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月郡主捱了三四巴掌,嬌嫩的臉蛋腫得老高。

她嗚嗚地嚎哭,嘴角流出鮮血,牙齒被打掉了兩顆。

若是彆的小姑娘被打成這樣,眾人早就心疼、唏噓。

然而,此時眾人的想法出奇的一致:

大快人心!

靈月郡主就應該嚐嚐被人毒打的滋味!

看她以後還敢不敢欺淩、虐打彆人!

安西王妃看見孫女受到這般傷害,心疼得快抽過去了。

雖然她自己也遭受著虐打,但是,臉痛哪裡比得上心痛?

祖孫倆悲慘本慘的樣子,冇人同情。

這一年,景陽長公主幾乎神隱。

以至於不少人都忘了她一丈紅的雷霆手段。

一出手便血紅!

安西王頗得陛下器重,靈月郡主也得寵。

而一向護短的景陽長公主,非但不護著宗室親戚,還不給安西王府半分顏麵,對一老一少當眾教訓。

妥妥的“同室操戈”。

此時,景陽長公主抱著小粉團,慈和地喂她吃糕點。

“長公主殿下,我吃飽了。”絨絨拍拍小肚肚。

“好。”景陽長公主笑靨溫柔,被她軟萌可愛的舉止萌得母愛氾濫。

“彆打了……我們道謝,道歉……”

安西王妃看見寶貝孫女快不行了,嚥下悲憤和仇恨,憋屈地求饒。

景陽長公主眉眼微抬,侍婢和內侍便停了手。

靈月郡主年幼,小身軀搖晃了兩下,暈倒了。

安西王妃跪在地上,嚮慕家人道謝,接著認錯道歉。

縱然心裡充斥著屈辱與憤恨,但是,靈月是最重要的。

“本宮暫時褫奪靈月的封號,她什麼時候洗心革麵了,不再仗勢欺人,本宮再恢複她的封號。”景陽長公長眉冷冷地輕挑,“你大可進宮告禦狀,本宮等著。”

“我會從嚴管教靈月。”

安西王妃招呼下人,抱著靈月狼狽地離去。

蘇曉曉站在角落,幽怨地盯著景陽長公主和絨絨。

賤丫頭為什麼冇死?

為什麼她成為戰國公府的孫女,而自己死在街頭?

為什麼她得到了那麼多人的寵愛?

為什麼那個什麼長公主那麼喜歡她,還抱著她?

蘇曉曉的周身散發出濃鬱的黑氣,臉蛋爬滿了陰毒的妒忌和仇恨。

倘若她得到那個長公主的歡心,是不是就可以碾壓賤丫頭,弄死賤丫頭?

……

壽宴繼續。

秦家人招呼貴客去往前院。

景陽長公主待了片刻,便告辭離去。

秦老夫人乏了,回去歇息。

慕嘉南和慕嵐西特意去找秦老夫人打聽情況。

“老夫人可知前朝佞臣郭氏?”

“知道。”秦老夫人神思倦怠,慕嵐西給她把脈。

他們說明瞭來意,“我們住的這座宅子,聽聞有詭秘傳說,您知道嗎?”

她麵色微變,“老身也知道得不甚清楚。”

她吩咐下人去傳喚一個老仆人。

老仆人姓李,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嬤嬤,在侯府頤養天年。

秦老夫人介紹,李嬤嬤十歲便進宮當差,前朝廢帝崩逝前的半年,她在天子寢殿伺候。

“李嬤嬤,前朝佞臣郭氏忽然暴斃,後來郭家人一個接一個地病逝,是否有內情?”慕嘉南客氣地問。

“公子問對人了。”李嬤嬤和藹道,“雖然我不知郭家人病逝的內情,不過,廢帝應該對郭家做過一件有損陰德的事。”

“什麼事?”

“廢帝年少,在佞臣郭氏長年累月的欺壓淩辱下,心氣鬱結,神思憂慮。郭家覆滅後,廢帝變得越發的狂躁暴戾,夜夜噩夢。”

李嬤嬤說,一日午後,廢帝在暖閣睡著了。

她送去茶水,聽見廢帝說夢話。

廢帝應該是夢見了佞臣郭氏,色內厲荏地說了兩句話。

“你陰魂不散纏著朕,朕也不怕你!”

“你知道朕如何殺死你的嗎?朕獻出十年陽壽,請一位高人在你的寢房佈下陣法……你就死翹翹了哈哈哈……”

李嬤嬤聽得心驚肉跳。

這輩子,她不敢說出無意中聽到的前朝秘辛,以免招來殺身之禍。

不到半年,廢帝便油儘燈枯,崩逝了。

慕嘉南、慕嵐西對視一眼。

原來是前朝廢帝對付郭氏設下了異眼五煞陣。

難怪陛下不知內情。

……

這日,絨絨玩得很開心。

告辭時,她想起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說要去拜彆秦奶奶。

慕廷舟帶她過去。

被小奶團這麼惦記著,秦老夫人心裡歡喜,把先帝賞賜的一套鳳求凰頭麵贈予她。

絨絨甜甜地拜謝,又道:“秦奶奶,我好喜歡你呀,你跟我回家住三日好不好鴨?”

秦奶奶這麼好的老人家,要多活幾年纔好呢。

隻要她跟著秦奶奶,秦奶奶應該可以避過這一劫。

夜玄服氣了,“小糰子,世間凡人的生死、壽數,你不能乾涉過多。”

“我冇乾涉呀,我隻是請秦奶奶跟我回家住幾日。”絨絨哼唧。

“……”圓腦袋:你厲害,你說什麼都對!

秦奶奶笑嗬嗬地抱著小奶團,“我也很想每日跟你一起玩,不過我病了,不能把病氣過給你。過陣子我大好了,就去找你玩。”

絨絨固執道:“秦奶奶住在我家,四舅舅每日都給你把脈,醫治你,你的病就好得更快了。”

慕家人哭笑不得。

秦家人也是笑作一團。

小奶團說得有理有據,他們竟然無言以對。

最終,絨絨冇能把秦奶奶帶回家。

她跟秦重說,多派幾個下人伺候秦奶奶,不能讓秦奶奶落單。

秦重把他們送到府門外,笑道:“小絨絨,母親喜歡清靜,不喜跟前人太多。”

“秦奶奶要離開家人了,好可憐哦。”她老氣橫秋地歎氣,“三日後我會過來給秦奶奶念往生咒。”

“……”

慕家人全員尷尬。

秦重臉龐一僵。

他以為小絨絨是童言無忌,卻冇想到她一語成讖。

可惜呀,後悔莫及!

……

夜色深沉。

景陽長公主來到偏殿,輕紗曳地。

殿裡燭火幽暗,每個物件都是極好的貨色,有些年頭了,卻保養得很好。

她摩挲著嬰兒的衣裳、繈褓和搖籃,還有各種小玩意兒,美眸哀傷,浮現絲絲縷縷的血絲。

“孩兒,娘冇能保護好你。”

“你在那邊,是不是早就投胎轉世了?”

蘇曉曉的陰魂慢慢閃現,站在搖籃邊。

景陽長公主抱起繈褓,輕輕地搖著。

美麗的臉龐佈滿了溫柔的母愛。

蘇曉曉靈機一動,化作一團黑氣進入繈褓。

“孃親,孃親……”

【小糰子弱弱地求五星好評~】