,忍一時之氣,度一世平安。

女兒為了不被靈月郡主欺淩致死,不得不當她的小跟班,供她驅使,幫她作惡,助紂為虐。

絨絨對她們的父母道:“靈月郡主這麼欺負你們的女兒,你們不揭發她,便是豬寸為虐,她會變本加厲,害死更多的孩童。”

慕潤中連忙提醒:“小寶,是助紂為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